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基督教異端面面觀(序) — 「正統基督教」和尼西亞信經〉一文

2016/5/9 — 12:22

畫家筆下的第一次「尼西亞大公會議」。

畫家筆下的第一次「尼西亞大公會議」。

1. 筆者近日有機會拜讀《立場新聞》一篇談及教會正統與異端的文章。筆者甚為欣賞作者對基督信仰客觀性的追求,也同意「正統」與「信經」的形成是早期教會對異端的反動力量——沒有異端的存在,就教會就沒有訂立「正統」概念以及「信經」的必要。

筆者也同意如作者所言,基督信仰「從來都不是只有一種思想,而是從古到今都有著不同思想,不同意見的一個宗教」。不過,文章有一段文字,筆者打算作出一點卑微的回應。作者如此說:

廣告

“在早期基督教的歷史上,固然有基督徒認為神是獨一的,只有一個神,但亦有基督徒認為有兩個神,亦有認為有三十個神,甚至三百六十五個神的。固然有早期基督徒認為世界是神帶著善意所創造的,但亦有基督徒認為世界是一個宇宙級災難的結果。固然有早期基督徒認為耶穌同時是人又是神,但亦有基督徒認為耶穌只是人而不是神,或認為耶穌是神而不是人。固然有早期基督徒認為耶穌是為了贖世人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但亦有基督徒認為耶穌的死無關痛癢,亦有基督徒認為,耶穌從來沒有死。”

當然,筆者相信這是略帶修辭技巧的講法——最少「有基督徒相信有三百六十五個神」並不是歷史事實。但是,這段文章似乎傾向暗示,認為早期基督教任何的多元性表達都是合法的,也是「基督教的」。這點筆者打算作出以下回應。

廣告

2. 事實上,雖然第一、二世紀曾經出現對信仰的不同說法,但這並不代表說,每一個派別/任何曾對耶穌基督發表意見的人都是 born to be equal——並不是說,任何人隨便論述基督信仰(例如說有三百六十五個神)都立即理所當然地成為一種歷史上「正統」的可能,或者都是正統的可能繼承者;或者反過來說,任何今日的「異端」都純粹只是昔日「正統爭戰」的輸家。

3. 筆者要強調,雖然歷史上曾出現「正統」與「異端」的分辨過程,但是我們不能說現在的「正統」只是昔日衆多「正統」中的其中一個「正統」。或者,我們不能說現在的「異端」只是昔日「正統爭戰」的輸家而已。所謂「正統爭戰」,並不只是政治或勢力上的得勝(最少在公元四世紀前如此,因為當時基督教仍處於被迫害狀態,某一教派根本無法以打壓或政治力量讓異己淹沒)。取而代之,在「正統」與「異端」之間,其實仍然存有一定程度的信仰客觀性。這場「正統爭戰」的客觀條件就是:誰比較接近歷史上第一個教會(耶穌基督的第一代跟隨者)的信仰。因為整個「基督教」的誕生,就是源自這一羣第一世紀的信徒。因此,「正統信仰」不只純粹是教會歷史中「正統爭戰」得勝的結果(這只是客觀是過程),而是哪個講法更接近、更傳承於早期教會的信仰。

4. 那麼,在當時第二世紀出現的「正統爭戰」之中,教會內如何界定誰的講法最接近第一代教會呢?當然有好些條件:一、文獻權威。由於初代信徒已經相繼死去,因此,教會的權威不再是使徒,而是使徒留下來的文獻,也就是今日仍然遺留下來的《羅馬書》、《約翰福音》、《馬太福音》等文獻。誰的講法更接近這些文獻,誰的信仰就更偏向正統(這也解釋為何昔日諾斯底主義的文獻沒有被採納)。二、使徒傳承。雖然第一代的使徒已經不在,但是他們的教會仍在,所以,誰的教會傳承於第一代使徒,該教會所採用的文獻與信仰論述就更見可信。譬如說,愛任鈕(Irenaeus)在二世紀寫的《駁異端》(Against Heresies)就說明自己是使徒約翰的第二代弟子,用以反駁當時異端信仰。三、信仰的大公性。雖然第二世紀的教會沒有whatsapp,教會與教會之間的聯繫不是非常緊密,但是這些教會的基本信仰公因數仍然存在的(因為他們都是源於一個福音)。例如:「相信獨一真神」、「主禱文」、「耶穌基督是主」、「罪得赦免」、「耶穌基督被釘後復活」等信仰都是當時教會的基本。因此,早於第二世紀已經出現《使徒信經》的初稿,用以確立信仰正統的基本。

5. 因此,令筆者甚為驚訝的事,作者竟然說「尼西亞信經在歷史上定義了什麼是『正統基督教』」。事實上,尼西亞信經寫成於325年,其後於381年被正式採用。這已經是公元四世紀基督教在羅馬帝國合法化以後的事情。因此,雖然教會仍然有部分信仰內容仍然有待探討(例如基督的神人二性、聖靈的位置等問題),但是,明顯地,基督信仰的正統基礎早於公元二世紀後已經被確立。「正統基督信仰」絕對不是四世紀才出現。

 

原刊於神學是粉紅色的秋 theologia autumnitas rosea est - 陳韋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