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三萬呎高空連繫社區

2019/1/25 — 12:30

自 60 年代「社會責任」的概念興起至今,各大企業一直反覆實驗,企圖在商業營運之外,在社會問題上幫上一把。無論是把一部分盈利用於慈善公益,還是透過內部重組,加強提倡一些社會價值、人倫精神,都是企業慣用回饋社會的方法。

可是,捐錢歸捐錢,支持歸支持。真正落手落腳去海灘執垃圾、日復日探訪獨居長者、撐小店連繫社區的,始終不是大企業,而是一個個社區組織、慈善機構,甚至是行動力高的個體戶。企業稍一不慎,就被評為堅離地。

但事實是否如此?在問題千絲萬縷的今天,商業介入,是否一無是處?社區網絡與商界之間,難道就沒有有效的合作空間?

廣告

在機上看電影的國泰常客,不難發現有一套紀錄片,連續播了十個月。以一般影片播放期為 1 至 2 個月的常規而言,這種情況實屬罕見。

那套紀錄片叫 A Plastic Ocean 《塑膠海洋》,講述塑膠污染海洋一幕幕慘不忍睹的場景,以及呼籲觀眾身體力行,實行減塑生活。早在這套片開拍的時候,國泰航空已經對劇組支援有嘉。今次破例長時間播片,成效可抵很多段政府宣傳廣告,甚至比電影院短期播放,接觸更多觀眾呢!

廣告

這套片的導演 Craig Leeson ,是國泰航空新推行的社會公益計劃「國泰領航者」得獎人之一。項目透過頒獎給三個單位,肯定他們對改善社會及環境問題的貢獻。除了 Craig Leeson, 還有創立食物回收及援助計劃「惜食堂」創辦人董愛麗女士及致力為難民及少數族裔爭取權益的註冊社工Jeffrey Andrews。

Craig Leeson

Craig Leeson

不說不知,現時營運中未有使用而安全的食品,都捐給「惜食堂」,企業本身亦著重給予少數族裔平等的就職機會,董愛麗和Jeffrey Andrews都說,這些行動至關重要。

「很多企業因為害怕食物安全責任,對捐食物給我們非常抗拒。國泰透過行動給我們投信任票,我們很感恩,希望他們的行動對其他企業起帶頭作用。」董愛麗說。

董愛麗

董愛麗

Jeffrey Andrews

Jeffrey Andrews

對 Jeffrey Andrews 來說,國泰的行動對推動其他企業尊重平等就業非常重要。「如果你問我,大部分企業為甚麼抗拒請少數族裔員工,老實說我答不出。國泰對我們的肯定,某程度上也是對香港的承擔。如果其他企業也想成為公認屬於香港的企業,必須要反思自己的行為。」

YouTube 上有個旅遊頻道Auman,subscribers 人數接近 13 萬。主角是位 90 後飛行常客,定期上載清新的旅遊短片。有以山水民宿為題,也有透過旅遊劇情短片,宣傳不同的產品,人氣高企,觀眾很是受落。

在現實中,這位飛行常客,對旅行駕輕就熟。

跳脫愛玩如他,分享最近到柬埔寨參與義工旅遊,卻與頻道上的他大相逕庭。「我們做了家訪,看見年紀輕輕的小朋友從事打掃工作,沒有什麼前景,心裏有點 sad - 貧窮是很長遠的問題,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解決啊!」他說起有點失落。

走進社區做義工,其實是因為國泰一個名為「 同理建世界」的計劃,由國泰資助一眾背景不同的青年人一同到柬埔寨參與獨特的義工旅遊,培養彼此之間的同理心,進而想出改變社會的辦法。

策劃是次旅程的「義遊」創辦人鄧緯榮 (Bird) 說,他們的確在參加者組合上放了心思:「參加者中有從未出國旅行的人、有飛行哩數爆燈的空姐空少、有基層,亦有名人。當然,做義工讓他們體驗異國的社會問題,產生同理心。更重要是,同團旅遊給這些參加者提供平常沒有的交流機會。我自己來自基層,對於一手一腳幫忙建屋,並不覺得新鮮,但參加者卻有很多反思,交流起來有很多撞擊。互相認識,也許就是改變的第一步吧。」

Auman、鄧緯榮 (Bird) 、Samantha Cheung

Auman、鄧緯榮 (Bird) 、Samantha Cheung

隨行國泰空姐 Samantha Cheung 表示贊同:「我喜歡一個人去旅行,感受各地風情,通常也是透過文字、圖畫,記錄這些感覺。今次一班人去旅行,感覺很不一樣。我們坦誠表達自己,也有幸認識坦誠的團友。這趟旅程最大的得著,就是了解這群人。」

大企業沒有落手落腳去海灘執垃圾、日復日探訪獨居長者、撐小店連繫社區的。可是要求他們撥人手做自己不擅長的事情,讓他們與社區網絡一較長短,根本是意氣用事,事倍功半。

對於社區,企業最能提供的不是服務,甚至不是金錢;企業最拿手的,是經年累積的品牌信譽、親和力和人脈。由他們認證的,無論是機艙商品還是公共事業,都能給予用家很大信心。賴以為優質企業的無形資產,稍作轉換就成為推動社會變革的力量。

從國泰近來推行的社會項目來看,這些資產成了社會上默默耕耘的公益項目的後盾,把他們倡議的信息,加大力度宣揚出去;同時透過企業本身作為平台,把不同的人集結起來,從多角度思考、解決問題。在社會問題千絲萬縷的今天,這種滲透式支持,也許是企業最能發揮社會功用的方法吧。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