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森美 — 其實也有名校是放牛班

2017/8/31 — 18:42

深受外國家長歡迎的洛杉磯加利福尼亞大學校園(資料圖片)

深受外國家長歡迎的洛杉磯加利福尼亞大學校園(資料圖片)

讀過森美寫的專欄,說現在的名校都行精英制,如果不是最頂尖的學生進了去讀,很可能不比成績較普通的學校好。

我想起了自己讀書的時候,其實也有所謂傳統意義上的名校,像放牛一樣去教學生,沒有現在那種專業管理主義染紅染黑的情況。傳統名校也有堅守價值不轉直資的學校:堅守著辦學團體有教無類的精神,自由自在的放手讓學生去試。

就拿老師的教法說起,那時念書有一位老師總喜歡對別人誇自己教得有多好,課堂上含英吐華,題目講解得比明報更明,比清水灣更清。每每將課節講完做總結時,他總會耐心地問,你是小明、中明、還是大明?

廣告

那時畫王電視機正好熱賣,他就說自己就是畫王,他後來同學們都叫他畫王,卻又使他開始不高興。教數學的人,不一定都講理。

畫王那時為了要提升同學們的數學水平,於是就實行了一種編法:將數學成績最差的幾位同學都編到數學成績最好的同學旁邊坐。要是現在有名校這樣做,大家都會覺得不可思議,但我們學校就是沒問題。坐了明翰同學旁邊一學期過去,數學成績由四十分上到六十多。我都覺得自己挺不錯的。

廣告

附加數也是,學校因為資源不足沒開辦,但同學們自發組成練習小組翻印Past Paper、上不同的補習"明"師的課分享筆記、舊生回來教課、學校沒阻止我們自修連理由都不問。據說那時上CW Shum的課(修讀附加數的都會讀物理),他得知我們是他母校的學生,對我們也特別照顧。

做班長也許是名校和女校中,成績品行都要最好才能當上,但我們學校就是不一樣,有誰成績差最頑皮,開學一定被推上講台祭旗。情況就像要不良少年組成籃球隊,慢慢就真的能改善他們的品行和學習。除此以外,下課沒有強制活動和補底,踢波打籃球到七八點才走的人大有人在。我們留校留到經常和神父捉迷藏,大家都樂此不疲。

經常在想,要不是當初走了什麼狗屎運能進這學校,也許也沒有現在的成就。雖然現在也沒有多少成就,但偶而做做義工幫助別人,還是有點樂趣。

現在大家要不就三年之後離開香港往外國升學,留下來就要被叮囑專心讀書。大家都對DSE用腳投了票,大學比中學更多計算更複雜,要是能讓我選,情願在中學多待一年,有了會考高考的洗禮和緩衝,那五年的經歷沒有枉過,甚至比大學更深刻。

真的如呂大樂先生所言,名校文化在於自由在於平等,那些課堂以外沒教的事。名校如果只是用著些專業管理主義,只收有錢人的學生成績好的學生,那也無法說明它們的本事。

有人說過,愛國是讓你選一一次,你還是願意出生在自己國家多一次,那才算愛國。我想我還是挺願意再讀一次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