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團購老婆」好還是「配給分妻」好

2015/10/27 — 13:30

【文:大兔】

破土編者按:近日,經濟學教授謝作詩「窮人合伙娶老婆論」遭到網友的猛烈圍攻。其中,破土發布的《窮鬼合伙娶老婆是不夠的,徹底打破一夫一妻制才行》一文引起了強烈的反響,文章作者林島質疑了謝作詩提出的社會治理方案並指出經濟學家們往往默認了既有的社會不平等,把人當做市場裡的商品,所有人都成了那只「看不見的手」之下的奴隸。10月24日,大兔給破土發來文章進行商榷,大兔提出無論是謝作詩還是林島,實際上只是男人和男人在公開謀畫如何分配女人,把女人當成是物品來實現男權自由派或男權左派的宏大政治理想。

最近經濟學者謝作詩發現,中國將會有三千萬光棍出現。心懷家國的他用經濟學原理分析,收入高的男人,會優先得到女人這種商品,因為他們出得起高價。憂國憂民的他認為,只有完全放開婚姻市場,打破一夫一妻制度,幾個男人合娶一個妻子,或者同性戀婚姻合法化,才可以解決婚姻問題,社會自然長治久安。

廣告

然後,林島發表了通篇以諷刺為基本寫作方式的文章,嘲笑了經濟學家們把人當成商品的冷血。反對完全市場化的他認為,婚姻的完全市場化會導致丈母娘欺負窮小子,有錢人才能娶到老婆,而窮鬼一定娶不起老婆。當然他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並不care什麽婚姻制度,他是在呼喚經濟上的宏觀調控。他提出了一個構想:為了讓人民有尊嚴地、有血有肉地活著,一只大手應該把房子當成是老婆,像法律規定的「一夫一妻」一樣設置一戶一房的票證制度。

由於篇幅有限,我不能逐一點出這兩篇文章裡面無聊的「笑點」:比如說謝作詩東拉西扯激素讓小女孩長乳房、環境汙染讓男老人早死也會客觀上解決光棍問題;林島諷刺道利益趨勢男人去變性然後就可以生孩子。我只能為大家點出這場爭辯的實質,是男人和男人在公開謀畫如何分配女人,如何把女人當成是房子或者車子一樣的物品來實現某些男權自由派或某些男權左派的宏大政治理想。

廣告

在這場爭辯中,女人要不然就是商品,要不然就是獎品。兩篇文章給我非常強的既視感描繪了這樣的一個畫面:

高大上新自由主義者和滿臉辛酸的階級兄弟在扯著一種叫做「女人」的貨物,高大上新自由主義者說,不要任何束縛!不要一夫一妻!不要法律!讓有錢男人買幾個老婆!讓窮鬼男人團購老婆多好!

而滿臉辛酸的階級兄弟卻奮力回擊:我都那麽慘了!你們都不肯給我配一個老婆!兄弟們上,打倒土豪,一人分得一個女大學生!

兩位男士不要說我尖酸刻薄,如果你是在中間被撕扯著的女人,你可能早講臟話了。3000萬光棍的出現是因為人口性別比的嚴重失衡,背後是3000萬女嬰因為性別歧視而死去,而大家的討論點卻停留在「男人娶不到老婆」這種撒嬌上。

無論是「團購老婆」還是「配給分妻」,他們都是站在男性上帝視角的位置振臂大呼自己的男性需求。在這個過程中,從來沒有人問過女人的意見——「女士,請你安心做好一件商品,或者一件獎品即可。」

男人為何渴求婚姻?不要亂說什麽愛情港灣性需求,假設女人不願意一人承擔所有家務,不願意隨時隨地給丈夫發泄性欲,不願意三貞九烈尊夫為主,不願意服從夫家願望生育到生出兒子為止,這些有錢男人和窮鬼男人還會趨之若鶩地渴求一個或者多個老婆嗎?

在男權話語占據經濟、政治、文化等陣地的社會中,新自由主義者把女人當作商品,無償的家務勞動和生育功能成為了資本主義剝削機器裡面的一個免費的齒輪,她免費,但沒有她這臺機器就無法運作。於是他們用廣告塑造他者身份的尤物,用低廉的少於男性的又勉強夠維生的工資維持女人外出工作的動力,用媒體話語打磨賢妻良母中產妻子的角色——目的還是為了把這件商品包裝得漂漂亮亮功能齊全,吸引「作為消費者和勞動者的男人」爭相購買。不夠錢的男人則需要更辛勤工作,不然他就買不起這麽好的商品了。

我不知道新自由主義者的媽媽們是不是全部都作為中產階級女性每天「遊手好閑」,但是他們似乎真的看不見婦女勞動力的密集和工資的低廉,看不見家務勞動和繁殖的再生產功能全部落在婦女的頭上。

而某些左派中的男權者,則希望把女人打造成一種獎品。全國受苦受難的階級兄弟們啊,奮力地向著那片沒有資本家的樂土努力吧。房子?組織配給你。車子?組織配給你。老婆?組織也配給你。那種「只要解決了階級問題,婦女問題就會迎刃而解」的嘴炮排序論調可能還不是最可怕的事情。最可怕的事情是在階級兄弟的戰略綱領裡,根本沒有婦女作為階級姐妹的位置。婦女的任何需求都被虛化成「人的基本需求」,最後被簡化成「男人的需求」。「屌絲解放」如果無法結合不平等的社會性別制度來構想,那就等於在用壓迫婦女的方式來換取自己的解放。這樣恐怕也無法成為一種每一個人都能「更有尊嚴地活著」的共產主義社會,除非這裡的「人」僅指男人。

一邊批評經濟學者把人商品化,一邊把婦女獎品化的階級兄弟啊,你丈母娘為何要你父母買房並把她女兒的名字填上房產證?因為如果女人從一段婚姻中離開,根據《新婚姻法司法解釋三》,她就等於凈身出戶,她做的家務勞動,可無法用罷工的方式問你要回工資和社保呢。

所以即使男性上帝們不承認自己在性別歧視,同時對女權主義者嗤之以鼻,他們提出來的經濟訴求、政治訴求在能頂半邊天的女人們眼裡面,也只是一種巨嬰式的狗嘴吐不出象牙。他們提出的各種看似酷兒多元成家的親屬制度,也僅僅是為男性奴隸主服務的華麗外衣。「女人是人」這樣的生物常識怎麽講一百年還是有人不懂呢?他們可以驚呼女權主義者人多力量大如同烏合之眾圍攻男公知,他們可以插科打諢假裝社會性別制度未曾存在過,他們可以滿地打滾哭訴可憐的男人們如何娶不起老婆,

但是他們無法阻止女權主義者把他們那物化婦女的膿瘡一個個戳破;

他們無法阻止女權主義者團結起來批判任何一種忽視婦女權利的宏大構想;

他們無法阻止婦女在女權主義覺醒下集體出走,敲碎他們那飄在半空中的美夢泡沫,把他們摔回到一個能夠清醒地覺察到女人已經不是他們想買/想分就能買/分的地面上。

 

原刊於破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