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最痴線的時勢,有最痴線的人,最合理不過

2018/6/1 — 13:24

唐琳玲

唐琳玲

似乎只要社會中出現看似有精神問題的人而傳媒爭相採訪,市民大眾就忘記了其他的新聞而跟著鏡頭走。倫常慘案、氣候變化、公共空間的討論,都沒有同胞來學到法院拍照學習有趣。

最低限度,就從她到法庭觀摩學習的這一點來說,她看上去沒有一般人所想的精神有問題。之所以法庭會成為觀光旅遊的好去處,說穿了旅遊就是要到其他地方去看看你自己沒有的東西,那才算是旅遊。如果內地的同胞們要來到中國香港來觀摩法院運作,那就說明中國的法治要比同樣是中國一部份的香港要稍稍低了一點。

所以來到香港,就要去看看一些中國沒有的。要知道在中國不是只要是一名公民就可以走進法院,很多時候連家屬記者都進不了,香港的法院太寬鬆,建議可以收窄一點和國家看齊。然後以此觀點來看,如果讓人發覺原來中國香港要比中國在法治走得更前,回去那肯定是不得了的。基於這一個原因之下要做一個假身份,就顯得相當合情合理。

廣告

何況其實更值得令人有精神問題的事還多著:土地住屋、貧富懸殊、環境污染、言論自由,香港政府根本沒有一個問題處理得好。在這裡並不是要為種種違法行為戴上光環,但種種社會之上旁人看似是最不正常最離譜的事:佔中、示威、補選,偏偏出現於最不正常最離譜我們現在的香港。

中國沒有完善的法制而來港學習,合理不過;香港市民面對人口老化醫療系統資源短缺,產生種種夫殺病婦父母殺弱智子等等,合理不過;人們無法承受住棺材床位在職貧窮而博入獄或自殺,合理不過;教育制度一邊欺騙學生求學不是求分數而背後計成績講排名減資源裁講師,產生出種種殺友取財或被騙運木雕的學生,合理不過。

廣告

合理還合理,合理不等於正確應有的價值觀。不過你想想,也許在最瘋狂的年代,有最瘋狂的舉措,也真的說得通。 如果時勢都已經那麼不正常,而我們正常地生活和工作對身邊人事毫不關心,產生無力和絕望感而放棄治療,那才真的是有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