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給楊倩紅女士的信:不公義的公屋編配法》一文

2016/11/8 — 17:46

【文:公屋被迫遷戶關注組】

近日一群有心的社工同學向房委會委員發公開信,展述他們對公屋編配的觀察和意見。有社工同學關注公共房屋的編配問題是令人欣喜的,面對香港房屋政策的不公義,社會上實應有更多人參與和討論,讓大眾共同承擔,爭取大眾的居住權利。文章內容豐富,就同學們的文章,公屋被迫遷戶關注組(下稱關注組)希望作些許交流和回應。

用盡公屋編配面積的可行性

文中主要點出房署沒有「用盡」編配標準,即可編配予 4 人家庭的公屋單位編配予 3 人家庭、可編配予 3 人家庭的單位配予 2 人家庭,做法不公義。很大程度上,我們也同意房署在編配公屋單位時實有玩弄數字之嫌(後部分會提及),但如果沒有用盡編配標準就謂之「不公義」這點我們殊不認同。因為稍為接觸過公屋住戶的人也會知道一個現況,如果每個公屋單位的編配均「用盡」編配標準會製造更多調遷問題。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居民會因為人口輕微增加而成為擠迫戶。

廣告

以文中約 22 平方米和 30 平方米的單位舉例,這兩類型公屋單位最高可分別編配予 3 人和 4 人,那麼只要有住戶增加一名家庭成員,就已經不乎合人均 7 平方米的標準(儘管我們並不同意這指標,但為方便討論,此文暫不批評其合理性)。現時申請公屋只能是未婚兄弟姊妹或一個直系家庭申請;只要是年青家庭均會有輕微增加人口的可能(例如生小朋友或結婚後將另一半加入戶籍),那麼,公屋的擠迫戶數量便會與日俱增,如果每年房委會預留更多公屋單位作調遷之用,又減少本身已不充裕的單位予輪候冊人士。關注組認為,公屋編配並非如安放書本在書架般,只要排得滿滿就夠了,居民是人,而非貨物。政府不應只從面積、居住人數去制訂房策。劏房居民對於被業主無理加租被迫搬來搬去應有很深的體會,舉家搬遷對於一個基層家庭而言毫不輕鬆。一個合理的公共房屋政策難道叫人入住公屋後也要飽受搬遷之苦?

關於公屋寬敞戶的問題

文中特別指出公屋的寬敞戶因為居住超越房署的編配標準所以理應嚴打,甚至於第 6 段舉出 57,400 戶這驚人的數字,意圖告訴大家,寬敞戶遍佈全港,房署寬鬆處理,另一邊廂, 3 、 4 人家庭輪候速度慢,該類單位又不足,因此公屋寬敞戶是其中一個要被清除的對象。

廣告

首先, 57,400 這數字存有「水份」(其實文章的註六部分也間接承認),以 2013 年的數字來說,當時共有 54,500 戶「寬敞戶」,其中有近半數是年屆 70 歲或身體有殘疾的住戶 (26,300) ,其他為非優先處理寬敞戶,但非優先處理寬敞戶中竟然有 13,000 戶是介乎 60-69 歲的長者戶!餘下的才是處理中的寬敞戶(房委會文件 SHC 31/2013 )。除非社工同學們與房署副署長有共同的想法:「鑒於年齡在 70 歲以下的長者(60-69 歲)仍然有活力,可適應調遷帶來的轉變...」(立法會 CB(1)2018/13-14 號文件,第 16 段),認為強迫將生活在屋邨多年的老人家搬遷也是合乎情理。

「寬敞戶」的出現正體現房策的不公義

為何公屋會有寬敞戶?其實現時所謂寬敞戶大部分是房策失誤的受害者。現時全港公屋單位的面積是大小不一,同樣居住人數的公屋單位,也有不同面積和類型。當中逾 300 多棟公屋樓宇是以和階式設計的,和諧式公屋(和諧一型、二型、三型、新和階一型、和階附翼等等)約於 1992 至 2005 年間興建的,是現時全港公屋屋邨的主要類型,當時興建和階式公屋是希望改善公屋居住環境,更為通風、舒適,所以和階型公屋是較現時和之前的公屋單位較為寬敞,尤其東涌、天水圍的單位(立法會文件CB(1)1012/06-07(03)),因此,當時房屋署以更為「善用公屋資源」予以彈性編配,如一睡房編配予 2 人、兩睡房編配予 3 人家庭。尤其是當時的天水圍和東涌(房委會文件RHC 96/2002),當時兩地是新發展區,交通配套嚴重不足,多數人也不願意入去「開荒」。結果這類居民當家中有輕微人口減少時,加上房委會自 2007 年起陸續收緊的寬敞戶執行標準後,便容易成為受影響的寬敞戶。

