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喪禮系列之二】你們這一代香港人

2018/7/27 — 15:35

TVB 劇集《創世紀》截圖

TVB 劇集《創世紀》截圖

「這一代是名符其實的香港人,成功所在,也是我們現在的問題所在。香港的好與壞我們都要負上絕大責任。」《號外》雜誌創辦人陳冠中早在《我這一代香港人》中,說明了香港如何從過去走到現在,無論結果怎樣,他們那一代香港人要負上責任。陳冠中所指的絕大責任,遙遙與梁天琦辯護律師蔡維邦今天(編按:5 月 21 日)所指的「自己一代貪圖逸樂令民主倒退」,緊緊扣著。

2018 年 5 月 21 日梁天琦被判刑當天,「梁天琦」一詞在網上被洗板,所謂的被「梁天琦」洗板,即是你會看到網上大小新聞幾乎集中在「梁天琦」身上 (網上新聞輿情全天候集中在一兩個用語並不常見,2 月發生九巴意外時「九巴」或「KMB」便出現類似情況),「梁天琦」洗版的文章來自《蘋果日報》題為〈為梁天琦求情 大狀承認自己一代貪圖逸樂令民主倒退〉的新聞,當天幾乎每 2 位人網上讀者便有一位分享這則新聞,究竟,他們在談論什麼?他們在談論,你們這一代香港人。

梁天琦在 5 月 18 日被法院裁定暴動罪名成立還柙候判,5 月 21 日由辯護律司蔡維邦致辭求情,法官將案件押後至 6 月 11 日宣判。蔡維邦在求情時指出,正正是他們那一代香港人貪圖逸樂推卸責任,令民主倒退,如今年輕人爭取民主卻被視為「搞亂香港」。

廣告

現年 47 歲的蔡維邦認為,他們那一代要為今天香港的現狀負上責任:「其實今時今日喺度發生嘅事,係我嘅 generation,包括我在內,製造出嚟。」他指出,90 年代初民主化如天跌下來,他們不用做很多事,直選等民主進程陸續有來。即使 1997 年後,民主化進程減慢:「呢一輩人做過咩嘢?咩都冇做過。」

蔡維邦的「那一代香港人貪圖逸樂推卸責任」再次勾起抑壓已久的社會矛盾,不是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之間的矛盾,亦不是新移民與本地人之間的中港矛盾,而是大家鮮有說明的世代矛盾。你不會理解為什麼年輕一代聽到地鐵主席馬時亨說北上置業然後香港工作會如此憤怒,你亦不會明白為什麼年輕一代聽到范徐麗泰那一句「唔鍾意咪走囉」會火起三丈,原因是世代矛盾。

廣告

陳冠中在《我這一代香港人》有這麼一段節錄:

「我們前面沒有人。就是說,嬰兒潮一代進入香港社會做事時,在許多膨脹和冒升的行業,他們往往是第一批受好教育的華人員工,直接領導是外國人或資本家。我們不愁找不到工作,我們晉升特別快,許多低下層家庭出身的子女憑教育下一代一下子改變自己的社會階層,我們之中不乏人 30 歲就當外企第二把手。」

「似乎不論家庭或學校、文化或社會,都恰好替我一代做了這樣的經濟導向的準備,去迎接隨後四分一世紀的香港經濟高速發展期。我們這批人不知道自己的運氣好到什麼地步,其實並不是因為我們怎麼聰明,而是因為有一個歷史的大環境在後面成就著我們。香港是最早進入二戰後建立的世界貿易體系的一個地區,在日本之後便輪到我們了,比臺灣早,臺灣還搞了一陣進口替代,我們一進就進去了,轉口、貿易、輕工業加工代工,享儘了二戰後長繁榮周期的先進者的便宜。」

「另外,大陸的鎖國(卻沒有停止以低廉貨物如副食品供給香港)也為我們帶來意外的好處,這一切加起來,換來香港當時的優勢。我這批人開始以為自己有多厲害、多靈活、多有才華了。我們不管哪個行業都是很快就學會了,賺到了,認為自己了不起了,又轉去做更賺錢的。」 

看罷陳冠中文章,至少你們那一代香港人不知道自己的運氣好到什麼地步,卻不斷批評我們這一代年輕人不能吃苦、沒有毅力卻只以放任犬儒的態度過活,放棄日本遊省錢置業,少去日本可以置業?問題是我們這一代年輕人有試過努力:「我唔係未試過,我試過安份守己,日搏夜搏,賺得果一萬幾千,我試過,但出面嗰班人,出面嗰班人呀,佢哋識建築識起樓咩?佢哋只係拎少少錢出嚟,拎少少時間,炒起個樓市就不停喺度賺大錢,咁叫公平咩!」

不屬於 60 後的「你們這一代香港人」亦不屬於 90 後的「我們這一代香港人」,我是尷尬的 70 後,即是那群畢業後面對亞洲金融風暴與漫長通縮的一代,沒有幸運的歷史大環境成就我們,但又不致於憑一雙手憑經驗沒有出路的「我們那一代香港人」,搵食容易發達難的一代。我不會抹煞上一代的勤奮,只求不要站在山上對山腳努力向上爬的一代訕笑、肆意批評。

 

(文章原發表於 2018 年 5 月 21 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