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地獄遊記:為比你不幸的人使用你的生命

2016/2/26 — 21:15

【文:李家麟】

在這個天橋下替街坊看病,也快兩年了。從第一年點算過約有80多人居住,到今天已超過120人。

我不會問,我們的城市怎麼了。
只問自己,我想這城市是怎樣。
活了幾十年,任性的方丈作風幾乎沒有改變過:想怎樣,就怎樣。

廣告

想他們少點痛苦,就去治病;
想他們有溫飽,就帶食物、代買飯、送上飯券;
想他們有希望,就帶上希望;
想社會怎樣,自己就去做,不必怨恨,也不要自視過高。
做好自己當下可以做好的。

吸毒而爛掉的腳,這些日子可是家常便飯。
食肉菌感染植皮後加上濫藥的後遺症,叔叔的難受可想而知。
他走不得遠路,不能天天到醫院或健康院洗傷口,竟然只用紙巾膠紙馬虎封住。
真是[血膿瘀水],應有盡有。打開一塌糊塗的膠紙,腥臭撲鼻。
一個個傷口,大大小小深深淺淺,都是植皮和化學藥物影響了循環而潰爛。
在場的朋友問,怎麼辦?
我說,沒有怎麼辦,就是硬著頭皮幹,幹!(當時真的這麼說,聽得懂的都笑了。)

廣告

感謝一位中醫皮膚聖手的指導,讓我處理這些傷口也有個底,從清洗、清除異物腐肉、敷藥包紮,明白了原理,仔細謹慎的一步步來。也感謝她調製的藥水,對傷口的癒合有靈效。

有幾個傷口,真皮層都沒有了,刮開腐肉就是筋膜。
從頭到尾,不下大半個鐘,包好,呼口氣,再替他處方內服中藥。
只望他下次乖乖的來覆診。

多感激願意分享金錢的善長、分享時間的醫師、義工、司機、同學、行家。
順道賣個廣告,以上感激的種種崗位,各位有意成為一分子,隨時歡迎。

然後,再來一位重病的姨姨,她說最近的晚上,連麥記也滿座,想做麥難民也困難重重。
加上對政府、安老院舍、醫院都充滿戒心和疑慮,她甚麼都沒有,只拾荒為生。

然後,再來一個五十多歲的落泊叔叔,跟他相識快兩年,他說,感到身體快走到盡頭,雙腳快走不到路、氣也回不過來。生活中更處處難堪,財政感情家庭健康全都一團糟。

一肚的苦水,就讓他發泄一下,陪他坐到凌晨一點。
怨氣像海嘯,王鳳儀老先生就說過,怨別人的,命一定不好。
找別人的好處,認自己的不是,才是養性修命的道。
靜靜的聽他說,排解他的怨氣。
我能做的,就是叫自己定住心,打開自己的空間,借他一個更大的空間讓他在裡面呼吸一下。

也好,走到這個田地,終於老老實實地說願意上院舍。
感謝榕光社這個老伙伴,我可以放心把資料交給他們,他們總是好好的為地獄中的苦朋友安排生活。

今晚算是兩年來數一數二沉重的晚上。
由衷地想說請每一位有緣看到這裡的朋友也考慮這個人生的選擇:

【為比你不幸的人使用你的生命,或多或少。】


#方丈地獄遊記
#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
#牛虱又開工


原標題為〈地獄遊記〉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