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基督教須排斥先驗概念嗎?再回端木皚君

2015/10/5 — 12:15

閱畢端木皚對我前文回應,心裡有點作難。原因之一,除非在學界內,任何問題討論一旦變得冗長起來,通常便沒有人會願意再讀下去。[1]即使有人會讀,他們的解讀多會是「明白了,他們各持己見」,不再嘗試判斷對錯真偽,這令回應變得幾乎毫無意義。另一個原因是,端木皚的回應反映出他不明白我在說甚麼[2],那麼我沒必要重複了吧。不過,由於我還是認為這類不恰當想法在信徒中間挺流行,而他表述裡的宗教用語亦為信徒所熟悉,容易令信徒讀者把不合理的觀點當為合理,所以提筆回應。本文分五節,每節以一個問題開始:(一)為何有兩種先驗概念?(二)為何要排斥先驗概念?(三)有可能排斥先驗概念嗎?(四)拒絕先驗概概念的神學原則能逃避自我指涉困難嗎?(五)因為人類墮落,所以非特殊啟示的知識全都沒地位?

一,為何有兩種先驗概念?

端君認為我們其實可以談上帝「全能」和「全善」這類在基督教歷史傳統裡出現過、在哲學裡慣常稱為「先驗概念」的東西,但他卻堅持只應該用「我們對上帝在歷史中啟示」來理解之,不應用任何別的方式,包括邏輯推理。他舉「全能」為例,認為「上帝的能力必須以祂在十架 – 一般人理解為軟弱的標記 – 的作為去理解」,並且要「直至這些概念不再是「先驗」概念」。但他又容許人們繼續稱此為「先驗」,只是他講的「先驗」更豐富更實在。

廣告

這裡的觀念太混亂了,令我感到挺無奈。假如我們對上帝能力的理解只侷限於上帝在歷史中的啟示,我們便不可能得出「全能」這概念。首先,聖經沒有關於「全能」的具定義效果的全稱命題式表達,任何在那啟示裡有講過的「上帝能夠做到……」,皆為上帝可以做到這事那事而已。這樣子是無法證明牽涉各種可能性的「全能」概念的,因此不能稱為「先驗」。這本是很簡單的道理。[3]他仍稱此為「全能」,變相取巧,或無意地更換定義,令對話難以進行下去。他說「全能」這個我指出本屬基督教傳統一部份的先驗概念其實有一個所謂的 “their a priori counterparts” ,又稱後者更為「豐富」和「實在」,只是錯誤理解何謂「先驗」的後果。

他竟然會說有另一種「先驗」,似乎他誤把「先驗」的意思當為「任何篤信自己信念系統的人皆不應懷疑的出發點」[4]。但「先驗」這概念在思想史裡由來已久,絕不宜隨便改換。我在前文註5本已經提供了「先驗」的哲學辭典解釋,那裡還有大量句例說明甚麼是先驗句子,或許端君要認真參考一下。讓我把其中一些例子譯為中文給各位看:

廣告

沒有物件能同時既是完全紅色又是完全綠色。
如果甲高過乙,乙又高過丙,甲便高過丙。
房屋就是一個可以居住的地方。
如果您知道一個命題,您就是相信那命題和認為那命題為真。
為了娛樂而虐待一個人,是道德上錯誤的。

可見先驗命題並不是甚麼神祕或抽象的東西[5],就如我在前文所定義的:先驗命題的意思是,那命題之真偽及其理據並不由經驗斷定,例如「圓形沒有角」這命題是先驗的,單憑其概念和定義,我們已有足夠理據斷定其真偽。[6]如果不更改這定義,端君又不想自打嘴巴的話,他應該乾脆拒絕大量或甚至全部先驗命題,包括「上帝是全能的、全善的」。但當然,我前文所說的本是「成為今天教會傳統一部份的著名神學家聖安瑟倫」的觀點,他又未必想明明地跟這個傳統對著幹。[7]

二,為何要排斥先驗概念?

其實在前文我已說得很清楚,有關上帝的言說有先驗的內容也有不先驗的內容,這本來已充份地解釋了端君最初的不滿(只用先驗概念來講論上帝是不對的),但同時指出我們不應因此把任何先驗的東西都排除掉。並且,論內容「豐富」,既有先驗內容又有後驗內容的上帝描述,理應比缺乏先驗內容的更加豐富吧。可惜的是,端君雖然聲稱沒有受過神哲正規訓練[8],但卻莫名其妙地自信十足地堅持,任何與上帝有關的言說皆必須從上帝在歷史裡的啟示來理解,若幸運地可以理解到的(例如某種意義下的「上帝真的大有能力啊,祂能使耶穌復活!」「上帝的大能真厲害,竟然是透過十字架來改變世界!」),神學容許我們保留,若不幸地難以理解的(例如用哲學語言表達的「全能」),則必須揚棄,否則就是一種神學錯誤。

