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向夢幻糖果屋之路進發的麥薯薯

2015/10/7 — 6:39

【文: Issac Poon】

誰沒聽過「糖果屋」的故事?每個小孩大抵都幻想過,走進一座糖果建成的奇幻小屋,隨手扳開一塊磚頭,就可以開懷大嚼一番。「糖果」不僅是一種食物,更是一個充滿詩意的喻詞。童年絲絲入扣的甜味,驅使Venus放棄穩定職業,成為全職的糖果匠人。

難忘兒時滋味 設計師「跳槽」整糖

廣告

「有次朋友在我家開party,我弄了點鳥結糖,他們大讚好吃,建議我多弄點賣出去,碰巧那時市集興起,便開始在市集上擺賣。」那時是二零一零年,她最初抱著玩玩的心態,在正職外偷閒製作;但隨著客人和訂單越來越多,Venus漸漸兼顧不暇,只能在週末或下班後的半夜趕製鳥結糖。翌年,她毅然「跳槽」,全職留在家中為客人製作鳥結糖。「想停停試下。」結果一停就停到了現在。

鳥結糖大革新 60種口味隨便挑

廣告

「為什麼鳥結糖幾十年來都只有一種味道?」Venus在辭職後埋首鑽研鳥結糖,創造了逾六十款新口味,包括奶黃夏威夷果仁、朱古力、冧酒提子、玫瑰花、士多啤梨等等。其中冧酒提子需將提子浸泡在酒中達三個月,待水分徹底吸收方能採用。「雖然我有六十多種味道,但客人若喜歡了某一種口味,以後往往都只會買相同的味道。

Venus笑說。原來那麼多的選擇,不是為了天天「換畫」,而是為了尋找專一的理由。那Venus自己,又何以在糖果的萬千世界中,對鳥結糖情有獨鍾?「小時候沒太多機會吃零食,雖然鳥結糖又『硬』又『痴牙』,但它便宜之餘重牛奶味,亦有果仁,且可以嚼很久,滿足了父母『食好耐,但又健康』的考慮。」鳥結糖陪伴Venus成長,但她在長大後再吃,卻驚覺已吃不回兒時味道,遂起了動手製作的念頭。

糖果加穀物 吃得更健康

現時香港不少家長都會因為擔心孩子健康,見到糖果立刻退避三舍,敬而遠之;

Venus認為鳥結糖製作過程不複製,沒有太多添加劑,也有奶粉和果仁,是糖果中較健康的選擇,同時,為了讓吃糖變得更理直氣壯,Venus也嘗試在鳥結糖中加進紅梅、燕麥或各種穀物,「吃得時候沒那麼大罪疚感嘛!」雖然訂購單上的口味眾多,但Venus的「實驗」亦非總是百分百中,「藍莓芝士味試了多次也不成功,藍莓味太重,芝士味出不來。」但對於發明新味道,她還是樂此不疲。她曾大膽研發「榴蓮味」鳥結糖,一度成為客人寵兒,有嗜榴蓮的客人慕名買回家,吃後大讚味道相近,最重要的是,他那討厭榴蓮的妻子竟絲毫沒有發覺!

夢想擁糖果店 香港夢難圓

像每個愛糖果的孩子般,Venus同樣幻想擁有一間自己的糖果店,用玻璃櫥架中的精緻糖果,勾引路上孩童的目光。可惜在百物騰貴,租金高昂的香港,此夢實在難圓。「外國很多人都喜歡吃糖果,英國、法國都有很多殿堂級糖果店,但香港一間也沒有,可能亞洲人香港人沒有那麼熱愛糖果吧。」香港有曲奇的市場,蛋糕的市場,甜品的市場,偏偏是糖果,這些年來都被輕輕忽略了,彷彿除了一個「甜」字,便沒有更多的補充。但對於Venus來說,糖果,尤其是鳥結糖,是一個特別的存在,「也有弄過曲奇和蛋糕,但感覺始終差一點,當你弄起一『底』糖,橫切面看見很多果仁杏仁,就像一塊大雲石,光是看著便很樂,比切開蛋糕開心很多。」

鬧市中的Peter Pan

人們都說香港是一個很現實的城市,孩童越來越少童真,越來越多功課。假如有天,當孩子翻開課本看著那個「甜」字,腦中的聯想只剩下那些白色的砂糖,但願我們會看見像Venus這樣的糖果匠人悄悄出現,彎下腰,偷偷為孩子送上一顆禁忌的甜蜜,讓他們記住一個生字,一舌滋味,一份童真。

 

MacShuShu Facebook

原刊於 Boutir ( Boutir 是一個手機商務應用程式,讓你輕鬆透過手機30秒開設網店 )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