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郭永健先生的退保掃盲說

2016/1/4 — 17:01

資料圖片:林鄭月娥,退休保障記者會

資料圖片:林鄭月娥,退休保障記者會

早前本人所敬重的郭永健先生於《立場新聞》回應筆者的論說,題為「給反對全民退保的謝冠東掃盲」。

其實,永健的文章早於除夕上午已經刊登,而我亦於同日下午作了有力回應。可惜文章仍於元旦在《立場》原版刊載,未有記錄我的回應。應《立場》之邀,以下複述數點,詳細的回應可見我在永健Facebook的留言。

廣告

1. 關於「周永新報告未有2050年的數據,故斷不能推測出聯席方案會在2050年破產。他亦沒有這樣說。」

回應:周永新當然不會說自己或聯席的方案破產,那是按他的報告得出的結論。

廣告

在周永新的報告中,只推算到2041年。聯席方案2041年結餘為1270億,每年入不敷支131億。

聯席方案的1270億以每年燒131億的速度,就只能捱到2050年。

雖然圖表只推算到2041年,但以那個結餘,對比那燒錢速度,一個初中生也能看出破產的收場。

何況從推算到2064年的66學者方案可見,2041至2064的入不敷支只有逐年加大,故聯席方案只會在2050年或更早破產。

2. 關於「在沒有2069年的人口數據之前,怎能推斷66學者方案2069年破產。」

回應:66學者方案於2064年的結餘為548億元,但長年入不敷支,其時的燒錢速度為每年124億元,因此只可捱多4年,在2069年破產。

誠然永健指出未有該年度的人口推算,但人口不會突然大增或大減,所以這個推算即使並不絕對準確,誤差也極小。

其實根本整個方案就已是極樂觀,2064年的僱員供款僅266億,增收利得稅僅102億,卻要派款近1000億,收支平衡,遙遙無期。

3. 關於「郭永健提出的方案在2064年仍有正結餘,可見能持續。」

回應:但郭永健方案到2065年即告破產,因為2064年的結餘是0,而當時的入不敷支數目是每年143億元。

這個問題我在平安夜時已於Facebook問過永健,可惜他不願回應。

4. 關於「按橙色圖表,每年要多派750億元是子烏虛有。」

回應:其實按該圖表,應該是每年多派800億才是。因2036年起每年派900至1000億,而現時才不過派209億,我們如何墊支這800億,就是關鍵所在。

5. 關於「外匯基金投資回報強勁,自1994年起每年平均有5.6%,可見能達到比通脹高2%的回報。」

回應:2014年外匯基金的投資回報率為1.4%(通脹如為4%,原應有6%回報才能滿足方案要求。)

環球經濟已不可與當年同日而語,我們難有當年回報。這個問題複雜。才疏學淺略說一二。當年因為全球化進程,剝削落後國家,並可肆意破壞環境和排碳,企業增長還較容易。加上消費者當年對各種產品還未厭膩,未像今天般物品過剩,消費意欲下降。今天要爭取回報非常困難,很多企業無法推動盈利,只是採用股票回購之法來支持股價。

其實在其他討論中已經談過不少投資回報的問題。今天美國債券十年債回報是2.3%,我個人持有的中電債券是3.125%,iBond也是2.x%仍有價有市,股市表現慘淡,大家都不認同今天能找到高於通脹2%而又穩健的投資回報。

何況金管局那個,仍不是比通脹高2%的回報。

最後我有以下總體回應:

1. 謝謝永健賜教。連日來對退保有種種疑惑,輾轉反側,最後還是要寫下來才心安理得。

不過我覺得社運人士既然服務社會,是否還是以謙卑為宜,不要動輒說「給公眾人士掃盲」。大家都是平等討論,也不敢說自己沒有盲點。我一向敬重永健,若家住大埔定必在區選中投他一票,就更肯定不會說「給郭永健掃盲」了。本人原文提過掃盲一詞,不過諷刺早前有支持退保的學者說要以一記「掃盲貼」來對反對者掃盲,似在暗示支持的就是眼睛雪亮,反對的就是盲者。這種高人一等態度,恍惚自己全無盲點。

但當然,相比於我,永健才是社福專家,相信定必有獨到的角度。就永健提出的種種回應,我已作出補充。現在這樣最好,正反論點都鋪陳出來,交給大眾評理就是。我相信我們已把退保的討論,提升到另一個層次。

2. 然而經過永健的掃盲後,我的確把全民退保看得更清楚,更相信現時的方案不可持續,破產收場。

簡單一點,以66學者方案為例。2064年的僱員供款僅266億,增收利得稅僅102億,卻要派款近1000億,收支平衡,遙遙無期,遲早爆煲。

它甚至會更早就爆了。因為它假設了每年會有大筆的「長者社會福利保障轉移」。這筆明明是支出卻看成是收益,還要由2015年的209億一直加大到2064年的540億,誰知道到時我們仍能支付這筆越來越大的款項,把它轉移到退保方案呢?就這一個問題,我會在其他文章再行論述。

重申一個大原則:設立退休保障,讓大家安享晚年,誠為美事。但前提是方案必須可持續,不能只有近期長者受惠,遠期長者卻只有在年青時供款,退休時卻遇上方案破產而變得更愁,那算不上「全民」。如果可持續是只求持續到204x或206x年,那我們今天也不用說減碳了,反正按現有碳排,地球在204x或206x年還未逢滅頂,南北極的冰川可能要再過幾年才溶化。但這不是應有的取態,不是對後代負責任的做法,對嗎?

無論如何,最後再次謝謝永健的費心回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