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歸TSA初衷,BCA的評估作用或許已「微不足道」了!

2018/3/21 — 15:09

圖片來源:政府圖片

圖片來源:政府圖片

早前教育局公告小三TSA復考方案,其中「三不」和「一抽」有其減少應試操練誘因的正面意義,「三不」即「不記名」、「不記校」和「不收學校報告」,「一抽」即「只是隨機抽選十分之一的學生參加評核」。 可是,方案還是留下一條尾巴:「個別學校可以選擇全級參加評估,並可獲發放學校表現報告」。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已表示「政府只需要全港性報告」,明確把這個評核機制回歸到原先設計的意念和原則,即是始於2004年的「全港性系統評估 (TSA---Territory-wide System Assessment)」, 藉此定期取得全港學生在學習中英數三個科目的水平數據,只作教育效能在廣義層面上的分析和研究。 其後由於有關操練的爭議,當局於2017年便推出所謂TSA的改良版,改稱為「基本能力評估」BCA(Basic Competency Assessments),有意把評估的焦點轉移到學校個別學生的學習層面上。 時至今天,教育局嘗試「撥亂反正」的回歸初衷,一些如孔姓的校長和侯姓的學者仍然以「回饋教學的評核原則」作為話柄,說甚麼「唔好阻住晒…」和「操練也是好事…」之類的「廢話」,以專家口吻意圖「哄騙」不知就裡的家長。

「評估機制」是學與教過程的必然和重要部件,「回饋教學的評核原則」只是教學理論的ABC而已。 教師按照課程綱要設計課程內容,透過課堂教學活動讓學生在知識、技能和態度不同層面有所認識,增長和改變,並且在適當時刻不時對學生進行非正式或正式的觀察和評核,作為評量和回饋教學的效果,以便教師參考,有必要時修訂課程或教學方法,確保學生有效學習。 通俗一點說,這不過是「阿媽係女人」的粗淺道理,不必由那些校長和專家煞有介事的借用來「唬嚇」家長。 筆者當然完全認同「回饋教學的評核原則」,可是,筆者以為在BCA這個問題上,其評估作用或者可說「微不足道」!

廣告

首先,BCA評估的只是中英數三個科目的成績。 就以這三個科目而言,透過BCA在時間上和空間上甚有局限性的評核形式和內容,確實可以完全有效的量度出學生在「知識、技能和態度」三方面的具體表現嗎? 哪些主要以紙筆進行的量化式題型設計可以準確反映出學生的行為態度傾向嗎? 而且,教育改革後所倡導的九種共通能力:協作能力、溝通能力、創作力、運算能力、研習能力、批判性思考力、運用資訊科技能力、解決問題能力和自我管理能力,那幾小時的BCA評估操作足以充分量度出學生在這些方面的共通能力表現嗎? 此外,中英數三個科目約佔學生學習活動65%,那麼BCA對其餘的35%的學習活動有何評估作用? 再者,在當前二十一世紀的知識膨脹年代,中英數三個科目所謂基本能力的重要性相對來說是否如此不可或缺呢?

更重要和關鍵的是:「回饋教學的評核原則」這項原則其實在學校課室、操場、圖書館和禮堂等學習場地無時無刻都由教師刻意或不經意的一直執行。 教師與學生保持一定的接觸和溝通關係,教學時直接與學生交流,透過觀察、提問、討論、分享和探究等不同形式的活動,而且透過作業、默書、朗讀、比賽、測驗和考試等正式評核方法,較全面的反映出不同學生的學習情況,亦能適時提供輔導教學活動。 這根本就是教師專業工作的恆常教學方法。

廣告

筆者要說明的是:「回饋教學的評核」正正就在學校活動的場地上,在學校考核機制的不同形式內,以及在老師的專業認識和能力之中,外求於BCA評估的印證縱然有一定的參考作用,嚴格而言,在整體教育發展意義來說或許真的「微不足道」!  說穿了,這又是學校管理主義者慣用的監控手段,美其名是問責機制而已。 如此看來,筆者以為:那些校長和學者與其執著於BCA評估學生在中英數科目的片面成效,倒不如著意提升老師評核學生學習成效的理念和策略,並且改善校內的評核制度,全面強化學與教的有效互動關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