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單車節 ● 後感

2015/10/13 — 18:29

圖為我中途遇上「民間單車節」行列時拍攝的場面。相比原裝「單車節」,我在這裡更能看到單車的自由。

圖為我中途遇上「民間單車節」行列時拍攝的場面。相比原裝「單車節」,我在這裡更能看到單車的自由。

第一屆「香港單車節」曲終人散,兩天的大型活動,無論單車圈或是社會外界對此都活動頗有微言,由事前的收費、考核資格,到活動當日的封路安排,傳媒報刊特別鞭撻得重手。

「香港單車節」的出現,浮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民間竟自發湧現了「民間單車節」,發起理由不難嗅到有一般對「原裝單車節」的不認同,例如強調「不會」定名額、「不會」定時限、「不會」技術評估及「不會」設報名費,除了須跟從交通規則,其餘「民間單車節」似有點對著幹的意味,誓要擺脫限制多多的「原裝單車節」。

好像很奇怪,一個香港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單車節」,卻喚來一群一直熱愛單車的朋友唱反調,甚至另起爐灶。

廣告

很多人認為外間的反彈,應歸咎賽前那些嚴格的參加資格,當然有這個原因,不過其實有更簡單的理由,這個從一開始已犯的錯誤,是「單車節」三個字:改錯名。

雖然「單車節」組別中有悠遊組、兒童和家庭樂組,不過整個節日的主旋律好明顯,只是競賽型的「公路單車」(Road Bike, RB)。即使流行的「山地單車」( Mountain Bike, MTB) 並無參加資格,「小輪徑單車」、「摺疊單車」和 「Fixed Gear」 同樣被拒,就別提其他冷門的如「古典單車」了。「公路單車」只是眾多單車種類其中一款,但「單車節」卻只單獨承認「公路單車」,其他單車竟不算單車?試問坊間其他單車愛好者,如何去認同大會的公然歧視?

廣告

如果「單車節」的對象一早是指「公路單車」(Road Bike),只要大會當初將活動命名「公路單車節」、或是「香港單車賽」,相信外間的反感會減去不少,例如香港就有過「越野單車節」,對號入座沒有怨言。但名字開得太豁達,事實卻不是如此包容,比喻如「香港愛犬節」原來只是指「狼狗」,其他史納莎、曲架、貴婦、西施、秋田、臘腸、沙皮、金毛尋回、牧羊、班點、約瑟爹利、八哥、芝娃娃、洛威拿,一律不列入「愛犬」,試問其他狗主如何去認同大會?

今天這「香港單車節」,荒謬地與大部份單車愛好者隔絕關係,反而民間自發的「民間單車節」可以五花百門,無論騎單車遊車河、去電影院、到隔村吃午餐、或參加坊間的單車活動,只要有騎單車出外,就已經是響應「民間單車節」,這種在地的「單車節」,更有節日的氣氛。

《 慢騎主義 》一直強調「運動、競賽」只是單車世界的一個小部份。想把單車等同運動,從來是香港政府的意識形態,可惜這只會將單車推向一個死胡同,只有將單車抽出廣闊世界,從新用宏觀角度擴散,單車才能普及,「單車節」的意義也應如此,愈「只」推向專業愈是扼殺的道理,大家要醒覺。

如果明年再有「香港單車節」,希望大會先想清楚一件事:「單車是甚麼?」

「單車節」三個字,不應隨便亂用。



 

 《慢騎主義》寫於 2015 香港單車節後

原刊於慢騎主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