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啲仆街到選舉就日日投訴搞9我地」

2015/11/18 — 16:00

作為區議員,「為民請命」是不難理解的合理要求吧?但到底什麼是「民」?為何每每踏入選舉期間,就有這麼多踐踏窮人搏選票的陰質事發生?

晚上在深水埗夜墟,從遠處聽到一輪吵吵鬧鬧的聲音;趕到過去,發現一班食環人員一邊圍著某攤檔,一邊喝止姨姨不可再碰貨品,否則便發告票。 還來不及了解經過,一輛黃色的食環署貨車駛來,職員三爬兩撥把姨姨的砂煲罌罉、電器及電子零件等全部充公,過程既無情又粗暴地將所有物品當廢物拋進黑色垃圾袋,效率之高好比警方速龍小隊突襲清場。

我當下目睹的,是一批看來功能仍然良好的玻璃煲及電器,全部砰砰嘭嘭的遭掟爛,聲效和影像均相當懾人。 簇新用品被毁掉固然浪費,尤其那都是很多基層想用想換,但沒能力購買的物品。

廣告

我問姨姨有什麼幫得上忙,她說:「冇啦,再嘈他們便會發告票,沒什麼可做了。 現在只是充公貨物,但晚晚掃場真唔得佢死。」

廣告

我問姨姨損失多少,她說:「雖然是執的,但有電器在內嘛,如全部賣掉都有一千元。」

側邊有幾個同是擺檔,但執得夠快的叔叔搭訕:「X,啲仆街到選舉就日日投訴搞9我地。」

我問:「你點知關選舉事呀?街坊冇話唔鍾意有夜墟喎。」

叔叔:「X,啲食環話架,每日都收到候選人投訴,老細壓下來,唯有日日充公、抄牌及拉人,夠數咪收工囉。」

當我舉機想拍下食環清場的時候,姨姨忽然慌張說:「你咩人黎架?做乜要影相呀?你係咪啲仆街區議員的人呀?」

我說:「我只是普通街坊,想記錄低食環的所作所為而已。」

姨姨一邊掩臉一邊退後走,說:「咪嘞,啲仆街議員最鍾意詐詐諦諦影相投訴,你咪影到我樣及檔口呀,打7你架。」 旁邊的叔叔也叫我不要惹姨姨。

有粗口抗體的我沒有嬲怒,但我慨嘆原本滿有人情味的夜墟,到底是什麼破壞了人與人之間的信任?

我無法驗證叔叔姨姨指責選舉候選人的話是否真確,但我在回家途中,經過聲稱獨立候選人香明孝的辦事處,門口寫了一大堆「甘去做醜人」,強硬肅清露宿者及阻街問題,看來這個就是其中一個踩著窮人生活和尊嚴來換選票的候選人之一吧。 即使露宿者和擺檔的都是深水埗居民,但只要你沒有選票,又或你的票不夠矜貴,就當垃圾被處理掉便是了……大概我沒有誤會「肅清」的意思吧。

在這些沒有關懷倫理概念的候選人眼中,「為票請命」也許比「為民請命」更來得貼切。選舉本來並不污穢,甚至可以推動社會進步,就是這班只是一心撈油水的TreeGun & 元秋貨色出來才把社會反智到極點。

話時話,獨立候選人,為什麼你的招牌會有「新界廣西社團總會」的標誌呢?是我中文程度不好?還是你都覺得這個「建制色彩」有辱身份,所以想在選舉期間「肅清」自己的紅色背景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