這會是一種怎樣的神學錯誤?他沒有清楚交代,比較有文本根據和義理關連的,應該是他認為那暗示了信心要「接受理性的驗證」,所以是錯誤的。然而,為甚麼承認人類有一些邏輯和先驗概念可以定義「全能」,就是暗示信心要「接受理性的驗證」?認真讀我前文的人不難看到,我已提出,談論上帝,有先驗的內容也有不先驗的內容。承認了人類有一些邏輯和先驗概念可以定義「全能」,並不涵衍獲得一切有關上帝的知識,於是便不會必然出現信心要「接受理性的驗證」的後果。[9]這是十分顯淺的道理!不是凡有一些概念可以經由上帝歷史中的啟示以外的途徑來獲得的,就會對上帝歷史中的啟示構成威脅,會競爭起來。這點,其實我寫前文時也預料過,所以我提到這類競爭的想法不是道理使然,只是文化歷史裡的偶然。但端君全完漠視了。

另外,論到啟示,端君所指的,顯然是神哲裡講的特殊啟示(special revelation),關乎聖經裡耶穌基督的救贖計劃和上帝與人類的個別接觸(例如祂與亞伯拉罕的交往)。然而,對神學有基本認識的朋友應該也聽過,特殊啟示以外還有普遍啟示(general revelation),例如《詩篇》「諸天述說神的榮耀」一句所反映的,人類藉由觀看天地也有可能感受到由上帝而來的一些信息。《羅馬書》一章更說人可以透過受造的天地明明可知上帝的永能和神性,即人可以透過不是聖經特殊啟示的途徑對神性(全能是神性之一)有所認識。[10][11]這個使徒保羅認可和沒有排斥的認識途徑卻被端君以「神學」理由拒絕,他認為這要不斷被特殊啟示的內容取替到「直至這些概念不再是「先驗」概念」,否則就是犯了某種嚴重神學錯誤似的。我們實在要反問,究竟端君這種排他性極強的神學有多少聖經基礎和基督教二千年傳統的基礎?

三,有可能排斥先驗概念嗎?

很同情地重構和理解,端君無意推翻整個先驗知識的類別,他只是想說它在神學上無關宏旨,須去之而後快,若可被特殊啟示的內容取替,則必須取替之。我在上節說明他毋須這樣想,因為他最著緊的「信心要接受理性驗證」擔憂並不成立。但就讓我們退一萬步,假定那是成立的,我們還須明白原來先驗概念是無法被取替,無法在人類思考中被剔除的。

原因是,世上沒有一種純然後驗的知識。我們用來認識事物的時空觀念、因果觀念等已經是先驗概念,而我們對物質世界的理解(或假設)如「凡物體必須在時空裡存在」、「凡不必然的事必有其原因」也是先驗的。同時,我們亦需要理解不同概念裡的內容及其邏輯關係,才能理解經驗世界──包括被端君稱為「後驗」的上帝在歷史裡的啟示──及對其作出論述。舉例說,那個上帝在歷史中的啟示裡有一部份說,世人都犯了罪(1),虧缺了上帝的榮耀(2),為此耶穌基督要來救贖世人(3),由於耶穌基督是上帝之子(4),可見上帝多麼愛世人(5)。這幾句之間有一些邏輯關係,包括, (1)-(4)可以推論出(5)。[12]並且,為甚麼耶穌的死會是那麼震憾?其中部份原因是我們對物質世界的科學知識告訴我們一個人死了就不會復生。但那些邏輯關係和科學知識,及其背後的先驗概念,卻是上帝的歷史啟示裡沒有建立過的。[13]如此,正正在我們試圖認識上帝在歷史裡的啟示時,我們已無法剔除很多先驗概念。

說回上帝的能力,假如我們對上帝特殊啟示以外的所有知識皆抱懷疑態度或認為在神學上毫不重要,也缺乏相關先驗概念,我們便無法好好地理解為甚麼可以令一件事發生的東西會叫做能力,也無法好好地理解為甚麼做到事件A比做到事件B需要有更多能力,於是也無法好好地理解上帝在特殊啟示裡所作的,原來是難度極高的,因此結論出上帝真的大有能力。如此,正正在我們試圖認識特殊啟示裡的「大能」時,我們已無法剔除很多先驗概念。

