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蔡國光校長對群育學校之評論:一位群育學校教師的看法

2016/5/6 — 18:02

東灣莫羅瑞華學校校園的上學情況(資料圖片)

東灣莫羅瑞華學校校園的上學情況(資料圖片)

前言:筆者功夫有限,本文遣詞用句略嫌冗長累贅,但事關教育界名聲及本港青年的聲譽,玆事體大,敬希各看倌讀者細心閱覽反思,如有意見及其他看法,歡迎留言交流砌磋。

年近學期尾,學校工作又忙於期終考試,要趕課程,出考試卷,接著就是改卷,準備成績表,遇著是小學話,還得預備呈分試,還有是遇備結業禮,家長會之類,暑假開始時還要預備小六升中放榜,中學反之亦然,要準備新生入學註冊,中六生則預備文憑試放榜,jupas大學聯招結果公布,還有各學科行政組別忙於年終檢討及新學年預備。坊間向來認為以為教育界放暑假好正,老師們放假例必出埠旅行(必須留意教師旅行必須是旅遊高峰期酒店機票最貴的時候才能出門,如果你又一個男/女朋友是當教師的,自必明白,按下不表,其實又點及教育局局長正呢,辦公時間也『攞正牌』公帑出埠『考察』。)其實教育界歲晚收爐,七國咁亂,不足為外人道。

廣告

近日發現坊間對教育界的無知和誤解,不足為外人道之事原來還有很多,話說大嶼山一群育學校:東灣莫羅端華學校擬遷校至屯門區,屯門仁愛堂陳黃淑芳紀念中學校長蔡國光以該校校長名義致函予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題為《要求暫緩通過/要求否決教育局於屯門2B區建群育學校》,力陳反對遷校之理據,為達到題目開宗名義的目的,不惜妄論群育學校的辦學理念及目的,歪曲群育學校的運作實況,以及抹黑群育學校的學生!其用心之險惡,用辭之狠辣,實在不敢想像乃出於一主流學校中還算德高望重的資深校長之手,教一眾教育工作者汗顏,據悉退休特殊學校校長 陳國權先生已撰文《請問你是辦教育的嗎?致蔡國光校長公開信》反駁,直斥其非。

筆者才多身子弱,看過蔡校長給議會的鴻文後手心冒汗,誠惶誠恐,血壓飊昇,但又午夜夢迴,揮之不去,頓感痛心疾首,驚恐香港竟還有這種『教棍』,無他,因筆者也正正是在一群育學校工作,司職教師,體會尤深,對蔡校長的評論抹黑,一不能苟同,二深感冒犯,故不得不回文一則,予以痛斥,撥亂反正,以正視聽,亦解心懷之鬱結。

廣告

誠如前述,坊間向來對群育學校認識不足,部份人包括入職前的筆者,甚至聞所未聞,根據教育局文件及政策,群育學校乃香港特殊學校分類中的一類,專為『有情緒及行為問題的學生』提供服務,驟然聽著,也是十分模糊的概念,何謂『有情緒及行為問題』…一般而言,從教育角度而非醫療角度而言,情緒問題是指足以影響其學習的一些情緒困難,例如人們常說的專注力不足或過度活躍症,以及一些學習障礙,如學習遲緩,讀寫障礙等。注意這些影響學習的情緒問題並不是情緒病(注意情緒病也有本身的限制和不足為外人道之處,也不一定是一種『問題』,筆者不是專家,不會妄評),蔡校長先將這些教育局文件中的問題自行提升為『群育學校有情緒及行為問題中等至嚴重的學生,』

繼而描述學生:『行為魯莽衝動,作出暴力及侵犯行為,自制力薄弱,不受控制』,這些評價及程度分級,沒有科學計算,欠缺先驗性,只憑群育學校向有『曳仔學校』的主觀感覺而言,是極為卑劣及不負責任的評價,將之作論據並提到議政廟堂之上,是誤導及欺騙。當然,學生既然有學習障礙,對學習缺乏信心,學習動機低,不喜歡學習,自然出現行為問題,多多規範的學校和屋企自然也是他們爭扎反抗的最前線,前線的教育工作者和家長首當其衝,亦不見得一定有有效方法處理,於是也出現蔡校長對學生行為問題的描繪:『罔顧學校紀律,以暴力行為與老師對抗,煽動其他同學在校內鬧事,公然挑戰,罔顧學校當局,經常夜深仍不歸家,離家出走』云云。

如此的一個教育工作者,口吻(如甚麼罔顧....煽動...對抗....鬧事...... 公然挑戰等等 )猶如一個公權力的行使者,以執法人員,保安局長自居一樣,將學生說成犯罪份子一樣,更是將學生置於對立面,厲行鬥爭思維,十分要不得,吹捧極權如此,也不難想像在其執掌的仁愛堂陳黃淑芳紀念中學下的師生也不見得有多愉快的學習。

尤有甚者,蔡校長也多翻強調群育學校學生『為黑社會控制對象』,『參與反社會行為,從事不正當工作,參與不良份子活動作出違法行為,慣性使用黑社會術語,自稱黑社會,與黑社會份子一起活動,有依賴,經常或慣性吸食毒品或物質,邪教活動,性濫交,援交等,嘗試自殺,身心失調等』,須知道使用黑社會術語,自稱黑社會,以及參與黑社會活動,吸食毒品等,是違法行為,是極其嚴重的指控!

這位校長究竟是何許人也?律政司司長乎?法官乎?無憑無據對學生們未審先判,這種教棍究竟知否法治為何物?

