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哀悼一位校友,懷念柯 Sir

2018/8/21 — 10:47

高級督察柯恩典與父母到新西蘭自駕遊期間,因交通意外離世(圖片來源:rthk片段截圖)

高級督察柯恩典與父母到新西蘭自駕遊期間,因交通意外離世(圖片來源:rthk片段截圖)

早幾天,收到一個不幸的消息。一個認識的人,是一個理工大學的畢業生,一個上過我課的學生,一個畢業之後變成了朋友的年輕人。他不幸在海外旅遊時遇上交通意外,失去了年輕的生命。當時聽到這個消息,感到很難過。過去了幾天,想起這事仍然感到難過。今晚偶然看到一些人在網上的評論,心中感到更難過,也有點憤怒。本來事涉生死,不打算說甚麼,但實在按耐不住,覺得很想講幾句。

無論怎樣說,年輕的生命猝然而逝,都是應該令人難過的事。就算不認識他,看看相關的報導對他的描述,看看他的Facebook,應該都不致要說一些刻薄及涼薄的話吧。偏偏就出現這樣的事,呼應這一種言論的也著實不少。只因為他是個警察?

2015年初,有一位剛退休不久的警察在尖沙咀被車撞死。那時,互聯網上也有類似的評論。我不認識那一位當事人,但當時我在網上說,一個人在這個社會工作了幾十年,當差也是服務社會,剛退休便遇上這樣的不幸,又沒有證據說他作了什麼壞事,為什麼要這樣刻薄寡恩?

廣告

在當時的氣氛,說這樣的話當然會招來部分反應較激烈的人的冷言冷語及粗口了。那個時候,佔領運動剛被平息,社會上不少人對政府充滿敵意,對傘運中部份警員的濫權違紀違法行為,包括七警及朱警司的事件,都充滿了憤怒,對部份警察甚至警隊可能確實有點意氣。但當時我仍然不認為要對別人的不幸說那樣的話,何況到了今天?

這幾年下來,我寫了好幾篇文章,都是講警察的,都是批評警隊高層及其代表組織的,也包括針對少數濫用警權違反紀律法律的七警,包括警隊高層拒絕為部份警員的違規行為公開道歉,包括員佐級協會那些不合理的行為和言論。但我批評的都是針對警政,我們都應該重視警務工作,實在不忍見到警隊在今天政府的拖累下越來越政治化。警隊高層經常要作政治表態,幾十年建立起來專業形象受到破壞,警民關係不斷受到衝擊,也花了幾十年才建立起來的社區警察形象受到損害。

廣告

有一些人近幾年都會很隨意地指警察是「黑警」,我很不認同這個講法,我自己也從來不會用這兩個字,但我卻十分贊成對濫用警權違法違紀的警員作處分。我也贊成對擁有公權力的人知法犯法,就更要罪加一等。

但如果真的發現是管理上的問題,高層就要負責,就要公開向社會道歉。我們的社會約三萬多名警務人員,難免會有害群之馬,但也不應該被少數害群之馬把幾萬名警員都拖累。事實上,那裏沒有害群之馬?能夠因為大學內曾經有過某位梁教授、某位劉教授、某位雷教授、某位鐘教授,就說所有大學教職員都是黑教授嗎?能夠因為曾經有過一位智障人士院舍的院長性侵犯其院友,就說所有社工都是黑社工嗎?

記得2014年佔領運動期間,曾經有一次去佔領區觀察的時候,碰上一位曾經也上過我課的學生,她是警民關係組的。當時她便服一道,在現場作觀察。我與她一同走了一段路,談到警民關係受到的損害,她同樣也是搖頭嘆息。臨走的時候,我跟她說,恐怕這一次造成的傷害,需要另一個幾十年來修補。她當時表示也有同樣的憂慮,但她也表示以後當盡力而為。我深信她也會努力嘗試。但幾年下來,到了今天,這種憂慮就只有更深了。因此,順便奉勸員佐級協會那些組織的領導層一句,萬人非法集會講粗口這樣的盛典以後就不要再搞了;要求執勤時不須負刑責這樣的蠢話也不要再說了。否則,當年那個悲觀的預計可能只真的會變成無可避免。

