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喪子之痛

2019/4/6 — 13:17

呂律師,你好。我是一個心碎悲傷的媽媽。

去年,我們家開心迎接了二寶到來,但是三天後,我們在家中失去了二寶,一切很突然就發生了,送醫急救後恢復微弱的心跳,呼吸靠著呼吸器,醫生判定二寶腦死了,後來撤除呼吸器,讓二寶離開這個世界(醫生說查不出來病因是什麼)。

隨著二寶的週歲生日快到了,我最近好厭世,晚上家人都睡了(白天陪伴大寶沒空想,但一直覺得自己好空洞),我又開始想「這樣活著到底是為什麼」?也覺得這樣負面悲傷,會害到肚子的三寶(我現在懷三寶)也不舒服。

4/4,這天對我來說是很諷刺的兒童節,到處都看得到兒童節慶祝活動,小時候超愛的節日,現在卻是不同光景,原本能開心舉辦抓周活動也只剩遺憾,也有好多疑惑,我只是平凡的人,為什麼這樣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大寶是個很健康孩子,從沒想過二寶會這樣生病離開,非常措手不及,事情發生快一年了,我以為時間能沖淡悲傷,但事實上並沒有。隨著時間越靠近,我的思念和悲傷沒有減少。好希望知道,要怎麼樣走出這一輩子的痛和面對永遠缺的那一角?

*   *   *

這位姊妹,所有的痛苦都不能比較,所以我沒有權利告訴你,別人過得多糟糕,但是,我想告訴你,我媽媽的故事。

廣告

2013年5月24日,對我的媽媽來說,是最悲傷的一天,因為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大哥在工廠作業的時候因為心肌梗塞過世。她連道別的機會都沒有,到了醫院的時候,已經沒有心跳呼吸。接著,她開始了一連串的思念,而這些思念,只有在不經意的時候,會汨汨的從傷口中流出來。

大哥剛過世的那幾年,只要是大家團聚的日子,不論是清明節、端午節、中秋節,乃至於過年,她都會偷偷的自己在廚房裡掉淚。為什麼得偷偷的?因為她擔心我們跟她一起掉進情緒的地獄裡。她就是這麼體貼的媽媽,會把她自己的情緒壓抑到最低,但是在人前表現得一切都很好,彷彿這個人從來沒存在過。

廣告

但是我知道,大哥一直都在,都在她的心裡。而我以為時間可以沖淡這一切,結果是,沒有。

她會在大家都很開心的時候,默默的掉下眼淚,因為她想起了這個兒子如果還在,就可以一起吃飯、一起聊天。她會在孫子考上法律系的時候,喃喃自語的說,如果他知道自己兒子以後會當上律師,一定開心得很。她會要我這個叔叔照顧姪子,因為她說,他缺少父親照顧,所以要我多付出點。她會在假日聚餐的時候說,這是他喜歡吃的東西,那是他討厭吃的食物。這些點點滴滴,都會在不經意的時候,就像是流水一樣,自然的宣洩出來。

我們都知道,這思念,不會好了。

這位姊妹,喪子之痛,是不會消失的。你只能在一次又一次的回憶中,想像那短暫的美好與一切。但是我想要提醒你,人生不能只看到黑色的,而忘記那些彩色的畫面。這話又是怎麼說呢?

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但是我們還是要常想一二。

活著是為了什麼呢?好問題,在我看來,人生本來就是用來修行的,你遇到的挫折也肯定比開心的事情要多。但是,想想你家的大寶,還有即將出生的三寶。他們也是活生生的孩子,你可以難過、可以悲傷、可以痛苦,但是你不能忘了他們,因為他們也需要你這個媽媽。如果你只是看到二寶就這麼離你而去,但是對於大寶視若無睹,對於三寶不期不待,你覺得二寶會開心嗎?

這段時間會很難熬,而且我相信是一輩子的難過,你要學著跟這樣的情緒共處,不要嘗試抗拒,也不要壓抑。想到的時候就哭泣,不能負荷的時候就要去找心理諮商師,他們會給你很好的建議。有些時候,情緒上的憂鬱就像是小感冒,但是如果一味的壓抑,最後就會演變成肺炎。

我相信你就跟我媽一樣,喪子之痛,永遠難以忘記。但是希望你可以偶爾抬頭看看身邊的人,他們都愛你,就像你愛他一樣。就像是這次清明節,跟爸爸去掃墓的時候,望著他的背影,我知道有一天我會失去他,或者我們終將會走向死亡,但是我希望這輩子我都可以跟他好好過,至少不要愧對還在的人,他們同樣渴望我們的愛。最後,我希望你不要把三寶當作是二寶來投胎,這樣對他很不公平,這世界上沒有誰可以替代誰,更不要把你對二寶的愛投射在他身上,三寶是獨一無二的孩子。

辛苦你了,也希望你越來越好,我會繼續聽你說話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