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 Louis Chik 〈回應「淺談動物權利」〉一文的謬誤

2016/5/24 — 10:40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筆者閱讀了Louis Chik所寫的〈回應「淺談動物權利」〉一文後,心情既喜且悲。喜的是,原來香港有不少人對談論動物權利這個議題感興趣,而且會嘗試引用不同的學者的理據來加強討論的深度的也大不乏人。悲的是,筆者細閱那篇回應文章後,發現它其實並無太大的新意,當中的觀點有些僅是標準的教學書答案,另一些更有錯誤引用前人觀點之嫌。

首先,如果真的「以人有能力看見他者受苦,並且有停止他者繼續受苦的能力,或者阻止災難發生的可能」作為動物維權的最強理據,各位便無可避免地要考究這個原則是否要延伸至森林的領域。作者以大學倫理學教科書頗常提及的其中一個理據來回應這個問題:Tom Regan指,在森林領域中的被捕動物本身有逃避追捕的本能,但人殺害動物的方式「正是使其失去維持自身或逃走的可能」。所以,人類殺害動物是特別不道德的。

廣告

但是,Tom Regan所認為的並不一定是正確的。事實上,獵食動物一旦認定獵食目標,並不會輕易放手,否則森林便不會每日均有那麼多動物被獵食動物殺害。吃肉的人與獵食動物一樣,均不希望其獵食目標逃之夭夭,剩下的問題是技巧高與低的分別(現今不少人均不會親自獵殺動物,而是透過在市場購買不同的肉去間接聘請殺害宰殺動物能力較高的屠夫代勞)。況且,人不可能「離地」至不知道森林每天均有很多動物被獵食動物殺害,而在技術層面,人類確有能力阻止動物被獵食。如純根據作者在那篇文章的邏輯,人便需要介入森林以保護被獵食的「弱小」動物。

作者又嘗試借用亞里士多德(Aristotle)對生命的看法以增強人類不准吃肉的理據。然而,亞里士多德本身並沒有提倡過素食,提倡素食的是他的學生泰奥弗拉(Theophrastus)。就此,亞里士多德堅持不同意他學生的看法;他與廿世紀著名哲學家約翰.羅爾斯(John Rawls)一樣,認為人與動物最不同之處,在於前者具備後者沒有的理性思維,所以兩者並不能放在同一道德領域來看待。

廣告

換言之,殺害人類固然是不道德,但這不表示殺害動物是同樣地不道德。當然,這種想法是否完全無可挑剔,我們可深究下去,而事實上亦有些當代的哲學家不同意這種立論。然而,如像作者般引用亞里士多德來引證殺害動物是不道德的話,這不但無助於增強討論的深度,而且有誤導對哲學理解不多的讀者之嫌。

還有,作者錯誤地理解聖經所指的「人活着不是單靠食物」那句說話的含義。那句說話的含義是指基督徒要把耶穌基督的話放在首位,而不要為「搵兩餐」的緣故而放棄追求上帝的義。這句說話並沒有任何禁止人類吃肉的原意。翻查整本聖經,筆者也無法找到上帝禁止人類吃肉的條文。

反之,筆者看見了很多記載以色列人吃肉的條文。其實,筆者雖是一名基督徒,但在吃肉與否的問題上,一直很忌諱用自身的信仰來強加諸別人身上。而且,聖經的寫作目的並不是梳理人類能否吃肉的倫理問題,如要引用聖經去論證人類能否吃肉,則頗容易得到漏洞百出的結論。所以,如非有作者以聖經條文回應筆者,筆者是不會以身犯險的。

撰文至此,筆者從來沒有把人類濫殺動物的行徑合理化。

一些破壞生物鏈的行為,例如過度捕魚和殺害瀕危絕種的動物,都是應該受到監管,甚至立例禁止的。

另外,部分人士確有嗜肉的問題,但或許他們不知道,他們吃過量的肉,不但有可能影響他們自己的健康狀況,而且有可能成為畜牧業過度發展的幫兇,間接加劇全球暖化的情況。然而,解決此問題的關鍵,在於如何令這些人不再濫殺和濫吃,而非以嚴刑峻法風行雷厲地禁止。若然以後者的方法處理問題,那只會是由一個極端走到另一個極端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