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囝囝在遊樂場打架,怎辦?

2017/4/27 — 18:30

供小孩子遊樂的公園(資料圖片)

供小孩子遊樂的公園(資料圖片)

小工人尚未成長到足以在公園遊樂場跑跑跳跳,所以,基層工人自忖無甚資格「教」家長前輩們如何應對。看過很多親子文章,加上聽過身邊朋友吐苦水,再綜合工人夫人的批評提點後,基層工人設想了一個情境和處理的方向,希望引來各方的討論和指正。

事發時,基層工人與夫人正坐在遊樂場邊的長凳上休息,看著小工人在場內跑來跑去。電光火石間,突然有個小女孩哭起來,然後一對父母走進去,一邊抱起小女孩安慰,然後就喝問小工人「你做咩呀!」……正常父母的反應,當然是要了解事情的究竟,同時又要保護自己孩子的安全;但當基層工人夫婦也衝進去了,第一時間要拿出的反應,應該是甚麼呢?

這裡有兩個假定︰一、對方父母不單已經介入,更率先啟動了「指控者」的模式,透過言語配合聲線,想先行將事態鎖定為「原告女兒 v 被告小工人」的形勢;二、基層工人這一方,既沒有拍片,也可能因為一時分了心或其他原因,是不知道事發的經過的。

廣告

就這樣,小工人在眾目睽睽之下,成為了「被告」,基層工人就成了 "act for D" 的家長;另一方面,當對方的父母已經進場,基層工人夫婦根本不可能像坊間親子文章的建議般「由得小朋友打打下和好」了。另外,基層工人一方並不認識對方的父母,更不能不防對方以「追究」之名,會對自己的兒子做出甚麼進一步的舉動。

父母第一天職,是保護兒女,基層工人當然首要將小工人置在安全的環境下,將他與小女兒與父母分隔。

廣告

至於保護兒子,是否就等同要跟對方父母「撐到底」,甚至弄得兩個父親大庭廣眾之下「咩呀咩呀」「你 X 我我 X 你全家」?有些父母亦可能選擇另一種極端,就是「息事寧人」︰「對唔住,對唔住,我地個囝整親你個女,我地唔啱,sor sor sor,拜拜。」其實,視乎情況,後者可能不是太差的處理方法,尤其如果遊樂場相當接近家門,或者家庭車就泊在附近,一帶走兒子就基本不怕再被對方找上。但另一方面,這種處理亦不是完全「冇手尾跟」︰假如小兒子真的從來沒有做過,父母要如何解釋這個「啞巴吃黃蓮」的舉動,尤其如果父母矢志要教育兒子必須「不平則鳴」的話,恐怕要花頗大力氣解釋這次為何輕易屈服。

要是父母主觀上不甘心要兒子平白受指責,客觀上亦不容許一走了之,就要考慮一些既不承認責任、但也不失禮數的回應方式︰「先生太太,我地都唔希望落公園玩搞到大家唔高興,唔知你囡囡有冇整親,咁樣啦,而家最緊要搞清楚有冇損傷,如果真係我地囝囝錯,我地會負責,同時我地都想睇下囝囝有冇整傷,公道起見,不如我地一齊去附近診所睇醫生先?」

一如社會上絕大部分的爭議,如果被指責的一方表明毫不介意查出真相,甚至準備為此付出比指責方更大的力氣時間,通常可以收「不戰而屈人之兵」的後果。對方可能會一句「車,我得鬼閒同你地睇醫生咩,我冇咁多時間,今次算你地好彩,下次睇住個囝啦。」然後揚長而去。當然,基層工人亦要有心理準備,就是被對方「大返轉頭」︰「好吖,去睇醫生啦,去去去。」所以提出條件者,必須有充分的預備,不要開出自己也做不到的提議。

萬一真的鬧大了,又如何呢?坦白說,就算雙方看醫生也好、召警察也好、聘請律師也罷,莫說是刑事開案的可能性近乎零,即使真的要循民事解決,小朋友在遊樂場上弄傷,怕且亦無甚可能 claim 出千元以上的賠償吧,小額錢債庭基本上已經是訴訟程序的盡頭。除非任何一方損傷至脫臼流血的程度,否則要鬧大也鬧不出甚麼花樣來,頂多是花多了時間應付好事的父母而已。

話分兩頭。有時,父母可能是愛女心切、一時緊張,而衝口而出喝罵小工人「你做咩呀!」基層工人若果判斷雙方都不像存心將事態升級,在確保了兒子安全後,先擺出溫軟姿態亦可能有意外效果︰「唉呀,小妹妹有冇大礙,有冇擦傷,不如我哋拎膠布清水幫佢處理咗先?」沒有承認錯失之餘亦不失同理心,女兒父母很可能已經「收貨」︰「哦,小朋友玩吓啫,冇事喇,唔該。」甚至雙方父母都可能會就此「撤出」,一切重新交由小朋友自行調節。

當然,如果女兒父母不肯罷休,堅持追究下去,亦可以參照上面第七段,提出合理的追究責任建議。

或問︰為何整個過程,就是沒有教訓兒子不能用暴力解決問題的?

基層工人倒覺得,除非基層工人真的很確定,整個事件過程是小工人的錯,否則的話,作為父親,基層工人是不會選擇在公眾場合、特別是在對方父母面前,展開這個由 fact-finding、到判斷責任、到經驗教訓的過程的;這過程應該是在事件處理完、大家都回家以後,讓小工人在一個相對熟悉、有安全感的地方去進行。基層工人會在事後慢慢鼓勵兒子說出事情的經過、反省自己有否不對之處,並承諾將來再遇到同類事情要如何處理,但這一切,絕不會是當著一個很可能已經「控方律師」上身的對方父母、還有在其鼓勵下成為 PW1 的小女強面前做。

簡言之,面對小工人被疑似指責打其他人,基層工人大致的原則態度是︰

一、基層工人必然首要保護自己的兒子,這跟兒子有否做錯並無關係;

二、保護不等如護短,基層工人不會盲撐兒子必然全對,但絕不容許其他人設定不公平的「審訊」規則,藉以論斷我兒的責任;

三、一般情況下,基層工人傾向與對方父母和氣地將事態降溫,但若果對方父母無意降溫,基層工人亦不介意提出合理的方法處理爭端;

四、教養小兒子,是基層工人和夫人的責任,基層工人會選擇符合小工人利益、有利其成長的方式進行,其他有利害關係的第三者在這方面並無位置;

五、最重要的是,如何不卑不亢地處理爭端,本身正是基層工人和夫人給小工人「身教」的一部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