除了分別有幾位社工課程或社會政策課程的學生畢業之後都選擇當差之外,我也曾經參與過一個為警務人員提供的進修課程的教學工作,那課程的學生差不多全部都是來自警隊。大部份我認識的警察,都是把當差視為應該盡責做好的職業,多數都會視這個職業為服務社會。他們都是如你如我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我看大都是本性善良、對人友善有禮。要求追究那些違法違紀的、濫用警權的害群之馬,是應有之義,但卻真的不能因此而敵視警隊。把個別警員遇上的不幸視作天譴,更是完全沒有必要,也令人反感。

政府當然有無可推卸的責任,警隊的高層及警務人員的組織也是責無旁貸,但所有其他人也應該分清楚,也應該把累積下來的意氣放開一點,不要一竹篙打一船人。

在涉及生死的不幸中抽水就更是絕不應該。無論你是否認識 Truman 柯Sir,都是一樣。

我還清楚記得當年第一節小組導修課的時候,同學間作互相介紹,Truman 已經說希望畢業之後從事教學工作。後來他還找我談過如何為此作準備。他是個溫文而且有心思的人,對學習也是很認真。我印象中,在他同一組的幾位同學之中,他是處事最認真,對學習也很慎重的一個。我這樣說,相信其他同學都不會反對。

他也是一個很能推己及人,為人設想的人。有半年他去了丹麥作交換生,回來之後找我談天。半開玩笑說回來之後情緒要低落好幾個月才能復元,因為看到那邊的大學生不但無需交學費,還可以每月拿到超過五千克朗(當時是超過五千港元)的津貼,好讓學生們可以無需為生活擔憂,可以專心學習,不用如部份香港的同學般需要不斷兼職賺取學費及生活費。從他具備這一種同理之心,今天他的同僚所說的他只會挑下屬的好處來贊賞,而不會挑剔小處之說,實在一點都不令人感到意外。相信他就是能夠充分體現我們的課程所強調的那種人本關懷價值的其中一人。

他畢業後沒有能走通教育學院那條路,偶然機會之下當了差。從最基本做起,看來表現也很出色,所以在過去幾年逐步升遷。跟他保持接觸的畢業同學,都眾口一詞,說他是一個優秀的警務人員。對此,我絕對不會懷疑。他說起話來溫文爾雅的形象,真的會更似是一個教書先生。加上他的姿態不誇張,處事也踏實,我有時會想像就算他穿起警察軍服,配上警槍,他也會是一個最溫文的警察。

雖然已經很多年沒有見面,但從一些畢業後跟他保持接觸的舊生中都知道,他仍然是那麼友善那麼上進。從Facebook及新聞報道所得到的觀感,他也是一個愛家庭、愛朋友、孝順父母、有上進心的大好青年,也是一個盡忠職守、表現出色的警務人員,是香港新一代的精英。今次因為要為其父親面對大手術舒壓,帶他們去旅行,在旅途中遇到不幸,無論怎樣說都是很令人感到可惜及難過的。

但更不幸,更令人難過的,是竟然有人如此幸災樂禍。對此我真的如鯁在喉,不吐不快,就算現在似是吐了,仍然是感到十分不快。

當然需要繼續警惕政治氣候變得更嚴峻,政府變得更威權,警隊整體也變得更公安。但也必須清清楚楚,冤有頭債有主,一單還一單。不要濫殺無辜,也不要把所有人都當賊扮。特別在別人的不幸中抽水,講那些風涼、涼薄、刻薄的說話,實在令人十分憤怒。

香港社會的氣氛實在很不好,很多事確實令人感到很不平。但願香港仍然可以減少一點戾氣,多一點耐性,多一點理解。願香港有更多如Truman 般的孝順仔、好青年。願Truman 的家人得到安慰,願他的朋友及同僚都能夠克服傷痛,特別想祝願Truman 柯Sir 的尊翁跟着的治療及手術順利。願 Truman 安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