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執橙的爭議:貧窮才是真相

2016/5/15 — 11:33

5月14日油麻地車禍現場,遺下多箱鮮橙,其後遭街坊撿拾。 (無綫新聞截圖)

5月14日油麻地車禍現場,遺下多箱鮮橙,其後遭街坊撿拾。 (無綫新聞截圖)

最近有一位七十六歲的果搬運工人不幸被私家車撞死,現場滿地是橙。此時,有街坊上前拾橙,即使有記者告知街坊發生了車禍,但大部分人未有理會。這場面固然心寒,有人已開始指這是中港融合的惡果和新移民的劣行。這種仇恨和偏見蒙蔽了人的雙眼,看不到實相。

先不論街坊是否新移民還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我假設所有執橙的街坊都是新移民,那麼請問一位富有的、來自大陸的新移民會否這樣做?我想任何一位生活過得去的人,都不會這樣出賣自己的尊嚴。不能否認的是,這類事件在大陸屢見不鮮,做這些事的人都有一個共同點,不是中國人的身份,而是貧窮,來自小康家庭的中國人極不可能會這樣做。

這些事又是否大陸獨有?事實上,很多窮國家都常常發生同類事件。這些劣行,是來自環境和人性的弱點,而非赤化。在法國經典小說《悲慘世界》中有兩個角色,Thénardier夫婦。他們行為卑劣,偷呃拐騙。學生起義失敗後,這兩夫婦還偷屍體的財物,這種劣行之惡,比這次執橙更過之而無不及。電影《七武士》中,農民偷了戰死武士的武器,在武士眼中,是極不光榮之事。Thénardier夫婦和農民在今天的部分香港人眼中,都是來自大陸的蝗蟲。不過,雨果和黑澤明描寫這類人物,因為法國和日本都出現這類人,而且他們都知道貧窮使人愚昧。。

廣告

這類人很值得同情,他們受貪欲所惑,只是為不值錢的橙出賣尊嚴。在我生活的環境,周圍都是這類人,他們之中,有新移民和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他們很多人被貪慾控制,沒有自主思考,也不懂尊嚴為何物。他們被貧窮訓練得像一隻畜牲,見到有著數就衝前,就像金魚見到食物就撲前,身體被原始的欲望驅使,兩者的原理是一樣的。

若果有指責是大陸文化入侵、赤化和新移民,那麼這些人未曾見過真正的貧窮。不幸地,香港這麼發達,竟有那麼多窮人。更不幸地,這類為數不少的人被社會標籤成懶惰的新移民、蝗蟲和社會的寄生蟲,原因純粹是窮人做了那些生活優越的人看不慣的事。若果將人的劣行,全都推到新移民和赤化上,只是一個簡單的、經不起推敲的答案,但這答案令他們的生活好過些,自己的責任減輕了,良心也過去,卻不知道九七前後,香港每天都發生這些事,但眼不見為淨嘛。

廣告

真正的反赤化,是應針對公權力的運用,而非小市民。例如,張德江來到香港,香港政府拍馬屁拍到出面,大陸和香港的權貴越來越有特權,這確是大陸的作風。以前有一位大學同學跟我說,曾參加了學校的大陸交流團,當地的官接待他們。那個官竟然封了馬路,並由警察帶路,接載他們。赤化的本質,是權力的腐化,這便是香港與大陸本質和傳統上的分別。反赤化,就是反特權、反權力崇拜、反大陸的政治制度和手法入侵香港。

我不是贊同今次拾橙的行為和其他劣行,也不是要大家包容,只是望大家思考時想深一層,不要被偏見、憤怒、愚昧蒙蔽自己。不管你的政治理念是何,但偏見絕是不解決之道。

 

(原文刊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