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墟市政策的虛浮

2017/5/2 — 13:51

撐 基層墟市聯盟 facebook 圖片

撐 基層墟市聯盟 facebook 圖片

【文: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前言

香港從來沒有墟市政策。社福團體和其他組織自行申辦墟市,給了政府很多的具體意見,但這幾年以來,政府也未有一套墟市政策的雛型,就連是由哪一個部門負責政策草擬,相信政府也只得一個問號。社總與「社區發展陣線」和「撐•基層墟市聯盟」,在一個電台節目中,探討墟市政策虛浮懸空的因由。

廣告

輕看墟市的社區貢獻?

廣告

「撐•基層墟市聯盟」做過一個研究,調查全港多個天光墟的檔主,發覺大部分是60歲以上和婦女,因為年紀老邁和家庭崗位的關係,他們很難找到全職工作,但墟市就能釋放社會的剩餘勞動力,讓他們當日多賺幾十塊錢,可多吃一些飯餸。簡單來說,墟市、基層和扶貧,三者存在著一定的關係;可惜,政府就偏偏欠缺相關政策,莫非政府看不見或不認同墟市為基層帶來經濟動力?

太難?太新?太因循?

「社區發展陣線」,和其他組織一樣,每當想為基層市民申辦幾天的墟市前,就先要處理繁複無比的場地和牌照申請;相關的申請手續和批准標準,區區也不同。舉例說:某區的同工向房署申請辦墟市,房署不批;糾纏下去,房署才表示申請要先得到當區區議會的支持。房署若早主動透露申請批核的步驟,同工便不用浪費時間了。這個例子,是否說明「墟市」這個概念,對一些政府部門來說,就是一個太新太難的事情?還是不想碰不想理會?早前高永文表示政府對設立墟市會持開放態度,但暫時來說,所謂的「開放」,是積極不協助不協調;若然要扶助一把,一個跨部門的協調機構,是少不了的。

22支滅火筒,玩死同工?

最近,深水埗設立了一個短期墟市,當中少數為明火煮食,廿多個是乾貨地攤。經過繁複的申請過程後,當局指出要主辦組織在場內設置22支滅火筒,作為其中一個申請條件。同工會問:需要22支滅火筒,如何計算出來?有一條方程式或計算標準嗎?此外,22支減火筒擺放位置是怎麼樣? 不透明不清晰的申請程序,加倍同工的行政工作,拖慢了各區墟市的發展。

由下而上的模式,可行可取

這幾年以來,在政府「開放協助」之下,一些組織自行通過關卡重重的過程,設立墟市,回應社區基層的需要,具體說明墟市的可行性和需要性;這不是由上而下的「天秀墟」,而是由NGOs在基層裡,由下而上地發展出來的墟市。「天秀墟」,在選址、經營規則、檔口種類等等,也是政府由上而下地一手包辦,成功與否,見仁見智了;但所謂的由下而上,是透過聯繫社區基層,取得共識,發展符合當區需要的墟市模式。

總結

若政府不再虛浮,一個具體實在的墟市政策,應要有什麼內容?一,政府要先訂立全港墟市用地列表,閒置用地不應是秘密;二,要統一墟市申請程序,不要區區不同,不要玩死申請墟市的組織和同工;三,設立一站式跨政府部門墟市申請平台;四,政府要相信NGOs辦墟市的能力和用心,不要視墟市為純經濟活動,不要把墟市外判予商業機構,大家可以想像:若有「建華墟市」,會是怎樣的一回事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