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學生訪同代人】十八歲的阿菇

2018/8/29 — 12:58

資料圖片,圖中人物非受訪者,圖片來源:Soragrit Wongsa, Unsplash

資料圖片,圖中人物非受訪者,圖片來源:Soragrit Wongsa, Unsplash

【文:鄭俊】

「婆婆對我說,即使她不在我身邊,也會用另一個方法愛我並守護我。」這是支持阿菇在黑暗中走下去的勇氣。阿菇今年十八歲,樣貌可人,米五多的身高,顯得十分可愛,難以想像她能有怎樣一段不幸的過去。

十八年前的八月某日,小女孩的哭聲從手術室傳出,天上把如此美麗的生命賜給小女孩的家人,一家人都很快樂吧?不,新生的哭喊聲卻換來厭惡。出了醫院後,父母四處奔波,為的是看有誰能替他們照顧這個「麻煩」,最後阿菇的婆婆看她著實可憐,便答應照顧她。

廣告

「生你下來本就是個錯誤,因為多了你,家裡多大負擔,如不是決定『落』時已太遲,也不會有你這個麻煩。」這是阿菇父親在她五歲時,接她回家時跟她說的,阿菇回憶這話時,淚珠在眼眶裏打轉,前一刻還很雪白的眼白,這一刻便變得通紅。

八歲?九歲?她也忘了,她不敢回想那年,甚至欺騙自己沒有那一晚父親對她所作的事。「我那時甚麼也不懂,後來,每長大一天,知道的多了,我便愈覺得噁心。」阿菇坐在海邊,抽著煙說,很平靜,也說得很慢。

廣告

在不對的時候和不對的人 小女孩完成了她的成人禮

「那一夜,阿媽和哥哥去了旅遊,老豆在家裡喝酒,醉得如爛泥似的,眼睛直直的看著我,看了一會便叫我上床睡覺,我很害怕,不敢拒絕,一切都聽他的。」小女孩在不對的時候和不對的人,完成了她的成人禮,「從此以後,老豆走近我一點都會躲避,睡覺要抱著阿媽,長大了要依靠安眠藥。」

中、小學生活是很多成人後還會懷念的日子,多想能重回那時,每天就和同學們打鬧,在走廊的一邊再跑到另一邊,互相追逐。可這樣的日子對阿菇來說,就像夢似的。現實中,校園欺凌的受害人會不明所以地被欺負,而阿菇便因身型肥胖,偏深的膚色,受盡同學們的歧視和欺凌,小四到中五的上課日都要和欺負她的同學周旋,同學會把她水瓶的水換成馬桶水,和把她的書本撕毀、弄濕。救助?家人說她沒有錯又怎會被欺凌呢?老師和社工只會答她,已在學校公開訓斥欺凌行為。

阿菇因此不再願意上學,「看到校服我會想吐,聽到同學的聲音我會恐懼,我用自殘的痛楚去掩蓋這些痛苦,即使再痛,心裹總感到空洞的。不是沒想過自殺,只是我膽小得連自殺也不敢。」阿菇看著高掛在天上的皎月說。

情愛之事在青春期的男女間再正常不過,初戀總令人回味。阿菇的初戀卻因為一件事,她對男性感到失望。「那時十五歲,我們沒有安全性行為,懷了小孩,他要我打掉,於是我到大陸的醫院做了人工流產,他沒有陪我,也沒有支付費用,還常向我施暴,我忍不下去,便分手了。」阿菇說畢又點了支煙。

讓小女孩撐下去的一句話

阿菇說了這些故事後,向我說,她這些年來,因為一個人,一件事,令她能走下去。「那時我還小,發高燒,快四十度,婆婆哭著叫我要撐著,揹起我從家中跑向醫院,半個小時的路程。」阿菇笑了笑,接著說:「我那時是個肥妹仔,百餘磅,一個五十多歲的老人怎麼不搭的士呢?想起也覺得婆婆有些笨。」阿菇笑得很甜,過去的餘溫穿越了十多年,支持了她這些年的路,「婆婆的一句撐著,我便撐到現在。」

阿菇是個直率、簡單、欠缺安全感的女生,不常說自己的故事,「不想把負面的情緒帶給人,朋友快樂,我便快樂。」阿菇說。她認為生活好比在海上的小船,四處漂流,「船到橋頭自然直」是她的格言。現在的她投身表演藝術,用創作和藝術填滿自己,「我喜歡跳舞,減肥之餘,又型。跳舞時不用多想,只需一心一意做好眼前的事,不快自然會忘記。」

阿菇把她十八年來的故事說完後,彷似墮入了回憶的底片中,也許注意到我正觀察她,她立馬回過神來,笑了笑,說:「都是過去的事了,現在好好的,便可以了。」

 

作者自我簡介:十九歲的小伙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