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坐高鐵

2018/12/27 — 17:15

資料圖片:高鐵動感號車廂

資料圖片:高鐵動感號車廂

毛主席教訓我們,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因此,剛剛過去的長週末,我應朋友邀請,坐高鐵到「大灣區」內的江門去也!

首先從買票說起。48分鐘直達廣州(南),是開你玩笑的,一天只有一兩班,我於是只能坐一個小時的班次,二等座260多港元,如果要坐得像旅遊巴舒服的話,要360多港元的一等座了,坐旅遊巴的話,好像150港元左右,九廣直通車200多。

我從MTR的網站買票,算是方便,但攞票就一肚氣了。跟歐美的火車不同,你不能自己把票打印出來,你要去車站攞票。我深明九七以後各方面的「磨合期」也特別長,因此提早一日去,到了,才知道從不同的地方訂的票,要從不同的地方去攞。

廣告

我一開始給地鐵職員點了去排一個名叫「內地車票」的人龍。我一看已覺得奇怪,什麼叫「內地車票」? 高鐵不是去內地,難道去新界抑或加拿大?排了十分鐘,追問之下,原來「內地車票」是指從大陸買的票,我從香港MTR的,要到另一條。

不應該融合的政治法律文化,特府樂於融合,這種應該融合的商業安排,卻還是一國兩制,而且通車兩個月了,地鐵職員還是搞不清楚,真要命。還有,個別職員態度欠佳,跟我從前認識那些大都客客氣氣的不一樣了,他們大概應付大陸乘客太多,因此態度也融合了。

廣告

到過關了。撇開法律問題,一地兩檢的確有方便之處,但還是大有大開眼界之地,打尖就不用說了,負責金屬探測的港方人員,嚇了我一跳,態度跟機場的差一截也算了,搞定之時,竟然用手背拍我膊頭,示意我向前走。

我坐了N次飛機,那些保安盡可能也不會碰乘客的身體,為什麼高鐵的那麼「熱情」? 回程時我在廣州南站終於明白了,這是大陸的文化,不拍不行,那又是「融合」了。

西九車站細得離奇,候車大堂沒有位坐也算了,路軌少得可憐,標準的16卡月台,現時只有6個,怪不得班次有限,尤其是遠程到北京上海的,一天頂多只能一兩班。如果不是堅持要在西九起,而在地方比較大的錦田起,車站的效用是不是也會大得多? 這個要請教工程界朋友。

當然,在沒有行李托運跟價格不低的前提下,就算班次夠,都不可能有很多人坐遠程了。因此,這個高鐵只能是區域快線,什麼打通全國,基本上是宣傳技倆而已。

OK,到了廣州南站。我早已在大陸的網站買了城際火車到江門旁邊的新會,但實名制嘛,當然不能自己把票印出來,我又沒有大陸身份証,結果又要排20分鐘的隊,才攞得到票,距離開車只有5分鐘不到,於是我像走難般狂奔,總算上了車。我至今仍然不敢相信我真的趕得上。

還好,車子本身還挺舒服乾淨的,一個鐘後,到了新會,再坐朋友車入江門。江門是三線級城市,當然不能夠跟上海杭州之類的直接比較,但以三線級城市來說,算是不錯了,公路街道整齊乾淨,大部份的房屋也挺漂亮,不少商場超市餐廳水準絕對跟香港有得揮。

當中令我印象最深的,是五邑華僑博物館。那裡介紹的,是清末民初被賣豬仔到美加澳馬的華工的血淚史跟發跡史,是用心之作,明顯有不少華僑參與,內容豐富,而且以大陸標準來說,算挺公允的,連國民政府抗日的事跡也清楚的說出來。

實不相瞞,我爺爺是開平人,當年也曾經飄洋到美國搵食,當然特別有親切感。

此行還有點觀察,第一,不少商店商品搶著用正體字,有時不單是名號,連整個封面招牌也用。看來,文字跟語言的確有自己的生命,我在想,如果不是面子問題,北京可能早已從新使用正體字。同樣,廣東話電視電台處處,不要說香港,就連廣東省,滅粵在可見將來也不可能了。

第二,是整個市面真的淡了,不知還會淡到什麼地步。

第三,政治宣傳的標語比之前多了很多。

回程時沒有坐城際火車,而是坐白牌車直接到廣州南,途中,不得了,空氣差得離譜,連本來對空氣質素沒有太大反應的我,也喉嚨痛了起來。

回到廣州南站,又是人山人海,所謂的「安檢」,真的是為搞而搞,負責金屬掃瞄的,是怎樣看也毫不專業的小妹妹,X光機更不知有沒有人看,為了門面,卻要所有人大排長龍。

好戲在後頭,回到香港了,連大陸的出境關卡也過了,行李卻還要過X光機,而且只得一部機。為什麼?都要離開大陸了,還怕什麼?偷運國寶出境?

更有趣的是,背包不用過X光機,行李箱卻要,是什麼道理?而且X光機根本沒有人在旁,是不是真的有人看,是個大疑問,結果,一大堆人不知為了什麼大排長龍,但卻只有港人有怨言。看來,排隊真的是大陸文化中自然不過的一件事。

總括來說,我不會說高鐵沒有用,但這條區域快線的成本效益嘛,頂多只有特府當年吹噓的三、四成左右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