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問題不在通識科 是學生知道要獨立思考

2016/11/23 — 18:17

當年教改要推行通識科,我也覺得通識教育的精神不可能、不應該透過一個單一學科來體現。不過那個時候教育界中人,大都同意過往中學課程嗰度依賴背誦,扼殺了學生的思考及創意空間。因此這個名為通識,實際上談不上可以落實通識教育精神的學科便順利落實了。開始時,政府高層,包括當時的教育局長李國章及教育局常任秘書長羅范椒芬女士都大力推銷。當時被人稱為教育沙王的梁錦松先生也認為通識教育再來的新高中學制,可以「拆牆鬆綁」,培養新一代「樂善勇敢」的特區新世代。

通識教育作為一門學科,當然有很多可以改善之處。直到今天,仍然有學生、家長、甚至老師擔心因為缺乏標準答案,難有統一的評分標準,有可能造成評分上的不一致,造成不公平的結果。

不過經過十多年的實踐,教育界中不人少,包括學生、家長、老師及校長也會同意,雖然通識科有很多操作上的問題,但在打破過往相對較刻板單向的教學習慣上,又確實開拓了一些新的空間及可能性。相對於其他高中課程來的學科,通識科提供了更大的空間來鼓勵師生活動,也鼓勵學生自主學習。

廣告

正因如此,學生的獨立思考能力及批判精神確實隨著新高中的推行而有所提升。

王玉山曾經參與二千年推行的教育改革,他應該對這個背景十分清楚。當時想他亦十分積極配合政府的意向來推動通識科的落實。當時甚至有一些推動教改改及通識科的官員及親建制中人,一再強調通識科有關中國社會的單元,可以有助學生認識祖國,增加國民認同及歸屬感。

廣告

在這些人心目中,他們口裏講的是推動獨立思考,心裏想的其實是灌輸。他們總以為只要有機會向學生灌輸中國近幾十年發展的迅速、經濟發展的蓬勃、國力之強盛,香港的青少年一代便會與有榮焉,以作為中國人為榮,然後不問其他,支持現有的執政集團。他們這些看法,證明除了不懂教育之外,還小看了香港的學生,小看了香港的老師,小看了香港的教育,也低估了香港社會的人文質素。

加上香港資訊自由,政府的行為便是最佳的國民教育素材。當中共這個執政集團為非作歹的行為天天見諸各種媒介的情況下,就算通識科老師願意作出配合,在課程中全面唱好中國,你以為那些學生便會無條件接受嗎?

他知不知道通識科總共有幾多個單元?涉及中國社會的佔整個課程內容的比重又有多大?現在大部份學校天天升國旗、唱國歌,電台的新聞電視台的新聞一天間竭播出國歌幾多次?

他們有沒有留意到那些畫面片段及音樂播出時,大部份青少年在做什麼?能夠產生了什麼效果?

為什麼以前沒有唱國歌升國旗、沒有通識教育,當年在殖民地時代的學生及青少年沒有如這位王校長所言般「激進疏離國家」?

一門通識科,便可以抵銷了升國旗、唱國歌、達官貴人天天說外國所產生的效果?

這樣的說法無疑是抬舉了通識科的作用,也貶低了政府及所有達官貴人在推動愛國及表演愛國所作出的努力。

學校之內每一門學科,都是在推動求真的精神及知識的探索。雖然有些基礎知識仍離不開記誦。所謂品德教育,是教育的必然部份,學校透過正規課堂及非正規的活動每天都在都在作這樣的努力。當然有可以改善及進一步加強的空間,但說通識科鼓勵學生「在沒有道德與價值指導下爭辯」,明顯不符合事實。不知道這位黃校長是否知道學校如何操作,如果一門通識教育科便可以把整個校園變成道德真空地帶,他自己當年有份推動課程改革,是否首先應該問責?家長、師長、社會上有名望的人士、商界翹楚、學者、專業精英、官員、政治人物,都是都有可能成為青少年一代的人格及道德典範。

一個社會的道德格局,是貫穿前後,也覆蓋全面來展現在年輕一代眼前的。一門通識教育科,當然有其角色與位置,但把今天包括年青人在來的很多人對中國的看法,歸咎於通識教育科,明顕是把問題過度簡化,也是為今天因為中央政府失德、中國社會道德淪喪、政府施政失格失序造成的後果找尋代罪羔羊。

