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基督徒的快樂成了慣性收視

2016/1/26 — 20:56

圖片為 Paul Gauguin - "Le Christ jaune (The Yellow Christ)", 1889

圖片為 Paul Gauguin - "Le Christ jaune (The Yellow Christ)", 1889

「基督徒」與「快樂」就好像「嘟嘟姐」與「台慶」一樣,已經成為一對永不分離的組合。因此,基督徒的快樂成了一種慣性收視——明明不快樂也要勉強快樂下去,或者對於自己的不快樂感到很挫敗,或者接受不了非基督徒的快樂,認定他們的快樂是屬世的、短暫的、紙醉金迷的快樂。對於這種想法,公道一點說:

1. 有的基督徒不快樂。
2. 有的非基督徒不快樂。
3. 有的基督徒真的很快樂。
4. 有的非基督徒也真的很快樂。

不過,近年社會開始對「不快樂」作平反。電影《玩轉腦朋友》(Inside out)上影以後,出乎意料之外,第二主角阿愁(sadness)竟然比主角阿樂(Joy)更受歡迎。為甚麼?無他,相比阿樂過分正面的快樂,阿愁的不快樂反而讓人產生共鳴。這是電影強烈的信息:不快樂其實是合法的、正面的、有需要的。當然,不是甚麼憂愁都是健康的,正如不是甚麼快樂都是健康的一樣。

廣告

當然,信耶穌使人快樂——這句話是真實的,最少這是我的信主經歷。不過,我要說,不是所有基督徒的快樂都是合理的。心靈書籍(Self-Help Book)都說「快樂是一種選擇」。於是,有些基督徒「選擇」了快樂,並且避免了不快樂。如此,他們的快樂變成了一種膚淺的生活取向,一種沒有深度的信仰滿足。我要說,這樣的基督徒是快樂的——幸福音的快樂,源於對生命與世界作出無知的信仰約化。但是,別忘記,快樂其實不是基督徒的生命目標——快樂作為聖靈果子其中一種只是我們為主而活的生命質素。

從上帝而來的快樂總是付着代價的。或者應該說,真正的基督徒快樂其實沒有想像中那麼容易隨手可得。如果我們每人都背着一個十字架,那麼,真正從上帝而來的快樂,其實就無可避免地夾雜着許多不快樂。教會講壇常常傳頌保羅坐在監牢裡也能大大喜樂——其實整個邏輯倒轉了——不是保羅在監牢仍然可以快樂,而是他的快樂本來就是源自導致他坐監的生命選擇。因此,有一種快樂叫背十字架。十字架其實是不快樂的,也不可能全程快樂。我想,當耶穌背着十架在維亞多勒羅沙的受苦之路走着,古利奈人西門突然跑出來為耶穌背了一會兒十字架,那一刻,耶穌的心裡是快樂的。不過,整條十架道路卻必然充斥許多痛苦與不快樂。我認為,這大概就是基督徒快樂的本質。

廣告

沒有受苦,就沒有快樂。
沒有深度,就沒有屬天的快樂。
沒有付出,就不是真正基督徒的快樂。

你今天很痛苦、不快樂嗎?可能是你屬靈生命出現問題,也有可能是你選擇了跟隨基督。

 

(原載於《時代論壇》時代.粉紅專欄;神學是粉紅色的秋 theologia autumnitas rosea est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