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職貧窮 磨得窮 — 從工友堅毅身影學懂填詞

2017/1/26 — 15:10

在今時今日的香港,「勞力」是甚麼?

樂施會在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中舉行的「勞力是…… #窮得只剩份工 視覺藝術展」將於明天(周五)結束展覽,討論在職貧窮的問題,當中正是思考勞力是甚麼。由同事隨口唱起的「勞力是無止境」一句歌詞開始,構思展覽的主題曲,我們改編《陀飛輪》的主題曲,填詞成《磨得窮》, 由音樂人徐嘉浩演唱。對於樂施會來說,改歌詞可能是一個新嘗試,但是,用不同渠道不同方式讓大眾看清不公平制度及其衍生的貧窮問題,我卻相信這是樂施會一直以來的重要工作。

磨得窮(「勞力是…… #窮得只剩份工 視覺藝術展」主題曲)

廣告

是次展覽,我們聚焦清潔、保安、和速遞服務,三個最受在職貧窮問題困擾的工種。在展覽籌備過程中,我們先安排藝術家多次落區探訪工友,《磨得窮》歌詞裡描述的,都是他們的寫照。

廣告

我加入樂施會不算久,在和工友交流的過程中,才開始真正明白在職貧窮情況下生活的狀態。他們雖然艱辛,卻十分敬業樂業,盡心工作,然而面對扭曲的制度帶來的剝削,只有無奈。

歌詞中我們也討論「在職貧窮」議題,,例如訴說強積金對沖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

「霎眼又遣散 盲目投資 MPF冲淡」

「還要做對冲 騙我賺了」

亦有是談論外判制度中,因「價低者得」的原因驅使令外判公司為了爭取中標而犠牲前線工友權益,將工友薪金及待遇壓到最低:

「靈魂亦變賣了 中標制度攪笑」

接著就是現時申請綜援的安排,要求長者申請人提交子女簽署的「不供養父母證明書」,俗稱「衰仔紙」:

「唔入衰仔紙 錢又要」

最後也談論到最低工資隔年檢討(即每兩年一檢),水平又追不上生活開支,及其漫長的討論及協商機制:

「人哋工資 都飆升了

仍係攞緊 三二半

計劃了 制定了 諮詢了 談判卻太少 no~

求月薪 基本需要」

是次展覽相關的其中四個倡議項目,也簡單的在歌詞中反映出來(註一)。我本以為任務完成,但是一路讀起來,總覺得需要更多政策背後的人文關懷,才能觸動人心。我們隨後落實了是次「在職貧窮」展覽,集中討論不公平制度下比較顯著的三個工種。我開始研究,三個工種的工友在有關工作崗位可能遇到的情況。

 

保安員:

《磨得窮》MV截圖,參與藝術家侯紹政素描速寫作品

《磨得窮》MV截圖,參與藝術家侯紹政素描速寫作品

不少住宅保安員仍需要十二小時的輪班工作,所以就創作了:

「巡邏在  樓梯間

十二交更 不敢瞓 有電眼

也不要 高脂 高血壓 高蛋白 搏診症 no

就算碰到 伯伯我食飯 人三急不放假

住客任性  沒有耐性 唯獨我望個仔生性」

保安員在別人的(豪華)住宅守護,卻要放下自己的家庭需要。尾句尤其反映保安員對自己抵抗跨代貧窮的期盼。

 

速遞員:

《磨得窮》MV截圖,參與藝術家侯紹政素描速寫作品

《磨得窮》MV截圖,參與藝術家侯紹政素描速寫作品

籌備過程中,我們跟一位患上了工傷的速遞工交流,了解到速遞員高效卻低薪的勞動工作,所以也有了一小段來形容他們的長期身體勞損狀況:

「背負那 千斤一包的重担

長路走 手已震

我派件要特快 唔停得

孭到壞了右半身」

清潔工

《磨得窮》MV截圖,參與藝術家侯紹政素描速寫作品

《磨得窮》MV截圖,參與藝術家侯紹政素描速寫作品

策展人謝至德在展覽籌劃的最早期工友探訪及拍攝中,跟負責公廁清潔逾二十年的的碧華姐碰面,聽到她常被不禮貌的公廁使用者稱呼「廁所婆」,感到義憤難平,謝至德說:「你是廁所長才對!」之後我根據碧華姐的故事及體會,創作了這一段歌詞:

「蟬聯廿年所長

舊舊新鮮 應該臭 已沒臭

我攞掃把 鋼刷 噴劑 水桶 也 不夠

厠所細間 個個也亂射 仍不怎麽客氣

用我時間 換你白眼 成日要『哺』住洗手間」

展覽開幕禮當天,碧華姐特意來到,在台下拿著歌詞,聽著歌者唱出自己工作的心聲,身旁的工友立即認出這是碧華姐的真實寫照。最後,碧華姐走到謝至德的攝影作品前,與攝影師及相中那一位敬業樂業的廁所長合照。碧華姐臉上的笑容,讓我明白了,這是為工友發聲爭取權益及尊嚴的一小步。無論是改編歌詞或者藝術作品的表述,也不及碧華姐及工友們踏出來的身影亮麗。這更加提醒我們,願景無窮,樂施會前方還有更多里路。

 

更多內容請見:

http://www.oxfam.org.hk/tc/povertyfulltime.aspx.

https://www.facebook.com/oxfamhongkong/

 

註一:「勞力是…… #窮得只剩份工 視覺藝術展」的樂施會倡議項目

莊國棟 | 樂施會教育幹事,於2016年5月加入樂施會,隨即參與「勞力是…… #窮得只剩份工 視覺藝術展」的行政工作。育有一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