由此可見,即使是「上帝在歷史中的啟示」,亦無法撇除很多時空觀念、因果觀念、邏輯概念、能力、量化比較等等的先驗概念。因此,任何聲稱只能用上帝在歷史裡的啟示來理解和談論上帝的神學講法,皆無法成立,任何聲稱必須儘量用上帝特殊啟示裡的內容來取代所有先驗概念的神學講法,亦行不通、不設實際。端君所要求的,幾乎就等於要求從事科學研究的人儘量剔除數學對科研的「壞」影響。

順便一提,與端君所言正好相反的是,對人類來說,本節提及的那些先驗觀念理應比上帝在歷史中的啟示更為「真實」和「豐富」,因為那些都是人類日常生活裡的概念,很多先驗概念皆與生俱來,或至少是嬰孩成長過程中未懂得理解宗教前已經在思維裡形成了的範疇和思考準則。

四,拒絕先驗概概念的神學原則能逃避自我指涉困難嗎?

除了更換定義、誤以為必須要剔除先驗概念、誤以為有可能剔除先驗概念,端君的講法還有第四個錯誤──自我指涉困難(self-referential problem)。讀者當留意,當他要求神學裡所有先驗概念必須被特殊啟示內容所取替,不能源自人類理智功能,這個要求本身也是一個先驗命題,而這個先驗命題並不能從上帝在歷史中的特殊啟示內容裡找到基礎。

熟習關啟文式反同論述的信徒讀者應該不會對自我指涉困難感到陌生。關啟文在過去十幾年宣揚說,道德相對主義者或自由主義者常常聲稱「我們要寬容一切價值判斷」,但他們提倡的這個原則本身也是一個價值判斷,即這原則並不會寬容任何違反這原則的價值判斷。如此,這個具有價值判斷的命題無法通過自己設給其他價值判斷的標準。這是不合理的,不能理性地持守。現在,同樣地,端君提出一個神學原則,用來批判一切先驗概念,指斥它們沒有植根於特殊啟示,但那原則本身也是一個無法在特殊啟示裡找到基礎的先驗命題!

五,因為人類墮落,所以非特殊啟示的知識全都沒地位?

由於端君不斷忽略,容我不厭其煩地再說一遍,我並不主張抽空地講邏輯上全能便可取代特殊啟示裡的全能,但我指出,重視後者是不用排斥前者到一個地步要儘量取替它的。但端君倒是排他性極強地拒絕任何無法從上帝在歷史裡的啟示可以理解到的概念,包括安瑟倫講的「全能」、「全善」等,不容那些東西構成上帝論述的任何部份,他斷定那樣做就是沒有好好地以「相信聖經中那位三位一體的上帝的存在」作為「所有信徒討論的出發點和前設」。

想深一點,在此我們會觸碰到「知識如何可能」的神學內部問題。基督教傳統認為人類因為犯罪與上帝相隔,所以某些思考能力受到影響,不能作出最正確的判斷。但這類講法是要與我們已知的事實[14](或可稱為普遍啟示的一部份)平衡地說的,那些事實包括:幾何、算術、簡單邏輯推論,以及人類對事物的觀察等等,以及它們共同建構出來的知識。還有一個我們不宜忽略的重要事實,那就是,信徒(或甚至十分敬虔的牧者)並不會比非信徒更有能力正確地掌握那些知識。誠然,我們經驗裡看到有很多非信徒比信徒聰明,對知識掌握得更快更準,而那些知識是信徒最終也會同意的,並沒有砥觸任何基督教信念。

因此,以為單單聲稱了「人在上帝面前的確是軟弱的,我們無力為自我的道德立法,也無法靠我們的理性先驗地將上帝推論出來」,就能充份推論出先驗概念無資格成為上帝言說裡的任何構成部份[15],會是無根據、十分片面和幼稚的想法,無視了可稱為普遍啟示一部份的人類真實經驗和知識;即使我們相信人類某些道德判斷和思考能力被罪損害,我們也不一定要走到全面拒絕先驗概念這一步。當我們相信上帝創造一切,又相信人類可以經由聖經以外的大自然、藉人類自有[16]的思考能力對上帝略有認識,我們便需要對人類某些道德判斷和思考能力被罪損害的程度作出更仔細的認識,好建構一個合乎中道的觀點。這也就是為甚麼我說這些可會是基督教神學的內部問題,端君不理會這些,只拼命反對任何特殊啟示以外的概念,以為多談了那些就是把信心置於被理性驗證的位置,顯得片面、膚淺和狹隘。

誠然,我認為端君很多其他想法皆犯了這錯誤。[17]本文主要回應端文裡先驗概念的部份,但同類錯誤也出現在他討論道德哲學的部份。由於我另外有計劃撰寫一系列有關道德哲學與基督教的文章,我未必會撰文回應端君對道德哲學的誤解了[18],明白本文的讀者自能舉一反三。

 

[本文刊登前蒙兩位朋友過目,特此致謝!]

