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吹哨專員

2015/10/12 — 13:21

「吹哨者(whistleblower)」一詞源自英國警員吹哨子示警的行為,後來成為內部人員基於公眾利益而挺身揭弊的代名詞。所謂吹哨者,其實就是告密者,無論身在政府機構、民間組織或個別團體,只要以維護公眾利益先行,因而揭發組織內人員的不當行為,皆是。

很多先進的國家如歐、美、日、韓等,早已就保護吹哨者立法,以保惟恐因揭弊而遭秋後算賬的人士後顧無憂。

在香港,近年始就「保護吹哨者」這課題,在上市規則層面進行探討,無非藉以加強企業管治(corporate governance),保障股東利益,並鼓勵公司員工敢於挺身。
據聞聯交所為此已準備就緒,有關條例最快明年就會出台,然我司急不及待,早已搶閘定下相應機制和程序,熱烈歡迎任何吹哨者。

廣告

揭弊者從來都要承擔風險,輕則丟了工作、惹上官非,重則被恐嚇威脅,甚至危及生命,而一位小小的大學生現所面對的,卻正是這種處境。事緣只因港大校委會一而再以保密原則為由,拒絕公開否決任命副校長唯一人選的理據。

事實上,保密協議的初衷,固然是確保校委在討論期間能暢所欲言,然按「校委會守則和指引」,同樣要求校委在履行其公職時,更須無私、客觀中立、問責、開放透明。後者所指,何嘗不是寓意對外有坦誠布公的責任?

廣告

港大副校長任命一事早已沸沸揚揚,既掀起校友及社會各界關注,復引起政治凌駕學術的疑慮,作為公職人員,向公眾釋疑責無旁貸,一味以保密原則作擋箭牌,只會惹來黑箱作業之嫌,更抹不走奉旨而行的譴責。

馮敬恩只一介學生,沒有後台可言,但他仍甘冒風險擔當吹哨者,披露各校委否決任命的荒誕理由,其志可嘉。醜態畢露的校委固然老羞成怒,窮追猛打,各方各派的牛鬼蛇神,其中更有跳樑學者都不顧身份廉恥,面對手無寸鐵的學生仍群起攻之,甚至呼籲全港僱主永不錄用馮敬恩。

這些社會賢達,有識(時務)之士不乏在上市公司身兼董事要職,未知有否向監管機構進言,豈可輕易放生那些「大話精」;「以不誠實手段達到目的」和讓其寶號「蒙羞」的員工?當然少不了應即炒該等吹哨者。

猶幸當權貴寧為五斗北米而折腰,不惜埋沒良知,漠視社會公義。我們尚有一位勇敢且有承擔的年輕人,甘冒不韙,據理揭弊,還公眾知情權和公義。謹表敬意之餘,容我效法某大補習社公開禮聘一名「頂級導師」,如蒙馮同學不棄,我非常樂意親見並引薦公司不同部門,再不然另設「吹哨專員」一職,虛位以待。

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