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咁多頁都空哂?都講聲呀」

2016/8/11 — 22:20

兩年前參加香港設計師協會環球設計大獎 (HKDAGDA),有幸得了些獎項,但因為作品題材敏感,在得獎作品圖錄中,所有與作品相關的頁數留白,都只印了一句「因出版限制,此頁不能刊登」就算了。那時我「並沒有收到任何通知」,只在無意中發現作品被抽起,還有甚麼「大陸版」、「國際版」的處理。我只能只大叫一句「咁多頁都空哂?都講聲呀」。後來一場在大陸的分享會亦不被獲邀出席。

事實上,大會不會為你一個人而放棄整個出版或展覽是梗的。對於抽起作品,我不是認同,只是理解。但最重要的是大會怎樣處理?怎樣和得獎設計師溝通。遇上這種事情,小設計師甚麼都做不了。你不是大師,根本無新聞價值,無人care,你亦只能一笑置之。我是比較正面的,之後我甚至利用censorship的經歷去創作,作品還在在深圳展出。但依然,並沒有為設計圈泛起半點漣漪。

今年大會問題多多。比賽收費突然離地,賽制不公,零宣傳 (下删三百字)... 和設計師朋友在忙到仆街的同時都想去做點事情去喚起大家關注。誰知馬照跑,舞照跳,Hea搞比賽的繼續Hea搞,參加的繼續參加,攞獎的繼續攞獎,意識到有問題的設計師繼續沉默,根本又是no one cares。

廣告

好了,昨日今年DA傳出Censorship 的事(先不討論大會這次怎樣處理),可能因為有大師瀨嘢,突然變了大事,還在網路瘋傳。有趣的是,平時對此一言不發的設計評論員突然高度關注, 走出來正義凜然,字字鏗鏘地數臭大會。尚書大人真係機靈,風吹邊面,就向邊面擺,佩服!那請問關注事情的同業中,這些人又屬甚麼派別?

不過現在多人討論是好的,小撮人的努力有限,現在總算捱到太平洋艦隊來了。

廣告

按圖可放大  

按圖可放大

按圖可放大

按圖可放大

被消失的作品

被消失的作品

(編按:作者事後因應事件啟發下另行創作一張海報參加「深港設計雙年展」並成功展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