[1] 很多人把問題歸咎成「網上很難討論」,但其實即使在報章或雜誌裡刊登,人們一樣不會感興趣。

[2] 在此讀者會看到我批評端君這裡看不懂,那裡又完全忽略了。這類用語容易令人以為我帶著一種瞧不起對方的態度,其實不然,我只是認為那些概念和論點並不是那麼難明白,我驚訝--且感無奈--端君為何會捉錯用神或甚至無視了。

[3] 用「邏輯上可能的事全能者都能做到」來定義「全能」,並不是端君所暗示的那麼可怖,那麼粗暴扭曲基督教思想。我有點懷疑他這反應大概只是對非宗教的哲學用語太陌生或太多不必要聯想所致。

[4] 「任何篤信自己信念系統的人皆不應懷疑的出發點」有可能是先驗的,但不都是先驗的,例如「耶穌曾被釘十架」或「耶穌從沒有犯罪」並不是先驗的。

[5]

[6] 嚴格來說,先驗命題、先驗概念、先驗知識三者並不相同,但由於現在是回應這位連先驗是甚麼也弄不通和不接受的端君,沒有必要再細分了。我選擇用「先驗概念」,是因為「全能」是一個先驗概念,相關的先驗命題會是「宇宙創造者必須是全能的」、「稱得上為神的東西必須是全能的」,這些命題可建立一些有關上帝的先驗知識。

[7] 說到傳統,在閱讀端君眾多文章時我常有一個印象,就是他把傳統理解很十分狹隘,彷彿只有他自己那(沒有正規訓練的)神學所能接受的,才可以叫做「傳統」,稍有偏離,他就斥之為不合傳統,而不承認是基督教傳統裡他不想接受的部份。(嚴格來說,把某思想包括在某傳統裡,與證明該思想在義理上跟該傳統十分吻合,是兩回事,我並非忽略這點,但現在我只是提問,為甚麼他可以把自己所接受的思想視作唯一的傳統。)如此,我倒能明白為甚麼有讀者覺得他正在主張「只要信不要問」。因他所作的,並非單單如他所言:「我的出發點是『作為基督徒,我們應該何去何從?』,所以相信聖經中那位三位一體的上帝的存在應該是所有信徒討論的出發點和前設。」其實,不宜把自己看法看為傳統代表這一點,我在前文第三節早就講了,但端君的回應完全沒有理會過那一節。

[8] 稱這類話題為「神哲」(philosophical theology)比較恰當,因為今天新教裡的神學好像已經很少談這些。

[9] 這裡當然還應該談何謂「理性」,但篇幅所限,暫且按下。

[10] 「有所認識」不等於那類知識可以比特殊啟示所帶來的更全面,但至少那是一個「合法」途徑。我一直想指出的,只不過如此。

[11] 這些是我中學時代上主日學時已學習的概念,我不知道今天的信徒是否已經沒有機會學習,以致會拿起神學書來讀的端君好像未曾聽過似的。

[12] 留意,我沒有說,這裡純粹是邏輯關係。正如我多次指出,言說上帝時,有先驗(包括邏輯)內容,也有不先驗內容。

[13] 有關這點,詳見第四節。

[14] 或「真命題」。

[15] 此話來自端君在下篇的結語。讀者或他可能會不滿說,因這句在那裡並不是用來推論出「先驗概念無資格成為上帝言說裡的任何構成部份」。我無意說他原意與文意有出入(即使我們毋須先驗地排除詞不達意的可能性),但我要指出的是,他全文的觀點若要成立,反對「先驗概念無資格成為上帝言說裡的任何構成部份」是必須的。文中曾提及過而又最有可能支持到這想法的,是批評人類在上帝面前軟弱和無知。

[16] 其實何謂「自有」?難道人類的認知官能不是上帝所創造的嗎?但好些信徒和端君總愛暗示那些是與上帝敵對的東西。

[17] 我曾在一篇短文裡提出可以用「斷」與「續」來看很多神哲課題。端君的問題正是把一切看得太斷裂無緣。

[18] 回應端君是費勁的,因為他有太多東西搞不通,但他卻表現得振振有詞。那麼我寧願用一個不是回應某人某文章的方式來講論相關道德哲學以及指出基督徒常有的誤解。以回應某人某文章的方式來表達,往往會陷入無謂的爭拗,例如對方會反駁說那不是他的原意云云,然後大家浪費時間在一些文字表達之上。然而,我那系列的寫作動機本來就不是為了反駁或說服某一個人。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