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海外倡議減少移民的兩派人士

2019/2/12 — 12:23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kumoma lab, Unsplash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kumoma lab, Unsplash

在海外的已發展國家、地區,主張減少或停止移民的通常都是分兩派人。

第一派人較多是進步思維的學者、專業人士、環保倡議者等人。他們會以研究、數據及仔細的宏觀與微觀分析去看人口增長所衍生的環境、社會設施、經濟可持續性。對這派人來說,移民人數或組成是一個政策問題,並不是要針對任何個別族群。

第二派人較多是右翼民族主義者。他們倡議減少或停止移民時會先「戴頭盔」,說自己不是歧視任何人。不過,他們總是會用很多某些膚色、某些族群背景、說話有某些鄉音的人士作起點,說他們怎樣搶本地人飯碗、他們怎樣濫用或用盡各社區設施、他們怎樣製造罪行、他們怎樣「低質素」,但求勾起群眾反移民的情緒。

廣告

兩派人士的終極目標是一致的,就是要減少或停止移民。不過,第一派人從來不用、甚至會批評第二派人的論述、語調的。為何會這樣?

首先,第一派人知道,公共資源受壓當中見到較多新移民,往往是因為新移民通常經濟能力都偏低(所以在收入較低區的公共設施會較常見到新移民佔多),而不是因為他們的所謂種族特質。他們既然已被納入了國家/地區,資源或空間不足對他們的影響與對所謂「本地人」都是等同。

廣告

第二,無論是所謂新移民或所謂固有本地人,都會有些是濫用設施、亦會有些是因為背後有淒慘故事所以才需要盡用公共資源。如果純因有疑似濫用情況就一刀切把責任完全放在新移民而不是在「孤寒」政權身上,又好像說不通。再者,在職場上,新移民做的工種往往都偏向是一些固有本地人已認為是厭惡性的工作,難以黑白地說是新移民「搶飯碗」。

第三,至少在北美或澳紐,所謂「本地人」絕大多其實自己都是曾幾何時是「新移民」的後裔。在這情況下,要說新移民霸用設施、搶飯碗等,又怎樣說得通?

第四,作為專家、專業人士,第一派人尊重數據與整體客觀證據多於只靠日常生活個人觀感(打個比喻,住在美國中西部的氣候專家不會因為近期該地區史無前例地冷而否定全球暖化的客觀事實)。而在很多已發展地區的數據與客觀證據都偏向顯示,移民數目的確是對環境、社會資源構成壓力的一個因素(否則都不會倡議減少或停止移民吧),但總不是黑白到若減少或停止移民就能解決一切的地步。所以,把新移民妖魔化基本上是沒有意義的。

第五,第一派人知道他們的身分賦予他們一份社會責任。這份社會責任包括尊重客觀事實與其一切的複雜性,及拒絕為求達到目的而挑起社會仇恨情緒。他們知道,大眾如果見到連專家、專業人士都在把矛頭指向某些族群,就只會對社會把醜化、惡待個別族群的行為有「吹雞」效應,把其合理化甚至英雄化。

長話短說,第一派人深深理解,用什麼手段去達到某個目的是重要的,並不是無論是黑貓或白貓、捉到老鼠就是好貓那麼簡單。在公共議題上,用什麼手段、用什麼論述去倡議某個立場都是有長遠後果的。今天靠撕裂來達到的目的,他日這股撕裂只會令達到其他目的更困難、或需要靠更大的撕裂去達到其他目的。

回到香港,究竟各路專家、專業人士在倡議減少或停止移民時(註:減少或停止移民與誰應對此有審批權是兩個議題)有沒有上述海外「第一派人」的智慧與遠見?恕我不客氣,除了像梁啟智等個別例外,我真的未見到。他們若能不淪落到效仿上述「第二派人」,我已經「偷笑」了。

* 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