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土地問題」這個三十年的偽命題

2017/2/7 — 21:36

1989年電影《再見王老五》

1989年電影《再見王老五》

近年每每講到香港的居住環境,我們都會提到「土地問題」四隻字。「土地問題」變成了口號,人人掛在口邊。彷彿香港所有的社會問題的根源,都是因為香港缺乏土地建屋。的而且確,香港可供建屋的政府土地供應,一直都被控制在很低的水平,以維持高地價。高地價轉化成高樓價,高租金。政府主導的論述,只管將土地量化。近年的施政報告,經常吹噓政府又找到幾多幾多公頃土地來建屋。然而,香港的居住環境卻久久未見改善。生活環境和質素,是否真的和面積大少有關?

這個迷思帶來的後果,就是彷佛我們要建屋,就只有犧牲郊野公園或鄉郊土地一個辦法。若果有人認為,郊野公園不值得建屋,就會頓時陷入一個道德困局,好像他們只顧遊山玩水、附庸風雅,視而不見低下階層的燃眉之急。為了「見縫插針」式的造地建屋,一切的文化遺產和青山綠水,都避不過推土機的洗禮。

廣告

當然,土地問題絕非近年才出現的現象。1989年的電影《再見王老五》,鍾鎮濤和張曼玉飾演新婚夫婦,和地產經紀參觀樓盤單位。那單位的客廳空間小得連手也伸不直,飯枱是平日收藏在組合櫃內,使用時才拉出的設計。一百呎的空間狹小得如笑話。三十年後的今日重温,景象似曾相識,上一代人的無奈,今日只有變本加厲。

1989年電影《再見王老五》

1989年電影《再見王老五》

廣告

一些可以改變用途,騰出空間的「百變家具」,例如可以垂直拉起收藏的睡牀,成為了這些迷你單位的恩物。有趣的是,這些「百變傢具」原來已經是百多年前的發明。例如垂直拉起收藏的睡牀,本身就源自於18世紀的Parlor Bedsteads,放在英式大宅的大廳之中,方便主人下午茶以後小睡片刻。酷愛機械的維多利亞時代,甚至有可以拉出睡牀和櫃桶的綱琴。當然這些家俱的出現,初衷並非為了解決空間狹小的問題,而源自於英國上流社會習慣將大廳空間騰空,有需要才派管家搬出傢俱佈置房間。這些設計幾度輪迴,在今時今日再派上用場,拯救住在迷你單位的香港人。相信發明者在天之靈,都會覺得安慰。

19世紀的英式大宅大廳 (Parlor Room)

19世紀的英式大宅大廳 (Parlor Room)

19世紀的Parlor Bedstead設計 (US Patent 23604, 12 April 1859)

19世紀的Parlor Bedstead設計 (US Patent 23604, 12 April 1859)

Piano Bed, 1866 (US Patent 56413, 17 July 1866)

Piano Bed, 1866 (US Patent 56413, 17 July 1866)

 

城市本身就是一個非常複雜的有機體。沒有任何一個問題,可以簡單的三言兩語得到解決。「發展」和「保育」,並非絕對的二元對立。一個發展項目,如果有良好的建築設計,可以避免很多對環境的影響。建築設計亦可以彌補,土地問題所帶來的種種先天性缺陷。人口稠密的城市,如東京和新加坡,同樣有各自的土地問題。然而,這些城市的宜居度,往往比香港高。空間大小不一定決定空間質素,而香港的土地問題,三十年仍然未得到解決,唯一的原因,就是「土地問題」本身根本就是一個偽命題,令人看不清楚其背後的設計問題和社會問題。這個亦是建築界本身要勇敢去擔起的「建築問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