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含冤的猶大(二)

2016/1/7 — 6:56

【文:愫 】

關於後世如何將猶大逐步醜化的原因和過程,紀錄片里也有一些推論。在四部留存下的福音中,年代最早,也就是最接近耶穌死亡時間的Mark福音里,最後的晚餐中,耶穌雖然說「你們當中有一人將背叛我」,但他並未指出是誰。而在年代第二久遠的Matthew福音中,猶大被指出是叛徒。到了時間最近的最後一本John福音里,猶大已經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惡棍和叛徒的形象了。後世認為猶大也就是Jews的意思,所以這種指控帶上了反猶太人的情緒和色彩,漸漸越來越濃。

為什麼反猶太人呢?當羅馬攻陷猶太人建立的國家,踏平耶路撒冷以後,猶太人一直居無定所,在羅馬也屬於低等人種,不斷受到各種迫害。這也許是後來的非猶太基督徒,迫切地希望自己和猶太人區分開來的原因。Irenaeus篩選福音的時期,基督教未被羅馬承認,尚屬於“邪教”,只能偷偷進行宗教活動,教徒常常被羅馬政權迫害。所以他在選擇中,必然有想要宣揚基督教的安全性的需求。從這個角度講,遠離那些被迫害最深的猶太人,貶低Judas,是一種情理中的選擇。

廣告

聖經美麗偉大,但人類歷史文化是各地區種族間相互交流影響的結果。對比目前已知的世界各地的大多數創世故事或神話故事,彼此間的類似性和相互間的影響是非常明顯的。希伯來人源於美索不達米亞,後南移至敘利亞(那時稱迦南),隨後又進入埃及。猶太教並非一蹴而成,希伯來人也非一開始就驚世駭俗的推崇一神信仰,這是一個長期演變的結果。一神信仰由摩西發起,雖然後世信徒將舊約早期各版本中多神教的部份刪除,但從中至今仍可找到多神信仰的痕跡。聖經故事也受同時期西亞其他民族的影響,有些橋段甚至是直接照搬過來用的(好聽的說法叫引用),例如挪亞方舟的故事,就和公元前約2100年的蘇美和古巴比倫的史詩 Epic of Gilgamesh里的洪水故事非常的相似。

諷刺的是,現代社會大眾對於古蘭經受聖經影響這一點,多半知曉并認同,而對於聖經的起源和矛盾之處,卻仍持一種遮掩或不願深究的態度。這也許是時間還不夠,相對“較新”的考古和文學證據仍需要時間被大眾在心理上接受,又或者,是人性的一種表現吧。畢竟,Deny往往是我們對不同觀點的第一反應。

廣告

 

作者簡介:Flight Instructor, bookworm, curious mind, a Chinese Canadian living in the east coast. Love cats and most dogs. 

Twitter個人網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