這一位黃玉山校長,除了有份參與二千年教育改革之外,他現在貴為基本法委員會委員、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在很多香港政府的諮詢架構內都有位置。他昨天在香港公開大學畢業禮中的這一段說話,充分反映他的無知,也再一次向香港的所有人,包括青少年人,展現所謂建制中人的品格與水平。如果他是信口雌黃,即是說就連基本的資料及事實都掌握不到,但為何竟然可以成為大學校長?他的其他建制身份,可能才是他說這一段話背後的原因。

如此說,他自己就因此成為了愛國教育的最佳素材,向年青一代說明,要獲得官方定義下的愛國應許,就是要如此表現。我就不知道有幾多青少年會願意與這一位王校長同一鼻孔出氣。他說這樣的話會令青少年更愛國嗎?大扺他也沒有把目標定得那麼高,只是趁此機會在當前政治氣候下向主子表表忠,順手向通識教育抽抽水。反正今天不少人都希望動通識教育科的腦筋,把愛國教育或國民教育以通識科借屍還魂。
其實通識科只是一個耙子,真正令他們這些愛國人士及建制中人受不了的,是青少年一代越來越懂得思考,不受他們這些老海鮮的灌輸來主導。

通識教育科我作為一門較靈活、互動性較強、學生自主性較高的學科,當然有助學生提升思辯能力。就算可以把通識教育科打掉,可能還要禁止學生上互聯網、要控制所有傳播媒體、不能出現對國家負面的評論及負面的消息;要把所有電台電視台變成中央台;要把所有報章變成人民日報及環球時報。也要令所有老師都變成雷鋒式的愛國人物,或起碼放棄自己的獨立思考,只跟隨政府的課程灌輸學生的教育機械人;也要令所有香港的家長都配合教育的需要,不加篩選地任自己的子女接受學校的灌輸。

當初政府及建制中人對通識科期望甚殷,以為可以提升學生的家國認。到了十多年後的今天,卻來了個180度轉變,要動員一眾嘍囉口誅筆伐,還要驚動這位黃玉山校長,在畢業禮中,披上了那一套代表學術成就的校長禮袍,煞有介事地指斥一門、只是一門、中學課程的學科,要把所宣傳愛國主義、灌輸愛國精神的工作及教育努力的失敗,找通識教育科來孭飛。大家覺得是不是很諷刺,也真的是「超低能勁搞笑」。

正正是因為構成學生思考及道德價值的體系,從來都不是單向度單來源的,這些建制中人、大學校長應該好好反省一下,自己向青少年展現了什麼樣的品格與道德範例。

今天除了打通識教育科之外,他們又以為可以透過加強歷史教育,及加強國民教育的元素,扭轉近年越想刻意叫年輕人愛國,但卻越來越少年輕人跟他們一樣愛黨。不但拒絕愛黨,對這個政府的為非作歹深惡痛絕,甚至連中國人身份也越來越疏離。

本來,在理論上表面看,加強歷史教育及國民教育確實有可能培養國家民族的認同情緒。不過感情培養能夠單靠灌輸嗎?如果代表這個國家的政府的行為及一眾愛國人士的表現,還是如這位王校長一樣令人不忍捉卒睹,歷史教育及國民教育也做只會與通識教育科一樣,只提供另一個平台,讓學生以批判及獨立思考的角度來檢視其内容。

很有可能,在加強推行歷史教育及國民教育十來年之後,會另外有一些陳玉山校長、周玉山校長、李玉山校長之流的愛國人物,同樣會被着一套代表了學術權威的大學校長禮袍出來批判歷史教育及國民教育科。我認為這個可能性還是十分高的,大家且拭目以待。

我從來不反對加強歷史教育,也不太擔心國民教育。因為香港的教育制度縱有有很多問題,但我對大部分老師仍然是有信心的;我也相信,家長不會放軟手腳任由自己的孩子被灌輸。而且,王校長這類人還以為香港今天的青少年人,是這麼容易被專制政權給你們這些愛國大紅豬隨心所慾地把控和思想控制嗎?黃校長自己把腦袋塞進了肛門,卻以為所有人都的腦袋都應該生在屁股上。或者他會以為,可能這正因為他以前沒有通識教育科。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