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基督徒學生運動,何去何從﹖

2016/7/18 — 10:22

【文:陳可樂 (SCMHK 執行幹事)】

這一年來,有幸與SCMHK執委一同打拼,我也經歷了不少成長。 對於基督徒學生運動,應該如何走下去呢﹖我希望趁這空間,以幾篇文章重新為運動定位。

我是在2015年9月擔任SCMHK執行幹事的。在此之前,我已有在NGO擔任執委、競選經理以及營運文化團體的經驗。但在我上任的時候,我仍驚覺世界變化之快。我作為一個畢業沒幾年的年輕人,也差點追不上了。其中一個我必須面對的改變,是原來世界已經不需要我份工。

廣告

運動已經不需要幹事

我的職位,屬行政及組織者的性質,傳統上是維持機構的營運。以往來說,就是入院校開小組,組織學生,舉辦查經祈禱聚會,響應其他民間團體的活動,聯署聲明等等。不單香港,基本上台灣和韓國的SCM都是如此運作。以往學生要關心社會推動改變,總要參加一些社團。SCMHK當然就是基督徒學生(神學院學生及平信徒)的選擇。然而,這是一個任何學生都可以另立旗幟的時代,在面書上開設專頁即可以參與社運,推動自己的議題。在整個學生運動去中心化的潮流底下,一個運籌帷幄的角色已變得可有可無。我作為一個機構營運者,反而顯得被行政工作綁住,失去了靈活性以及回應時勢的速度。因此,執委會在商討後,便決定今屆首要工作,是重新創造運動模式與組織結構,以發揮SCMHK的價值。今時今日,學生要求的是平等參與,共工共筆。所以我作為幹事,也只是幫助同學們一起JAM,一起幹。

廣告

萬象更新,世界變,運動也在變

本年執委會以颸風為名,象徵改革更新。因此我想分享,我眼中今日的學生與我當年參與SCMHK時的學生間之分別。我是在七年前,即是2010年大學二年班時參與SCM的。當年的SCM參與的同學,不少都經歷信仰危機。有的是因為教會的牧養與大學生的見識格格不入,有的是因為在性/別議題上受到壓迫,有的是因為教會參與維穩,而感到失望孤單。這些同學們(包括我)在信仰上都是滿身傷痕,往往對自己的信仰產生好大的質疑,一般要用上一兩年時間來療傷。而也因為如此,當同學已經可以獨當一面的時候,也即將要畢業。SCM的環境提供了一個安全的空間讓信徒暢所欲言,在靈性中自由地成長,然而也一直青黃不接。幸好一屆一屆地接下來,總能保住雞頭。

這一年來,以SCMHK執行幹事身份接觸的學生,與當年的自己身份互換了。 現屆學生給予我的感覺是,他們比我更懂得面對信仰上的疑難,以及自行找尋資訊去解決這些疑難。隨著各地基督徒學生的努力,往日令我們傷痕纍纍的地方,今日的學生似乎已不覺是一回事。在進入SCMHK前,身處保守教會中的學生大多是直接過一種雙重生活。即是,信仰的世界是一回事,但現實中各種實踐,則是完全的地割離。也因此,他們會覺得教會的生活,與自己日常的生活無關。而參與SCMHK後,就會嘗試把信仰與實踐連結起來。

我想SCMHK的角色,大概是催化劑。我們十分重視經驗,有時實踐神學產生矛盾,未必就是要改變實踐,反而是可以改變神學。在這個掙扎的過程中,我們便開拓了對信仰的想像,也為神學帶進了新的養份。現在由於資訊科技發達,我們在查經時可馬上搜尋到經文的背景,或者可以找到更多詮釋的方法,所以今日的學生並不易被教牧愚弄。

此外,本屆的理科同學參與能見度很高。不單止執委會主席是自醫學院老年學系畢業,參與同學之中,就有修讀工程、數學、化學、電腦、中醫的。這與以往主要為社會科學、社工、政治等的印象相去甚遠。 如前述,實踐會改變神學,我們期望未來有更多有關科技與科學的神學反思,而且也希望把科技帶進運動之中,因為科技亦渴望公義。 想起上一年某些福音派同工仍以性的污名來抹黑SCMHK,以為攻擊我們在性/別運動上的努力便可在教內孤立我們,誰不知我們在議題上早已延伸得更廣亦更深。面對鼠目寸光,只好失笑。

青年向下流持續,絕處逢生

另一個覺悟,是原來今日的大學生,比起我當年,更加忙。他們除了兼職、讀書以外,還有實習,也有各式各樣由學校安排的通識活動。他們可供自己動用的時間,例如用來參與社會運動的時間,似乎更加少了。

而且,他們面對的未來也更灰暗。WSCF以及SCMHK一直相信大學生是改變社會的力量,但現今大學生解決自身問題已經應接不暇,而且可動用的社會資源更加匱乏。以往,大學生畢業後仍可以月捐回饋運動。而現今大學生起薪點不升反降,而且畢業頭幾年在極差的待遇下打拼,卻是升遷無望。加上要還學債,能在畢業後持續地回饋運動的,寥寥無幾。大學生連自己的未來也難以掌握,又談何改變世界的未來﹖

哪裡有壓迫,哪裡有反抗。在經歷雨傘運動之後,我留意到身處逆境的學生,更有意識要改變社會既有秩序。尤其是經歷副學士階段的學生,他們似乎更能理解他人的苦難,亦更積極介入,透過行動改變。綜合以上,我認為基督徒學生運動仍是充滿希望。雖然運動的回饋與資源減少,對職員來說是壞消息,但學生自發的參與和行動卻是十分興旺啊。以見證天國行在人間的使命看來,應該要開心才是。

基督徒學生運動的未來

這是變化急速的時代,任何對未來判斷,大概過三個月就開始失效,過半年再看便覺荒謬可笑。但我們仍需定立目標,而且必須以滾動式調整策略。今年有個很深刻的小事,就是有一些朋友問及SCMHK是不是近幾年新創立的組織。當我表示SCMHK是有過半世紀歷史的老牌組織,而WSCF更是過百年歷史時,他們都嚇一跳。 這事情令我欣慰,因為SCMHK一直以學生主導以及與時並進為特色,所以令人不感到有強烈的「傳統」反而是值得慶幸。(當然認識歷史也很重要,另文再述)

我認為未來的基督徒學生運動,將會是更匿名的。與傳統團契或學生組織的親密互動不同,新世代的基督徒學生運動者將更懂得保護自己的私隱。另外是,基督徒學生也會準備好與大量陌生人合作,以群眾外包,拆件共工的方式與他人合作。

此外,傳統的聯署聲明雖然仍然存在,但會大幅減少。取而代之的是創造型的運動策略,以密集式的時段進行跨領域合作,而且以建造一個新的項目為目標。

最後是隨著一些過往推動的議題主流化(例如性別公義、同志平權等),SCMHK應會進一步開拓更邊緣弱勢的議題,以祈帶領教會繼續向前行。畢竟,不怕孤立,才可獨立。在基督徒學生運動亦如是。

以上的猜測,是否準備確,應該在我任期之內便有分曉。 如果你對SCMHK的未來也有看法的話,歡迎PM我們,或email: [email protected] / whatsapp: 91710310 告訴我們喔!

 

香港基督徒學生運動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