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鱷魚潭中游泳:社工在現實中堅持理想

2016/7/14 — 17:30

《給社工老師的信》封面

《給社工老師的信》封面

作為一位前任社工老師,看完「給社工老師的信」後,有點老懷安慰之餘,也有受寵若驚之感。同工對社工老師十分客氣,讚賞的多,批評的少。大家很肯定老師在社工教育的重要。在同工眼中,社工老師最重要是能以身作則的身教,而不是強大的研究能力和高深的學問。社工老師要和學生打成一片、陪伴學生成長、尊重學生的多元性、不硬將自己的想法加諸他們身上,便能達到教育學生的理想目標。要讓學生透過經驗或經歷作出摸索、反思及學習,而不是單向的傳授和灌輸,才可具體內化社會工作的價值觀和原刖。說到底,社會工作教育很大程度上是價值觀的內省及培育,是需要老師身體力行,花時間走進社區,和學生相處,一同反思,才令他們有所領會。

不過,當面對現實的場景時,同工便能指出學院培訓的不足,譬如面對複雜多變的世界,學院對宏觀的社會政策、地區政治動力及社區工作的涉獵和涵蓋,顯然並不足夠。有同工也覺得社工老師太理想化及陳義太高,在現實的限制下很難實踐,譬如現時服務講求量化及物有所值,若要做到與服務使用者同行,以致為弱勢者倡導權益發聲等並不容易。學院講的是一套,但行業做的卻是叧一套。有時連學院老師自己也自身難保,在面對市場化、工廠化及競爭排名的壓力下,有多少位老師仍可以身體力行,長時間去引導學生成長?

近年,我很喜歡白向人介紹Bob Mullaly的想法,他提出社會工作在面對專業化的方向時,應保持其應有的社會良心(social conscience) ,但主流的社會工作,只能反映及延續主流的社會價值觀和秩序,如將壓迫性的社會結構淡化,及不平等的權力關係隱沒。社會工作要促進社會轉變(social transformation),包括改變社會結構制度及市民的社會意識,才可保持其社會良心。

廣告

促進社會轉變是每位社工應有的理想願景。但單靠社會工作,社會轉變是不會實現,但Mullaly強調,社會工作可為社會轉變作出貢獻,如在日常生活遇到壓廹及不公義對待時,我們可在不同崗位作出抵抗,從而削弱壓廹的力量。我們身處的機構便是很好的反抗場所,福利機構因仍要顧及其社會形象,有時也會妥協和讓步。他比喻我們是在官僚架構內作遊擊隊,亦像棲身在一隻猛獸的懷中(in the belly of the beast),有時也要像聖經所說的靈巧像蛇(by being smart),Mullaly提出一糸列既可彰顯服務使用者權益,為長遠社會轉變作貢獻,亦可在機構生存的策略:

1)不要和管理階層對歭,可在職員會議及督導會議上提問,並作出建設性提議,不作人身攻擊和指控,不可將對方迫向死角,要留有餘地。提問也要找尋合適的時機,不是逢每次會議也作出質疑。

2)將服務使用者轉介至另類非主流的小組和組織,因主流服務未必容得下有社會改革的思維。

3)要求多一些集體督導、同儕分享和集體決策的權力。

4)派發單張給服務使用者,讓他們知道應享的權利,並強化他們認識使用資源的渠道及其可及性。

5)在機構內要盡力爭取一個民主和平等的關係。

6)與志同道合者走在一起,多採用集體的方法和行動,也可透過工會及所屬專業團體去行事。

7)要有現實的期望,譬如改變不可一蹴而就,需要一段時間才可成功,但值得花時間去追隨。

廣告

Bob Mullaly進一步說我們就像在鱷魚潭中游泳,一方面要做好本份,完成日常的事工;叧一方面也要堅持理想,伺機作出改變。同工因在機構提出變革而遭解僱的風險,並非想像般嚴重,因機構也要顧及民主、平等及公義等普世價值。不過,同工要先做好本份,令機構覺得他有存在價值,切忌單獨冒險做出烈士般式的行動。Mullaly最吸引我之處,是他指出參與集體行動去改變社會,是經常遇到挫折、氣餒和痛苦的時候,但為何還要堅持呢?原來是一種在艱難中仍有人一齊同行及同志的感覺(comradeship) 。人若不堅持下去,便會失去人文性(humanity) ,而人也因此很難和自己交代。社工作為一個有良知的人,也要在日常生活中,知行合一,活出信念,為社會改變作出貢獻及努力。

Mullaly在總結中提出社工要具備五大原素:

1)有政治分析能力,可分辨社會問題的成因和影響。

2)有人文性的遠像和視野去指引前路。

3)有知識及技巧,讓我們在機構內及外進行工作和改變。

4)個人生活實踐,和自己的政治社會價值觀要一致。

5)有委身及投入的精神,才可為社會改變的艱難任務作出貢獻。

Mullaly最後提醒我們,社會工作不是一個理論,也不是一種技巧或實務介入模式,而是一種生活方式和態度。若果同工能掌握此種精神,曰常現實的問題便較容易面對。當然,堅持初衷理想,也要耐心等待。最近看劉進圖引述盧雲神父的想法,他說對於有信仰有盼望的人來說,等候不是被動地什麼都不做,把人生的一切責任、成敗、得失、統統推給上帝或命運,而是積極地參與、創造、分享、等候上帝實現祂應許給我們的美善和愛。劉進圖提醒我們,改變是漫長的,需要有等待的心。

最後我想用周保松於2011年1月發表「走進生命的學問」作結,他說:

「既然我們只能活一次,我們就應該認真對待自己認真對待價值,並盡可能要求自己依信念而活。我們不是在世界之外,而是在世界之中。我們改變,世界就會跟着改變。我們快樂,世界就少一分苦;我們做了對的事,世界就少一分惡;我們幫了一個人,世界就少一分不幸;我們站起來,那堵看似堅不可摧的高牆就少一分力量。」

「.………但什麼是改變呢?當然,我們不必要求自己隨時犧牲小我完成大我,那是不必要的嚴苛;我們也不應期望僅憑一人之力便可於旦夕之間搖動體制,那是過度的自負。但我們可以改變自己,改變我們的信念和行動。因為我們在世界之中,只要我們做對的事,過好的生活,世界就會不同。這包括活得真誠正直,尊重自己尊重他人, 拒絕謊言拒絕墮落,關心身邊的人,珍惜美好的事物,參與公共事務。當愈來愈多人以這樣的方式生活,愈來愈多人見到這種生活的好,新的文化就會形成,公民社會就有生機,舊的不合理的制度就有崩塌的可能。退一萬步,即使這一切都沒發生,我們自己還是改變了──我們活出了自己想過同時值得過的人生。」

每次重閱周保松這段文字也十分感動,你又有沒有想過怎麼樣的人生?

 

 

參考書目:

Mullaly, Bob (2007). The new structural social work. Ontario: OUP

文章原刋於溫玉鏗等編(2016)<<給社工老師的信>>香港:策馬文創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