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同經濟學家過情人節

2015/2/6 — 19:14

這個題目是偽命題,因為根本不會發生。經濟學家才不會跟你過情人節。

所謂「過情人節」,在香港自有一套定義,一大束玫瑰、燭光晚餐、名貴禮物… …經濟學家話你戇__怕你嬲都來不及。而且不只是情人節,聖誕、生日,我們都不會慶祝。每年情人節,如果有幸看到街裡曬命戀人一對對,我們會慨歎,世事都被我們看透了。

試過約某經濟學家,講明節日正日不要見,當天他亦無約,窩在家中,原因是費事同人迫。問題不是迫咁簡單,為了做生意,假日menu都特別貴,位又訂不到,到處都是人,走出街膊頭撞膊頭,想搵啖食排隊排到癲。在全香港人都出來全年最貴的時候去消費,玫瑰最貴的時候送玫瑰,餐廳最full的時候去餐廳,絕不符合經濟原則。

廣告

而且究竟有何必要無端端為了全年某一天洗大錢?多少無知港男為了情人節一天令女友開心嗰一陣,之前之後一個月節衣縮食,還問人借錢… …有時候換來的只是女友依舊發脾氣,或者當天開心完第日一樣樣。錢應該在有需要時才使,一舊錢分開一段較長的時間使用,可令平均生活質素提升,情人節無端製造莫名的「需要」,煙花在當晚燒盡,卻令前前後後的生活質素下降,不符合經濟學均匀消費(consumption smoothing)的原則。

於是,不單止情人節,就算生日、聖誕都一樣。縱使我們相識良久,我永遠記錯他的生日。我試過生日前一個月問他:「你係咪16號生日?」「唔係呀」。生日前兩個星期又再問他:「你係咪16號生日?」「唔係」。生日前一星期再問他,結果都記錯。雖然是這樣,但他無嬲過。

廣告

然後有一天,我到他家中作客,他妹妹買了個蛋糕回來,他欣喜說:「好嘢有蛋糕食!」我話:「人哋有話俾你食咩?」「er,今日我生日喎。」「吓係咩?… …」

畢竟他家人都是普通人,普通人是相對於經濟學家而言,所以還是有蛋糕這麼回事。

***
不知甚麼原因,他媽媽知道我的生日,好像是申請表之類看過我的身分證。

伯母囑咐他說:「下星期你女朋友生日啊,你們怎麼慶祝?」

經濟學家對著普通人還能搬出理論,頭頭是道曉以大義,但對著老母只能跪低、沉默。

所以我幫他解圍:「我哋唔慶祝咖喎。」

「吓點解唔慶祝!」

「生日無咩好慶祝」

我們連情人節也不會見,最好是窩在家中寫文。

不過,這不代表經濟學家不會跟家人慶祝,因為家人都是普通人。他們疼愛家人,就會將家人的效益(utility)算進自己的效益計算裡,為了家人高興還是會就範,畢竟老母無得揀。不過揀女友,就揀一個明事理、懂經濟的。一般港女將愛等同男人願意在你身上附出的成本,為了試驗男人的愛所以專挑成本高的活動來做,不乎效益。在經濟學家眼中,不是愛,是無腦。

經濟學家是否全部都這樣?如果他真的好愛好愛你,你又堅持情人節大龍鳳的話,我又不排除他肯做,不過這樣毫無效益,而且做得一年又有無第二年呢?不過,我也問過一個經濟學家會不會買禮物給老婆。「會」,點解?「因為我老婆唔係經濟學家囉」

本小姐喝啤酒要學黑啤,飲紅酒要飲單寧重的,飲whiskey要泥炭味,談戀愛當然要選經濟學家。

如果有個自稱是經濟學家的人說要跟你過情人節,我肯定他在撒謊,他根本不是經濟學家。就算係,好打有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