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四不像的香港教育

2015/8/24 — 14:51

資料圖片 吳克儉

資料圖片 吳克儉

日前,由廣西來港的11歲男童李科成,父親因不滿本港填鴨式教育,遂去信教育局申請,申請要求「在家教育」,向教育局申請修讀坊間的記憶學課程。筆者先剔除陰謀論,不去質疑李父是否與補習中心存在「特殊關係」。

據報章報道,李科成原本在內地完成小四課程,剛來港定居,李父認為,香港教育「填鴨式教育」、「死板」。相比香港的教育制度,莫非內地教育的壓力會較香港低嗎?客觀的數字會告訴我們真相。

根據2015年香港中學文憑考試(DSE)的數字反映,全港參與DSE的學生人數為74,170,合資格並成功升學的學生為15,000人。比率約每4.95名學生,爭奪1個全日制學位。反觀廣西,在2015年參加全國高考的人數為32萬人,「一本」 —  即第一批次,已符合上分線,而獲得取錄的學生數為15,680,比率是20名學生,爭奪1個全日制學位。兩地之差接近四倍,學生壓力之大,理論上亦應相差四倍。

廣告

不過,若以國內人的眼光來看,香港的教育又是一頭什麼樣的「四不像」呢?國內的教育制度,競爭極大。考生們要是考不上211工程的112所或是985工程的39所重點大學,他們畢業之後的起跑線便已經輸了一半。2013年,人口達1億人的河南省,竟然出現「0」高考生考進重點大學的情況,全省的悲哀一如「省殤」 ;但亦因為,國內的學生就是在這種高壓環境之下爭扎求存,所以,他們自幼便非常「目標為本」。

一切以考上一所名牌大學為目的。君不見「虎媽」一詞上沿自大陸,而非本港嗎?相反,香港自回歸之後的教育制度,出現多次根本性政策改變,造成老師、家長、學生均無所適從,學生在畢業後亦毫無方向的困局。

廣告

還記得回歸之初,特區政府直指香港的學生是「高分低能」,但那個時候的學生尚有「高分」可以自恃。其後,林林總總的教育改革一如雪花紛飛。學生的質素在「只有教學常變」的情況下,令人剩下一聲長嘆!政府在這個客觀的慘況下,「主旋律」隨即改為「求學不是求分數」,言下之意,即分數也「被放棄」了!到2012年新政府上場之後,我們清楚看到,在這種教育體制下的學生是「中文唔得、英文唔掂、歷史唔識」!筆者曾經多次「拜讀」現在高中學生的中文大作,發現不少「仁兄」 是通篇文章可以一組四字詞語也欠奉!至於成語嘛?恐怕是我們的要求,高得有點不切實際。而以近乎傍門左道的「抵玩抵食」 國教團,去取代傳統必修的歷史科,簡直就是本土意識滋長的「第一大功臣」。

又例如具有取代現時中學的「職學輔導組」意味的「生涯規劃」,就鬧出三胞胎;教育局、民政事務局及香港賽馬會各人手中均一位‘Baby’,試問一位年青人,在6年中學生涯中,最少經歷3 次規劃過程。學生們在畢業之後,不但未必清楚發展方向,更有可能在不斷「被規劃」的情況下出現「自我否定」。恐怕,這才是李父骨子裡的真正原因。

後記

這篇文章是有多少「借題發揮」,我對李父的說法當然不表認同,而數字亦會說出真相。但同時,我對香港的教育制度亦真的「灰爆」。文章發表後,有不少朋友問我,有何建議?其實建議我早在2000年時已經說過,不過忘了寫入文章,實在敗筆。 當時,香港有「文、理分課」之爭,我建議採用Supermarket Model ,即是「中、英、數、中史必修」,然後在傳統的文科、理科及工(業)科,任擇3至4科,以便學生多元發展。可惜多年之後,工業學院,職業先修已經跌入了歷史廢墟,這個建議也有可能不合時宜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