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四叔捐地做大慈善家的背後

2015/1/16 — 0:26

四叔 (編按:恒基地產主席李兆基) 捐地做大慈善家的背後,是有收數佬恐嚇、與精神轟炸一個小農。

今日四叔做大慈善家,公佈捐地起青年宿舍,保良局好開心走出來明言希望土地用途可獲通過,四叔笑騎騎話,希望可以幫到年青人,大家可能覺得沒什麼不好,但作為跟進過田香花園收地的人,有幾點我不得不再重申:

一)四叔在元朗這塊地,數年前已兩度入稟城規會,希望改變土地用途,用來興建豪宅,不過城規會基於土地原是 GIC用途(政府、機構或社區)而駁回,四叔眼見自己賺錢的鴻圖大計行不通,闖關不果,最後才決定捐地予年青人。

廣告

二)若果此地皮興建了房屋,就如同開啟綠燈,令原來的農業價值大大下降,到時四叔更容易主導附近那些地皮日後能夠起豪宅,進一步建立他的地產王國。

三)如果四叔要捐地,實際上他手上有很多沒人住的荒地,偏偏選中馬田壆村花農之地,一方面做好人講慈善,另一方面拆遷果園、迫走農戶,其實是假慈悲。

廣告

四)馬田壆村,田香花園收地的過程是這樣的:

恐嚇與滋擾:四叔由兩年多前,已經找來十八鄉鄉事委員會主席梁福元介入事件。從 2012 年開始,一眾彪形大漢多次到花園滋擾,說收到消息內有黑工和危險物品,強行進屋搜查,又斬掉花農的果樹。

同年四月,四個大漢突然衝入花園,怒吼:「快點搬走,若果你們再繼續住在這裏,後果將會冇命!」。再過幾個月,收地佬恐嚇花農簽文件,數次滋擾當中,警察都在現場但完全袖手旁觀。自始,花園多次無故出現失竊、半夜有黑衣人出現、有人老屈花農撞爛私家車要報警,一堆煩擾之事。

安置與賠償:四叔兩度派人帶花農去看地,但都是一些沒有水源和路口的荒地,牛潭尾地皮更是受高鐵影響而沒有水源種花之地,並且每次看完也毫無下文,一班土運朋友便一直幫忙施壓追著四叔不放。事件糾纏兩年多,恆基終於在去年九月中,出動鑽探機,強行在花園附近打地洞,最後花農承受不了精神壓力,無奈接受不對等的賠償金額。

後來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就是四叔出來做慈善,捐地幫年青人。

大家可能認為捐地很好,但看清原本住在那片土地上的人和事,迫遷與被迫瘋的狀態,你會問,其實有什麼慈善不慈善,仁義不仁義呢。事情的真相,千瘡百孔,慈善家的背後,一直以小農的血汗堆砌,見到今天四叔的咀臉,我想起,我們曾經辦過的導賞團、花農教大家接枝種樹,以及他現在失去居住之所、維生之根,對於未來那種無助與絕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