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向想子女讀醫的家長潑下冷水

2016/12/23 — 11:48

作者圖按:圖片來源無從稽考。這句語錄令我有點共鳴──當年選醫科,都有點不選這科就沒有其他選擇的感覺,哈哈。當然現在看來,當年的選擇我一直都沒有後悔過。  :)

作者圖按:圖片來源無從稽考。這句語錄令我有點共鳴──當年選醫科,都有點不選這科就沒有其他選擇的感覺,哈哈。當然現在看來,當年的選擇我一直都沒有後悔過。 :)

在不同渠道認識好些家長,喜歡叫自己的子女和醫學生談談天,好了解如何才考得進醫學院。

我自己對這些飯約不以為然,始終都中學生了,如果連人生方向這些大事都要家長出面安排,那我去做甚麼也幫不了學生多少。但有時情況是,子女根本另有打算,但礙於父母望子成龍心切,唯有不打破她們的美夢。這時我就會集中說我們的考試多殘酷、上課時間多密集,希望家長認真為子女的興趣著想,就別逼他們「考慮」他們不想讀的科目了。

那麼,在為了作一個informed choice的角度而言,醫學生的生活和普通大學生的生活有甚麼分別呢?

廣告

一般大學生的上課時間可以自己安排,喜歡晚睡晚起的就不要reg早上的課,或者reg可以走的課(戴頭盔:絕無教壞人的用意),但醫學生就不能了。自一年級起,我們就得適應早上的八半堂,在同濟都睡眼惺忪之際,聽著教授天花亂墜地說著他們覺得像常識的艱深理論,筆下或鍵盤上飛快地打著他們說的每一隻字,但實際說了甚麼卻消化不來了。升上大學後,睡覺時間逐步推遲;但上學時間卻一樣的早,倒是考驗大家自制能力的難關啊──你可能會說,大學生不是不走堂嘛?但每天早上演講廳都是密密麻麻的滿了人(某些課題除外),令大家都在朋輩壓力之下繼續做乖學生。

其他科的大學生擔心的是group project與free riders一組,聽見我們基本上沒有功課要交,也不用擔心爛grade、GPA太差的問題,會覺得我們少一點要煩心的東西吧。可是可能讀醫的同學都對自己要求特別高,我們會有一個專有名詞叫「清lecture」:

廣告

就是說上完課後一定要儘快溫一次。

若非,以每天一課的進度,很容易就會「未清」的lectures堆積如山,令人抓狂。曾經有一段時間,我每天一空閒下來就會產生極大的罪咎感,一邊懊悔自己又浪費了一次清lecture的機會,一邊心想還要繼續這種沒完沒了的追逐多久呢。後來才發現,這種為自己花了時間玩樂而愧疚的心情不是我一人獨有,為了讀書而已,何必呢?

考試也是大家關心的重點事項吧!經過文憑試的洗禮,如果你希望上大學後再不要受這樣的煎熬,那我可以保證你,醫科的讀書生涯沒有最chur,只有更chur。中學時幾堂課教完的一課生物課題,我們用兩張投影片就說完了。將它乘以每堂四十多五十頁投影片講義,再乘以共一百堂lectures,這大概就是一年級首學期醫學生要讀的基本內容吧。And it only gets better──有別於其他科目考完就可以燒掉課本,我們考的知識都是每年累積上去的(當然這是理所當然的)。

你打定如意算盤把今年教的一切都背得滾瓜爛熟都好,考試時一個乘你不防,考你去年學的百幾種藥裡其中一隻的副作用,已經夠你大歎考試還是看彩數的多了。曾經聽過一位師兄說,讀醫就像重覆每年再考一次公開試,我非常同意,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我敢寫包單我這幾年讀得比以往十八年人生都努力得多。

文章主題是discourage大家讀醫科的,始終如果這不是你(或你孩子)的興趣所在,如果你不願把人生最美的年華都奉獻予圖書館和寒窗之下,如果你只是應付文憑試已經疲於奔命不願再重覆一次無日無天的密集式溫習;那我奉勸你再三思量,勉強無幸福,更或況你賭上的是六年光陰甚至餘生的工作。但如果你屬意踏上這條路途而且能說服自己一切都值得的話,我肯定你會在病房裡、自修室裡、與同學的交流裡找到滿足感──可能是病人窩心的舉動,可能是終於解開一直困擾良久的學術難題的豁然開朗,可能是終於親眼看見一個罕見病例的激動。這些都是醫科獨有的,而那種喜悅抵得上你一切的犧牲。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