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喪禮系列之三】誰殺死了黃子華?

2018/7/30 — 19:24

圖片來源:子華本部 Facebook 影片截圖

圖片來源:子華本部 Facebook 影片截圖

愛得愈深,傷得愈深。倘若要為黃子華楝篤笑作總結,就只有這 8 個字。

懷著憂忡鬱悶的心情離開楝篤笑場館是頭一趟,亦可能是最後一次,黃子華將香港這 20 年來的變化,濃縮在 2 個多小時的楝篤笑表演中,悅耳的說法是 20 年不變「錢照賭雞照叫」,礙耳的是 20 年來沒有寸進不斷倒退。黃子華以同志性行為在 1991 年 7 月非刑事化作為例子,20 多年來同性行為非刑事化但同性戀卻一直不合法。

黃子華在楝篤笑中提到去 20 年來的幾個人名,譚詠麟、張國榮、新馬師曾、王家衛、王晶及陳冠希,提譚詠麟與張國榮只是想說 20 年前沒有黃藍絲之別,只有譚張絲之分,是譚詠麟張國榮還是張國榮譚詠麟經已大有不同。黃子華懷緬過去的多元共融,新馬師曾是身兼慈善伶王及鴉片大王(盛傳全港惟一持牌吸食鴉片的人)、將多元文化體現於一身的人,王家衛與王晶的電影則雅俗共賞任君選擇。

廣告

至於陳冠希,關你什麼事?

「面斥不雅」是貫穿整個楝篤笑的主軸或中心思想,香港由 50、60 年代的經濟尚未發展社會未富裕的「唔係咩…(輕聲)」到 70、80 年代經濟起飛後大大聲周潤發式的「唔係咩呀!」,繼而進入全民搵著數的年代。不過在搵著數的同事謹附帶著一句「面斥不雅」,為了避免「面斥」,大家不會輕易超越叫「不雅」的雷池半步。

廣告

不過今天不同,馬雲出資拍攝《功守道》,親自上陣打敗包括甄子丹在內的各路高手,在黃子華口中是:「打輸給甄子丹都唔可以,呢啲叫『面斥不雅』。」全場拍掌。

假如這是黃子華最後一次主辦楝篤笑,究竟是誰殺死了黃子華?合葬的又會是誰?大家心裡明白。朋友問刻下香港對 80、90 年代的戀殖會否像活地阿倫(Woody Allen)電影《午夜巴黎》(Midnight in Paris)一樣,2010 年的人單純地仰慕 1920 年代的事?可惜現在不是一個城市自然地演進,而是政權改變下出現的文化衝擊。

黃子華以嬉笑怒罵形式說出香港失去什麼,關於上一代影藝人懷緬過去的種種,我在先後寫了幾篇文章,包括 2016 年以題為〈怎樣的人看怎樣的戲〉及早前題為〈你們這一代香港人〉的文章。社福局局長羅致光在周末說年輕人不應該「懷緬未經歷的過去」,政府高官們不應該酸著鼻說你不應怎樣你不要怎樣,你老婆懷念前男朋友抑或迷戀宋仲基,原因可能只得一個,你不夠好。

 

(文章原發表於 2018 年 7 月 23 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