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梁家麟院長 — 教會沒有失去一代人

2017/2/3 — 20:50

教會沒有失去一代人,而是一代人失去了教會。

教會沒有失去一代人,只是得到一代不太合心意的人。

近來見到梁家麟院長於《建道通訊》發表的文章〈迷失方向的香港教會〉,網上回應眾多,原因不難理解,我欣賞梁院長激進地捍衛聖經權威和傳統教義者,但既然他用一整本建道通訊把關心社會的一代說成「歪理壓倒真理」,我們也只能用網上的一兩篇文字回應。當堂堂一個神學院院長要用「激進革命者」「空想主義者」形容我們時,我們也只能笑納,畢竟,相比起神學院院長,這兩個稱呼實在更加接近耶穌。

廣告

梁院長在文中一再提出他「讓教會成為教會」的願景,不干政的態度,實踐地上的責任繼續講傳福音、門訓、宣教,令教會增長,思念天上的事,不向世俗人文主義的流行文化投降。再簡單一點,就是在艱難的時代成就教會,而不是變革艱難的時代。

坦白說,我一向對這種想法十分理解。梁家麟院長和我們一樣看到了教會的問題,一樣是認為教會做得不足,不夠「激」,終日只講求安慰,不是真門徒。是的,同一種情感之下,我們有完全相異的看法。領導層轉換從來不輪到我,我反對不停的佈道令堂會不停增長,用梁院長的說法,我們就是「教會內部問題孳生的溫床」。

廣告

但我想對梁院長說的是,迴避政治本身就是被政治騎劫。

香港基督教與政界的關係密切,當然不是那些激進反對派,而是和建制派和親中國的勢力。想必大部分弟兄姊妹都嘗試過在回大陸宣教時,與那些市長和政府官員們坐在一枱,吃過兩三次飯 ,那不是政治嗎?基督教協進會當中能夠明目張膽有中國政協的存在,那不是政治嗎?有多少教會在8964站出來,今時今日為了回到中國宣教,不談政治,難道這樣不是政治嗎?這不就是和諧工程的一部分嗎?

若然教會不被政治騎劫,從一開始基督教界就不會在特首選委中擁有十席。

若然教會不被政治騎劫,大陸就不會有大量的教會被拆十字架。

若然教會不被政治騎劫,中國的牧師就不會因為守護教會而被活埋。

梁院長,現在教會還有許多領導層掌權者,把教會當成籌碼換取利益,他們的身份令他們可以一躍而上成為政協,得到可觀的回報。與其花時間在我們這些只能夠在網上批評或在現實中去一間只有百多人的小教會的小人物身上,不如花時間去挑戰那些掌權者,從他們手中奪回教會。

這件事也是我們一直在做的,縱然我們的路線不盡相同,甚至是各走極端,誰勝誰負還是未知之數。

有的教會不想得到我們這一代人,但我們這一代人最終也會把教會的歷史翻開新的一頁。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