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吳克儉局長,是懸崖勒馬的時刻了!

2015/10/23 — 10:58

香港教育局局長吳克儉 (資料圖片 l TVB 新聞截圖)

香港教育局局長吳克儉 (資料圖片 l TVB 新聞截圖)

事到如今,全港性系統評核 (TSA - Territory-wide System Assessment) 有如奔馳到崖邊的一匹顛馬,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必須勒住韁繩,煞止墮崖悲劇發生。 事緣最近家長已極度憤怒,為了讓孩子重拾健康愉快的學校和家庭生活,透過網絡發起「取消小三TSA」行動,籌備草擬公開信,要求教育局正視訴求,並且進一步籲請區議會候選人就此事明確表態。

TSA的設計原本以低風險原則為基礎,與個別學生的學位安置 (school placement) 並無掛鉤關係,只是旨在收集全港學生中、英、數三科的基本能力數據,以整體地區性的統計分析資料,考查和檢討學生學習的表現,以及教學成效。 從學術研究理念而言,這種形式的評核制度是課程設計,以及學與教的整個教育過程中不可或缺的環節,互為影響,以及藉回饋的訊息來驗證教育運作,事實上在外國是普遍的教育政策之一。

廣告

可是,正如教育局推出的不少其他教育政策,理念和實踐之間的鴻溝總不能踰越,存在著嚴重的現實落差。 那些未能配合香港教育環境和未經深思熟慮的政策,只是硬生生的把外地教育理念移植過來,便因此往往由於香港的教育生態環境異常惡劣:學生應試求分數、學校競逐收生、家長趨慕送子女進入名校……等等,結果是水土不服,半生不活的異化為坑害教師和學生的荊棘毒草。 就TSA而言,直接引起的後果便是學校額外加時補課和不斷操練,對學生構成沉重的功課和精神壓力,喪失應該享有童真童趣童樂的閒暇空間。 有關政策未能落地生根而本土化正常發展,「橘越淮為枳」正是很好的現實寫照。

教育當局自2004年正式實施TSA以來,教育界早已怨聲載道。 多年來根據不同教育組織的調查報告,學生為了應付TSA而須課前或課後補課,多做補充練習,不斷操練以便熟習作答題目,如此有違教育原則的極不合理方法,間接窒礙了他們正常的學習生活。 教育當局對於這些情況其實心知肚明,可是一直束手無策,既不能以行政手段禁制各學校操練應試,又監管失效,無從遏止操練風氣常態化。 更重要的是教育當局缺乏專業的識見和政治的膽量,不肯或不敢認真檢視TSA的核心問題,作出大動作的修訂,所以便只圖拖拉下去,弄成當前民怨沸騰的局面。

廣告

就以教育當局去年推出的所謂「優化方案」為例,整體來說只不過是形式和技術層面的改良,並不能徹底解決問題。 「優化方案」第一點的「不向個別小學發放其基本能力達標率」和第二點的「將TSA從小學表現評量中剔除」其實只是倒掉湯水而沒有改換療藥;第四點「優化TSA報告功能」的「互動平台」到頭來還是造成負面影響和繼續帶來壓力,結果仍是自欺欺人。

當年好大喜功的羅范椒芬,夥同以評核研究專家自居的侯傑泰等學者,一唱百和吹噓TSA的好處,輕忽了香港已被毒害的教育生態土壤,種下禍根,貽害學子,罪孽難言。 筆者並非一刀切完全否定善用整體評核形式對教育的積極意義,可是,這樣的量度工具落在剛愎自用的官員手中,便成了肆意追斬殺戮的利劍。 在早期縮班殺校的恐懼下,不少「故事」反映出教育當局借用TSA結果數據來「訓示」、「告誡」、「威嚇」、以至「整治」學校管理層「好自為之」。 學校管理層和前線教師無不戰戰兢兢聞TSA色變,壓力變本加厲卡在教師頭上,更轉嫁到學生身上……。

最近的調查反映出操練情況愈演愈烈,教師和學生同樣苦不堪言。 家長深深感受到子女在學的愉快童年日子不斷被蠶食,甚至被剝奪,看在眼裡,痛在心底,終於發出強烈聲音。 其實家長的訴求已有所克制,只是提出「取消小三TSA」而並非「全面取締TSA」,希望始作俑者的教育當局認真聆聽,局長吳克儉更必須懸崖勒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