這種語無倫次口不擇言的做法已儼然是一種誹謗!

此外,青少年問題林林總總,做黑社會,濫藥,濫交,以至自殺行為反映現時香港青少年正多處身社會不利環境下,群育學校的設置正是為了提供或理想地製造一個較正面的有利的環境下學習,這個教棍校長位居要職,捧著教育界翹楚之名沽名釣譽,對如何幫助一眾處身不利環境的青年人們不但不思進取,毫無作為和建樹,還為了讓群育學校不在自己學校附近設置這一自私自利的目的,對群育學生及其他處身不利成長環境下的青年人厲行抹黑至此,不惜將學生們打成社會上最危險的一群,這種作為人的質素,用心之惡毒及有悖倫常的價值觀,筆者相當懷疑!

回說群育學校,現時全港共有七所,五所是男校,兩所是女校,申請入讀必須經社工透過中央轉介組進行轉介,一般附設宿舍,學生強制住宿,申請條件之一是學生的問題缺乏家庭支援,亦即前述的『不利成長環境』,意味著學生問題多半成因自家庭問題居多,值得全港市民深思,筆者在七所群育學校中的一所任教通識科將近十年,絕對夠資格說一句:群育學校沒有那位教棍說的那麼糟!

正如前述,入讀群育學校的學生們差不多全部都是從外間主流學校,因為被介定有情緒學習障礙,或經常觸犯校規(缺乏學習動機),而不斷見家長也沒有用(即家庭支援不足),而被學校社工/家庭社工轉介而入學,簡單而言,我的所謂『問題學生』,其實都來自主流學校,更再且,近年教育局倡議『融合教育』,不少主流學校打著『照顧學習差異』的目的而不被鼓勵轉介,群育學校雖坐擁不少資源(其他類別的特殊學校亦然),但亦只限於現有的,再增多也沒有,所以群育學校長年只有七所(這也是東灣莫羅端華學校擴充遷校的背景),很多這類學生仍存在於主流教育系統中,即情緒行為問題哪間學校沒有?那位教棍對群育學生的抹黑,其實也是對全港學生及青年人的中傷!

在筆者近十年在群育學校的工作中,接觸過不少年青人,他們不少都面容寬厚,青春開朗,熱血摯誠,精力充沛,與一般十多歲的青少年無異,過往很多筆者友人,以為特殊學校一定是智力出了問題,這又是一種誤解,其實筆者學生中,很多都智力甚高,是社會吹捧的所謂『資優生』(其實問題學生和資優生,也只乃一線之差,說到底也其實是標籤的不同),他們欠缺的,往往是一個機會和比較有利的成長環境,而教師們和學生之間的『衝突』一般只限於成長出身背景家庭社經地位的差異所產生的價值觀和文化,生活習慣不同而已,會否進一步出現那位教棍所言的『暴力對抗行為』,則觀乎教師與學生們的互動方式,手法及智慧。平日和他們鬥智鬥力,也甚有滿足感,互相對立也不是絕對。

既然深信青年人們處身社會環境何其不利,作為群育學校教師亦只能挽狂瀾於既倒,本著傳道授業解惑的目標將自己認為有益有利的價值和知識,向學生傳授,並力求營建較好的成長環境予他們成長,令他們畢業後較容易地適應主流社會需要。

而實際上,筆者的畢業生中,不少都能找到工作,不一定是高薪厚職,但都絕不失禮,即是不一定對社會有莫大貢獻,但亦至少對得住別人對得住自己!此亦乃我等群育教師對我們學生的簡單卑微夙願,至於群育教師們雖不一定有三頭六臂,但很多筆者認識的前輩或新晉同工當中,不少都必定滿腔熱誠,對教育有抱負,明知當今世道衰敗,青少年多處身不利的成長環境,仍然敢於與他們同行同道,值得筆者敬佩,比起那些教棍敗類招搖撞騙,筆者深感何謂『權力令人腐化』!

筆者能與我的同工們共事和學生相知相處感到榮幸和驕傲,亦謹以此篇,向筆者所認識的各位各級各界學校的教學同道但不包括此事端的始作佣者蔡國光校長,青年工作者,社工,包括此事的主角:東灣莫羅端華學校的,即將面對擴展遷校備受社會各方討論壓力的同工互勵互勉,千萬不要受到小人敗類無知(相信除了這蔡校長,坊間還有很多這種人)的妄論而感挫折或氣餒!任重而道遠,教師們的辛酸,我們是明白的!

行文之際,蔡國光校長之醜惡行徑已遭各大媒體爭相報導,教育界不少團體及有志之士如筆者等不恥其所為,氣憤填膺,厲行聲討,口誅筆伐,如箭在弦,成為教育界公敵,皆是自作自受,古語有云:『若要人不知,唔好太低B』,衷心寄語蔡校長如尚且顧念任職學校仁愛堂陳黃淑芳紀念中學師生的名聲,請盡快悔改,向立會撤回《要求暫緩通過/要求否決教育局於屯門2B區建群育學校》文件,可以的話,並向教育界特別是群育學校師生們道歉,然後引咎辭職,退出教育界,免再遺禍教育界,誤人子弟,我們不一定會寬恕你,但至少尚且能作知錯能改的言傳身教。善莫大焉,也是對你的同工下屬及學生們作一榜樣。

 

延伸閱讀:

請問你是辦教育的嗎〉;退休特殊學校校長陳國權先生《致蔡國光校長公開信》內附蔡國光校長向立會提交的《要求暫緩通過/要求否決教育局於屯門2B區建群育學校》原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