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國際城市裡不國際的大學教育

2017/3/3 — 12:27

作者引用數據,指去年第一學年,內地生佔各大學非本地生人數仍然超過七成。(浸會大學圖片)

作者引用數據,指去年第一學年,內地生佔各大學非本地生人數仍然超過七成。(浸會大學圖片)

【文:利依平】

大學是文化交匯的舞台,大學生在校園內結識不同國籍和文化背景的同學,從中體會各地風土人情;在擴闊同學眼界的同時,也學會尊重文化差異,適應全球化巨浪下的社會。這正是每所本地大學都追求「國際化」的原因。可是,我們的大學是真的國際化,還是虛有其名呢?根據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的統計,在現時多間本地大學中,有接近七成七的非本地生是來自內地,學生來源極為單一。其中以浸大的問題最為嚴峻,香港浸會大學的非本地生有接近九成五為內地生,連續三年在同類調查中居於榜首。此情此景,令筆者不寒而慄,當我們標榜香港有多麼國際化的時候,我們的新生代卻被迫每天在學校裡學會「中港融合」,是一個多麼諷刺的畫面。

回顧二零一零年教資會發表的《展望香港高等教育體系——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報告》,早已提及有資助院校超過九成的非本地學生來自內地,直指這是「失去平衡」。教資會直言不諱:「院校如要達到真正國際化,便須招收更多不同國籍和文化背景的學生」。過度收錄同一地域的學生只是「偽國際化」,對院校多元發展百害而無一利。

廣告

根據最新的審計數字,二零一六年第一學年內地生佔各大學非本地生人數仍然超過七成,八間資助院校一萬五千七百三十名非本地學生中,高達七成六為內地學生,被批評未能達至真正的國際化。當中又以剛剛正名的教育大學海外生比例最低,只佔全校零點零三個百分比。對此,教大解釋,學生在本港取得的教師的專業資格,不一定在其他國家或地區得到認可,因此較少海外學生有意在港修讀教師教育課程。這個解釋尚可以接受,算是解釋了問題的表層,但心思細密的人也明暸這個答覆根本沒有正面回答問題。要知道的是,教育大學的本地學士課程由三個學系組成,分別是博文及社會科學學院(FLASS),教育及人類發展學院(FEHD)及人文學院(FHM)。教大的科目不僅旨在培訓老師的,例如教大正在積極發展的心理學榮譽社會科學學士課程、社會學系的全球及環境研究榮譽社會科學學士課程,是不是單單一句「因為外國學生不想在香港當老師,所以他們便不會入讀。」就能圓滿解釋呢?把這個說法套進內地學生的情況同樣令人費解。

香港的教育制度及課程與內地的不盡相同,更遑論在香港完成教師課程後便等同在內地獲得認可;加上內地本身便擁有許多專業且知名的培訓教師的大學,例如兩所名列「國家重點大學」的北京師範大學及華東師範大學。以「能否獲得相同教師資格」及「院校課程師資」的條件來說,內地生按道理與海外生一樣,不會有興趣入讀教大的課程,但為何事實並不是這樣?以教師在港資格不受外國認可的解說似乎有點以偏概全。

廣告

另外,浸會大學海外生的比例仍佔整體不足一成。對於每況愈下的情況,浸大卻推卸於學生宿位嚴重短缺的問題上,直言宿位不足影響海外生的招收,又稱已在校外租用單位,試圖解決問題、增收海外生。浸大宿位短缺的問題是可以理解的,但這並非單一問題,不只是海外生需要面對的,內地生也同樣面對要自己在浸大以外屬找屋簷的困難;宿位短缺是一個影響浸大收取非本地生的整體問題,頂多可以用來解釋浸大非本地生整體人數的多與寡。以常理來想,影響一個學生入讀與否,不外乎是學校的教學質素、口碑、對科目的興趣等等直接與學習有關的原因,宿位的數量似乎與入讀與否沒有直接關係。我們可以假設一個極端的情況:劍橋大學沒有足夠的宿位給非本地學生入住,某些學生需要自己租地方才能夠入讀;先不要評估學生有沒有能力入讀劍橋大學,相信沒有人會以「沒有劍橋宿位住」為由,就此放棄報讀、甚至被錄取的機會吧!正正因為劍橋大學不斷革新自己,保持高水準的學術環境及水平,才能在各地大學中脫穎而出,成為歷久不衰的名牌、同學的首選大學。

