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呂大樂狗噏當秘笈

2017/7/25 — 11:36

呂大樂

呂大樂

崇拜權威,或者是崇拜學術權威,是香港部份媒體乃至讀者的常見現象。有些人,學術銜頭掛着一大堆,扯着一大堆學術術語,行文看起來一本正經,分析這個分析那個,其實只是在閑扯,甚至是瞎扯。準確一點來說,是他們所謂的「分析」,其實缺乏量化數據的支持,經不起學理推敲,只是在談自己的個人印象和感想。

本文今次批評的,便是香港教育大學副校長呂大樂近日所撰的文章:《眾人皆醉的 true believer 一代》。這篇文章主要是談論所謂「後 2003」的年輕人,跟「戰後嬰兒潮」一代人的分別,以及兩者存在分別的成因。然而,這兩代人是否真的存在分別呢?不知道。呂大樂是用何種方法,得知兩者存在分別呢?他沒說。

那麼,呂大樂又訪問了多少個「後 2003」的年輕人和「戰後嬰兒潮」的人,證明兩者想法存在差異的資料呢?他沒詳細說明,只說過他「偶有機會跟年輕人聊天」的經驗。一個人跑出來寫一篇文章,聲稱時下的年輕人怎樣怎樣,卻沒有量化分析,又沒有詳細的田野調查,這算是什麼回事呢?

廣告

答案只有一個字:吹。呂大樂口中的「後 2003」,很可能只是來自他跟校內幾個學生聊天之後,所得出的刻板印象 (stereotype) 。他口中的「戰後嬰兒潮」,也可能是他跟他所認識的社交圈子交往之時,得出的另一個刻板印象。更可悲的是,呂大樂可能跟其他處於象牙塔裡的學者一樣,所謂的社交圈子極其狹窄,使他的刻板印象變得十分「離地」。

舉個例子,鄙人是經營網吧的,一天到晚接觸一大堆真正的「後 2003」,在 2003 年後出世的 13 、 14 歲青年,也有 90 後和 80 後。只談自己的個人接觸,大部分在網吧玩的「後 2003」,都是一幫只懂看動漫、網劇、打機、泡妞、曠課,而且政治冷感的屁孩。至於 90 後,則是部份人口中的「MK 仔」,同樣是上班之外,只懂看動漫、網劇、打機、泡妞、曠課,甚至會揩天揩糖的 Kidult 。當然,他們也是政治冷感的。

廣告

與此同時,因為撰寫投資日報的緣故,鄙人跟一些金融圈內的 8 、 90 後相熟,他們反而跟呂大樂口中的「戰後嬰兒潮」一樣,自覺是精英,能力以賺錢能力掛鉤,生活紫醉金迷,滿腦子的享樂主義和消費主義,在賺錢的方法上十分「馬基亞維利型」。當中,三者的共同點只有一個:政治冷感。

不過,無論鄙人的閱歷和觀察如何,我斷不會因此而斷言,時下的年輕人是怎樣怎樣。因為鄙人明白一個很顯淺的道理,一樣米養百樣人。同樣是年輕人,不同的經歷、閱歷、學歷,乃至他們的工作經驗,都會構建出不同的價值觀和道德觀。即使是熱衷於政治運動的年輕人,鄙人也認識過一些機會主義者,只是善於把自己包裝成所謂的「true believer」而已。

不客氣的說,呂大樂這篇所謂的分析,只不過是建基在刻板印象上的瞎吹。若按照這種文章的套路,鄙人也可以煞有介事的分析一番,然後聲稱「後 2003」跟「戰後嬰兒潮」一樣,政治冷感才是香港的主流。可惜,我不是呂大樂,我沒有社會學教授銜頭。是故,鄙人跟他一樣的瞎吹的話,未必有平面媒體願意刊登。香港媒體生態可笑之處,正在於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