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際都市的剩餘價值

2015/8/20 — 11:12

香港是以旅遊業為傲的國際都市,鐘樓拆了,碼頭拆了,電車也要拆……那我想旅客對香港的觀感,大概只剩下:「樓很高、房很貴、其他就跟一般大城市差不多吧……噢還有!他們在平路要用手扶梯,還在上面跑步呢!」( 攝: Terence Ong @ wikipedia )

香港是以旅遊業為傲的國際都市,鐘樓拆了,碼頭拆了,電車也要拆……那我想旅客對香港的觀感,大概只剩下:「樓很高、房很貴、其他就跟一般大城市差不多吧……噢還有!他們在平路要用手扶梯,還在上面跑步呢!」( 攝: Terence Ong @ wikipedia )

【文:求其花】

在旅客而言,對其他城市的第一印象,來自運輸系統。

我有幾個來過香港旅遊的外國朋友,作為東道主,少不免要帶他們四處遊覽,而且呢,為了讓他們感到此行不枉,我經常苦惱究竟要帶他們去哪。幸好香港是個很有特色的城市,他們都會在甫下機兩小時內找到它的可笑可愛可恨之處。

廣告

「你們的地鐵很準時。」大陸的朋友在地鐵站說。

廣告

「你們走在平路上也要手扶梯喔?它已經在動了,怎麼還一堆人在上面走路。」台灣的朋友在香港站大吃一驚。

「你們紅燈的時候,就算沒人要過路,車子也不會過嗎?」新加坡的朋友說她那邊紅燈的時候,車子仍會慢駛通過。

然後呢?當然是人多、車多和地方淺窄,事實勝於雄辯,我多數會轉個方向,用北角雞蛋仔、泰昌蛋撻和翠華奶油豬來為港增光。誰還敢多嘴說香港步伐太快的,我請搭電車。

「請搭電車」四個字講出來其實很心虛,作為香港人,有人要請我搭電車而不能搭地鐵,我會有被懲罰的感覺。但想不到他們反應極好。時至今日,我從來沒聽過任何人搭完電車,會說不如當初搭地鐵更好。

「長長的路軌,大家就在車裡緩緩行進,左右車輛所形成的速度對比,會令人有種出奇愜意的感覺,如果剎那間道路裝滿了水,乘客便是潛水的蛙人,在道路中心,被電車導賞著外面的世界……」這是比較有詩意的台灣朋友說的。他說這是緩步而行領略不到的樂趣,我聽得懂,卻不至感動。直至有人話自己行得快過電車,我方知道當中的樂趣,原來真的有人無法理解。

電車的話題持續了一陣子,雙方都沒有交換意見的打算,著眼於「效率低是否等於需要取締」的命題,有人以老人和電車類比,但太誇張的比喻,只能止於理解當中的感情。

香港是以旅遊業為傲的國際都市,鐘樓拆了,碼頭拆了,電車也要拆……那我想旅客對香港的觀感,大概只剩下:「樓很高、房很貴、其他就跟一般大城市差不多吧……噢還有!他們在平路要用手扶梯,還在上面跑步呢!」

窮得只剩下錢已經很可憐了,當GDP年年輸給新加坡,中國各大城市緊追在後,危急存亡之秋,自家人還呼籲自斷雙臂,真的很折墮。

 


作者簡介:求其寫,求其賣,求其志不求奢華;  求其真,求其愛,求其花不求其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