這個道理在嶺南大學的自圓其說中更為突出;嶺大發言人在回應「偽國際化」的問題上,只僅僅指出不少香港院校在招收非本地生時,需要面對世界各地院校越趨激烈的競爭。嶺大這個回覆帶著以下潛台詞:因為嶺大比其他世界各地的大學遜色,所以只能收取內地生當作非本地生。對此,筆者有以下兩大疑問:第一,嶺大的回覆有意無意地指內地生的要求及能力比世界各地的大學生低,所以比較容易吸納。筆者相信內地生的質素不一定是差,但嶺大這樣的回覆不單是貶低校內的內地生,言語間更透露出他們所收取的內地生質素參差不齊的事實。為了填滿非本地生的收生數字而收納能力不足的學生無疑令學校質素下跌,令問題惡性循環。第二,嶺大的回覆也暗暗道出其院校因自身能力不足,而無法與全球各所大學競爭的事實;這正是問題的根源。無可否認,一所大學成敗與否,要考慮多方面的因素,每所院校各有所長,我們不能停留在單一層面評估(例如以全球排名比較),畢竟不是每所本地大學都是中大、港大般的綜合型大學。

但是,在院校有意無意地要與內地接軌,繼以取錄內地生為先,濫竽充數的前設下,只會令原本學術成已經不算突出的院校更加坐井觀天,失去應有的交流機會,加快學校與世界脫軌的速度。

再且,根據教資會的規定,八大在指定人力規劃的範疇(例如醫科、護理及師訓等),取錄的非本地生數目不能超過整個科目學生人數的四個百分比。但根據審計報告,在二零一二年至二零一五年間,其中一間大學的中醫藥課程超收約兩成的非本地生,平均每年多收三十六名非本地生。全港只有由港大、中大及浸大開設中醫藥的學士課程,若上述超收的院校為浸大,便不只是偽國際化,更是完全的內地化。

在非人力規劃課程方面,非本地學生比例上限為整體學生的兩成。審計署亦發現某間大學在二零一二至二零一五年間超收二點四個百分比的非本地生,即平均每年多收二百三十八人。對比教資會的數據,科大、港大在相應年度的非本地生比例,均超出兩成的上限。最大的問題莫過於即使教資會現時明文列出非本地學生的人數上限,卻沒有清楚指出違規的後果,以上的個案均未得到任何跟進及處理。若是那些大學超收的非本地生是內地生,豈不是令偽國際化的問題更趨嚴重?

當然,筆者相信院校們都明白「上樑不正下樑歪」的道理,城大的內地生比例早由二零一一年的九成四,大幅下降減至二零一五年的七成一;在二零一五年年底,理大和科大在有關數據亦分別錄得一成的減幅。可是,這只是解決問題的開始,我們必須正本清源,由院校自己做起,增加學校的軟實力之餘,同時要拒絕為內地生中門大開。加上教育局、教資會等關鍵的管理部門做好把關工作,定下罰則,同時加緊抽查,力保本地大學的質素。

教育政策的設計及實踐,是一個複雜且日新月異的問題,不是三言兩語能夠論及的,唯有是各持分者一同正視問題,從長計議,守護培育下一代的最後一道防線。

 

作者簡介:我思故我在。土生土長香港人,平凡九十後, 忠於自己,每天上山下海找尋世界之最......最適合自己的一塊桑田。平日閒來寫寫文章,解解鬱悶,只為找志同道合的知音。利依平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