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亞當:已婚男士面對的情人節成本與效益問題

2015/2/9 — 13:55

電影《戀愛告急》截圖

電影《戀愛告急》截圖

寫作群體原人圈裡面有個「亞當與夏娃」系列,基本上就是一對久男女(即係拍拖好久)的情書來往。亞當是誰?大家自己估。我回應亞當回覆女友的情書,感覺好像第三者一樣,好BL…

今次見亞當講到阮穎嫻那篇《同經濟學家過情人節》,他的看法(即是對夏娃的回應)是:

廣告

我的推論(hypothesis)是:經濟學家在選擇慶祝情人節與否前,會比較成本與得益,得益比成本高,那便做;低,便按兵不動好了。這是廢話,任何人做事都是比較成本與效益,講完等於無講。

不過,我上述這個推論有甚麼可推翻的含意呢(refutable implication)?很簡單。結了婚,男女生的”market”都細了,慶祝的得益(或潛在損失)隨婚姻狀況的改變而降低了,流動性與市場價值都有變。所以,已結婚的男經濟學家中,慶祝情人節的比例,應該比普通人低。只要有心人去問問本地的已婚經濟學家(如果有),問一問,再比一比,便是這個含意是否與事實相乎。(全文連結)

廣告

亞當是經濟學人,他說得很準確,「有用」的經濟理論的含義必須可被實證推翻。這個理論是否合乎人性或者是否浪漫,基本上是不重要的,重點是這理論能夠有足夠的解釋現象的能力。

先讓我解說一下亞當在說什麼:

1. 假設男經濟學家是否慶祝情人節取決於得益和成本的比較的機會比普通人高。

2. 慶祝的得益(或潛在損失)隨婚姻狀況的改變而降低了 –> 結婚後男方花心思慶祝情人節的得益(例如我們一位年輕朋友跟女友慶祝完會有下文)降低,又或者結婚之後女方比較不容易重回男女市場(即是搵過第二個),令男方hea情人節的潛在損失降低;

3. 假設慶祝的成本在婚前和婚後來一樣的。

推論:因為婚後慶祝情人節的得益降低而成本不變,比普通人更重視得益成本比較的男經濟學家,婚後慶視情人節的比例會比普通人低。

亞當暫時未搜集到數據做實證分析。即使他找到,結果可能會跟他推測的不一樣--即是已婚男經濟學家慶祝情人節的比例會跟普通人不樣,甚至更高。為什麼呢?因為根據理論作推論時,我們必須清楚指明其假設所設定的局限,以及準確量度得益及成本。

亞當提出「慶祝的得益(或潛在損失)隨婚姻狀況的改變而降低了」這個假設未必準確,原因是婚後雖然對方比較難重投男女市場(即是離婚),但這只說明了女方離婚後在男女叫價較低,所以較不能以分手來要脅男方。

可是,亞當沒有計算已婚男性比起未婚男性的一個重要的分別,那就是當已婚男性因為hea情人節令女方不悅而付出的代價可能較大,原因是男方比婚前較難逃避女方不悅所帶來的代價--除非離家出走(或對方離家出走),否則對著不悅的女方的時間會比未婚者長。另外,已婚女性跟未婚女性要hea自己的另一半付出的代價形式不同,如果要量化的話,前者的手法造成的痛苦指數可能更高。

此外,如果以博奕論分析,婚姻關係相對於拍拖來說,比較上接近重覆博奕(repeated games)。例如我們某位朋友,他可以突然跟女友說一句算了吧便分手,這樣出現單方面全勝而另一方全敗,或者雙輸的機會較高,即是男方情人節不慶祝大不了就是分手(可能是專登的),但婚姻是長期博奕,很多時候雙方會建立某種默契,以圖取得雙贏,因為重覆的博奕之中,採取無賴策略的代價比較深遠。簡單來說,就是不好好配合的後果將會十分深遠(可以是數以十年計)。

所以,純學術討論來說,亞當的推論有可能不會出現,不是因為他的理論錯,而是當計算得益和成本的方式不同。

後話:

有朋友擔心,即使是純學術討論,我也可能會承受一定的代價。這擔心是不必要的,因為我想說明一下為什麼上文講到結婚好像很恐怖,但人們還會結婚。

這主要的原因是因為結婚帶來的得益其實十分之大,因為在男女市場上不斷改變組合也涉及成本。結婚是把這種成本減至近乎零,讓簽約雙方可以放心為關係作出長遠投資,這種效益對於希望與至愛生兒育女的人來說是十分重要的。(註1)

打個比喻,結婚有點像核能發電,效益高,但比起其他發電方式,更要小心營運。因為出現事故的時候,手尾十分長。如果有朋友認為核事故這個比喻有問題,我再補充一句--99.9%的核事故,其實都涉及人為疏忽。

註1: 詳見我的舊文《經濟學家: 為什麼人會結婚?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