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顧舊中環變遷 前瞻新海濱規劃

2018/10/4 — 15:51

二戰時期,皇后像廣場的皇后銅像被日軍盜走,圖中只剩拱頂亭座。(圖片由作者提供)

二戰時期,皇后像廣場的皇后銅像被日軍盜走,圖中只剩拱頂亭座。(圖片由作者提供)

編按:作者 10 月 2 日於城市大學圖書館主講「中環的海岸線與地標」座談會,當日發言稿轉載如下。

廣告

2016 年,港府頒佈中環新海濱規劃大綱,設計之中,有幾條貫通南北及東西的走廊,其中一條名為「皇后像廣場走廊」的規劃,無論歷史學者、保育專家或普羅大眾,都似乎將之忽略了。其實,我們今日談海岸線、講歷史建築、議論社會大事、抑或文物保育,這條數百尺的走廊,實在對於香港有重要的價值。

這條「皇后像廣場」走廊穿越中環幾條主要幹道,包括皇后大道中、德輔道中、遮打道、干諾道中及龍和道等。由最初的皇后大道,至今日的中環海濱,大概填了 950 米;恰巧今日海濱,至尖沙咀的距離,也是 950 米,難怪有人說可以興建行人海底隧道,直接來往港九了。

廣告

不過,要論證這條歷史長廊的價值,便不能只講街道名稱,而是介紹這條歷史長廊的兩大廣場。第一個是皇后像廣場,19 世紀末期,海岸線仍在德輔道中,皇后像廣場南面連接德輔道中,北至干諾道中。第二個是愛丁堡廣場,1960 年代及 1990 年代,中環均曾經填海,愛丁堡廣場便位於干諾道中至龍和道之間,雖然只是廣場,但有重要的歷史價值。

皇后像廣場的規劃,與保羅.遮打密切相關。保羅.遮打是香港置地的創辦人,是決定成功推動填海,由德輔道中伸延至干諾道中的功臣,今日皇后像廣場中間的遮打道,便是以他來命名。當年,保羅.遮打擔任維多利亞女皇登基周年紀念委員會主席,有份影響皇后像廣場的歷史意義。或許你會懷疑,皇后像廣場與維多利亞女皇有何關係?其實,由於開埠初期翻譯水平參差,故將女皇誤譯為皇后,錯誤便相沿至今。保羅.遮打不僅籌備登基紀念活動,當年皇后像廣場附近一帶的填海區建築命名,也是由他來決定。例如紀念維多利亞女皇的「皇后行」、紀念愛德華七世的「太子行」紀念愛德華七世皇后的「亞歷山大行」等,故此今日的太子大廈及亞歷山大大廈,實在背後各有故事。

紀念愛德華七世的太子行

紀念愛德華七世的太子行

話說回來,皇后像廣場的歷史意義,在於反映戰前、日佔及戰後三個時代的管治政策轉變。皇后像廣場的中央為十字通道,分割出四大草坪,而皇后像廣場便屹立於正中央,下設有拱頂亭座,加上來有三個人之高。廣場正北為第一代皇后碼頭,每逢皇室、港督及各國政要上岸,第一眼看見的便是皇后銅像,目的便是彰顯君威。每逢閱兵及節慶,港府亦會選址於皇后像廣場進行,其地位無可比擬。

正因為戰前時期,皇后像廣場反映英國的管治權威,這片地方亦閒人免進。剛才提到廣場上的四大草坪,其實以欄杆圍封,閒人免進。而且,根據兩篇一百年前的舊報紙,記載了當年小童在場內踢波導致罰款的事件。除此以外,一百年前,香港曾經有一次土地大辯論,曾經有人建議改建廣場,作大會堂及其他用途,當然,港英政府一律拒絕,反映皇后像廣場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地方。

皇后像廣場

皇后像廣場

然而,三年零八個月時期,將皇后像廣場的象徵意義完全扭轉。皇后像原放置在拱頂亭座之內,日軍佔領香港之後,原本打算清除英國政府在香港遺留的所有殖民色彩建築,其中一項是拆掉皇后像。不僅如此,拆掉銅像之後,還將四塊《佔領香港告諭》鑲嵌在亭座之上,而銅像則運往大阪,打算熔掉舊製作彈頭。

幸好,在銅像被燬之前,日本戰敗投降。港英政府幾經艱辛,經過盟軍迫令日本交還銅像,可惜二戰之後,英國國力大減,知悉無法再以威權管理香港,遂撤去銅像,清除四大草坪上的鐵欄,將銅像中間闢為車路,故此今日皇后像廣場分為南北兩面,其實原於港英政府當年的決定。其後,政府將該處發展成公園,八十年代開始成為外傭假日聚會之處,不再被視為神聖不可侵犯的地方。而銅像亦遷至維多利亞公園,在附近踢足球亦不會再懼怕觸犯法例了。

在這條「皇后像廣場」走廊上,另一個廣場,便是 1960 年代填海闢建的愛丁堡廣場。由於戰後皇后像廣場由空地變成公園,並且截成兩段,廣場上的空地大減,以今日的角度看,皇后像廣場似乎是公園,而不是匯聚人流的地方。相反愛丁堡廣場的空間廣闊,附近設有天星、皇后碼頭,又有大會堂等建築,最重要的是一反戰前廣場禁令,愛丁堡廣場除港督、英國皇室及政要在岸邊上落之外,基本上是民用地帶。當年政府為了便於民用,連地磚、石櫈及樹木都度身訂造,可見同為廣場,皇后像與愛丁堡廣場反映的海濱規劃,已有天淵之別。

愛丁堡廣場

愛丁堡廣場

如果說皇后像廣場猶如歐陸古鎮,那麼愛丁堡廣場就是社運搖籃。1966 年,蘇守忠在天星碼頭絕食,抗議天星小輪加價;1970 年代,一群學生在愛丁堡廣場集會進行保釣示威;回歸之後,由於天星及皇后碼頭拆卸,先後發生留守行動。由皇后像廣場至愛丁堡廣場,由昔日擁抱大中華價值至今日的本土意識,不僅是海岸線的遷移,也反映民心的轉變。

六六暴動

六六暴動

保衛皇后碼頭運動

保衛皇后碼頭運動

無論今昔,具有歷史價值的中環建築都以發展經濟之名,最終逐一拆卸。例如戰後的皇后行、太子行、亞歷山大行、舊郵政總局、匯豐銀行等,直至今日政府打算拆卸的郵政總局,當回顧皇后像廣場走廊的歷史時,無論政府、旅發局都期望以懷舊作為一種招徠旅客的手段,但這邊廂卻大肆拆卸具有代表性的建築,這種邊拆邊懷舊的做法,加上中環新海濱大綱上「皇后像廣場走廊」的規劃,正好反映這種做法的矛盾,期望政府言行一致,既有這項提倡的時候,亦開展走廊上歷史、文物及社會價值的研究工作。

今日的中環郵政總局

今日的中環郵政總局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