關注組接觸過不少屋邨的「寬敞戶」,除了天水圍、東涌的居民外,更有二十多年前被房署拆卸木屋、經歷 26 棟問題公屋或屋邨重建的住戶,他們有一個共通的背景,當時的房屋署為使居民願意搬遷,均以較彈性編配單位,居民對於日後會因一名家庭成員過世就要被搬遷懵然不知,房署職員從沒有「預告」他們只要有一位成員離世就要再搬遷,否則當年有多少居民願意配合政府調遷?關注組曾透過立法會書面質詢,但應耀康以沒有資料為由拒絕披露(立法會財務委員會審核二零一六至一七年度開支預算管制人員的答覆-問題編號 1326)。

審計署的報告書

文中特別借用 2007 年的審計署報告書中對寬敞戶政策的批評,引述「租戶長期佔用過於寬敞的單位,導致公屋資源未能善用,房署有需要迅速處理寬敞戶的問題」,從而引證自己的立論。然而,關注組對此充滿疑問?所謂「善用資源」就只是居住人數、面積、建築成本等冷冰冰的數字嗎?居民因為政策失誤被迫搬遷,過程中失去的「社會資本」、因多次搬遷而被迫製造的垃圾等等又不是社會資源或成本嗎?影子長策會曾對審計署將拒絕調遷等同濫用資源予以質疑。或許因為數據不能反映事實一切,社區工作才要強調「落區」的重要性。

加強公屋調遷有助輪候人士上樓?

執行寬敞戶只是其中一種調遷措施,還有因擠迫而申請調遷、因屋邨重建或特殊理由而調遷。文中特別批評房委會每年只處理 1,000 個寬敞戶調遷是厚此薄彼,應當加強寬敞戶調遷,讓更多 3 、 4 人家庭上樓。彷彿只要增加公屋調遷就能解決一切問題。我們要先理解何謂「公屋調遷」。房屋署每執行一個公屋調遷,先要收回一個舊單位,然後編配另一個單位予該調遷住戶(不論新舊),換言之,房署是要額外預留一個公屋單位作調遷之用,但公屋單位數量並沒有隨著「加一減一」而有所增加。甚至幾年前開始有人質疑房屋署是否透過加強居民「調遷」,從而利用增加的回收單位「造數」(影子長策會成員龍子維《公屋政策的數字偽術》)。正因為執行寬敞戶調遷,房委會每年要預留 1,000 個細單位處理寬敞戶調遷,現時非長者單身人士公屋編配已不合理地少至每年不多於 2,200 個,為何不能以這一千單位予單身人士上樓呢?

資源分配的「公義」

有民間團體既爭取劏房住戶上樓,另一方面亦鼓勵單身申請公屋者進行司法覆核去取消配額及計分制。從「數字」上看,如果每年只有有限的公屋單位,一定不足夠兩類申請人全部上樓,難道我們會怪責單身人士爭取上樓權利(增加單身上樓配額)「導致」一般家庭單位供應減少嗎?斷然不會,因為一般家庭申請者和單身申請人根本是偽分類!其實大家也是房屋政策失衡的受害人,公義的資源應該不是「從歧視某類…人而來」。

土地資源和房屋編配是不可分割的。現時的房屋問題正是政府在土地資源上欺善怕惡的後果(近來的橫洲事件已表露無遺),所以房委會多年來不斷以「合理分配」、「有效運用資源」為名去收緊各樣的居住條件和權利去造數。上星期的資助房屋小組委員會會議上,房委會不只決定收緊富戶政策,連每年給予公屋擠迫戶調遷的單位也大幅削減一半!更連紓緩輪候冊上樓的「特快公屋單位」也要由一年兩次編配機會 cut 到一年只有一次。說到底,政府只是透過種種數字偽術,激化各公屋住戶之間的矛盾,以掩蓋本來因新落成單位數量不足而引致的上樓問題。

爭取居住權利的路並不容易,在這處處受壓迫的年代,我們更應互相團結。期望各個被剝削居住權的群體互相支援,共抗霸權。

P.S. 楊倩紅女士已於 2014 年 4 月 1 日正式卸任房委會資助房屋小組委員會委員,另於 2015 年 4 月 1 日起轉任為商業樓宇小組委員會(非處理公屋編配事宜)

公屋被迫遷戶關注組 Facbook 專頁; E-mail: [email protected]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