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我自己的大學 我成了外來者

2016/11/7 — 10:12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有些感覺不吐不快,但又怕說錯話政治不正確。

昨天參加了香港大學的通識毅行(註),一天走完了整條五十公里的港島徑。我和隊員們都分別參加過幾屆,所以對於路線的長度、肌肉和關節的酸軟情況等,我還是有心理準備的。

沒有準備到的,卻是整天下來和其他隊的主要溝通語言變成了——普。通。話。這是個開放給全校學生的活動,大會甚至鼓勵本地和外地生合併組隊參加,簡介會和當場都使用雙語進行,本來的出發點都很好。

廣告

但當你在山徑間說「excuse me」,換來的是「bù hǎo yì sī」;當你善意地用廣東話指著圖文並茂的指示牌,提醒同學蕉皮和垃圾要分開放,對方卻置若罔聞,最後你反要沒好氣地拋下一句「lā jī,nà biān」;當你氣喘吁吁地到達每一個checkpoint,都只聽見操普通話的同學高談闊論……

甚至在途中遇見為數不少的香港人對我們指指點點,認為我們是來自內地的交換生還是來港參加交流團甚麼的,只因穿著一襲橙衣的參加者中,幾乎沒有哪個不是正說著普通話的。

廣告

你就知道,你在屬於自己的大學中成了異類。說自己的語言沒有用,因為他們不懂;甚至你說英文,他們回答普通話。你多麼想與政治割蓆絕交,好好地當一回只會享樂的青蛙,卻在不知不覺在溫水中被煮熟成發不出聲的少數。

隊員從外國交流返港,不期然吐出一句:回港後覺得操普通話的內地生多了。的確近期的新聞也顯出他們在港大校園的影響愈來愈大。此孰好孰壞,我不願猜測,始終我不想被冠上「歧視」的罪名,但這個情況只會愈發明顯,好補足大學「國際化」的需要。

此刻我忽爾慶幸,醫學院主要都只收會說廣東話的學生。至少眼不見為淨,「暫時來說」,我們的醫學院未失守。

後記:此文並非旨在搧動甚麼反中亂港的情緒,只是一個香港大學生看著屬於自己的地方愈來愈陌生,不由得心生傷感而矣。

註:通識毅行由HKU GE - General Education Unit,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舉行,這篇文章只是我對香港現狀的情感抒發,並不是大會的安排不好啊。請繼續舉辦,下年我還是會參加的 。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