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外傭在香港 2】菲傭Gina:為一個麻煩古怪的環保家庭工作,很開心

2015/4/24 — 11:43

Gina已為阿珊(右)工作了十多年,不知不覺間也學到很多環保知識。

Gina已為阿珊(右)工作了十多年,不知不覺間也學到很多環保知識。

「到處都是垃圾,雨天還會阻塞渠道,何不將垃圾回收再造?對我們、對環境也有益,為何不做呢?」這並非環團的宣傳,而是出自來港工作多年的菲律賓女傭Gina的口中。

10多年前,Gina開始為有「環保媽媽」之稱的林麗珊工作。初時,她覺得阿珊要求「麻煩古怪」:垃圾要分類回收、不可買含添加劑和味精的食品,就連洗碗,也要管,「不可用化學洗潔精,要自己造番梘清潔」。「很難做到,又不明白她想什麼」。

可是,這個僱主會耐心向她解釋環保的重要,甚至「落手落腳」一起做家務,教她造番梘、縫紉。

廣告

「其他僱主不會這樣耐心解釋,為何我的僱主會這樣做?」Gina漸漸被阿珊感染,自己也變了環保工人姐姐。離鄉別井工作,換來的不只是薪金,還有的是環保意識。

 

廣告

Gina一邊工作,一邊接受訪問,不知不覺,已剝了很多粒果仁殼。

Gina一邊工作,一邊接受訪問,不知不覺,已剝了很多粒果仁殼。

 

「回收紙皮可以賣啊」

現年46歲的Gina,95年來港,2001年開始加入阿珊這個環保家庭工作。「最初覺得很麻煩」,Gina回想,初時要把垃圾分類回收,覺得「浪費時間,為何不直接丟棄?」有次,阿珊從燒烤派對帶了兩袋垃圾回家,當中食物殘渣、生肉、紙巾什麼垃圾都有,還滲出血水,臭味難當。阿珊要求Gina從中挑出塑膠和鋁罐回收,並與Gina一起「摷垃圾」,又解釋什麼物品可回收,見到阿珊「這麼臭也忍到」,Gina也不介意分類垃圾了。

久而久之, Gina現在非常樂意做回收,「可以賣錢嘛!紙皮又可以賣,50公斤的塑膠還可換得一至兩公斤米!」Gina口中的環保,不是長篇大論的道理,而是實實在在的生活體驗。

煮食方面,阿珊要求與別不同。要買有機食材,不要含味精、防腐劑或添加劑的食品,快過期的粟米片、麥片,一般人嫌棄,阿珊也會買。

Gina十分抗拒:「我通常不會買,因不知是否已變壞,若變壞了,就浪費金錢啊!」阿珊沒有責怪她,反而細心解釋背後原因,Gina後來也明白,只要細心檢查,食物沒變壞沒生蟲,照吃可也。這不但可減低超市的廢物量,而且這類食品售價亦較低,Gina開始不介意買這類食品。

幾年前Gina曾返回菲律賓兩年,阿珊說期間先後聘用兩名工人,她們都不如Gina般明白阿珊:「我很有心機解釋給她們聽,之後她們居然在背後話我食垃圾(快過期的食品),她們這樣話我,我覺得很傷心。」所以遇上明白自己的Gina,實屬難得,阿珊很開心,「所以我留了她這麼久」。

 

阿珊家中的花園,有兩個廚餘堆肥桶,Gina每天負責將廚餘放入桶內。

阿珊家中的花園,有兩個廚餘堆肥桶,Gina每天負責將廚餘放入桶內。

 

回到菲律賓 我可以縫衣服造麵包

賺取收入之餘,Gina更從阿珊身上學到不少小手藝。阿珊不用化學清潔劑,要用果皮清潔劑、廢油番梘等自製清潔劑。麵包、乳酪、咕𠱸袋,也要「自家製」,所以Gina統統都要學。阿珊會親自教授,「她很有耐性教我,會叫我暫停工作,學學這些小手工,我說『我學不會啊』,她還是有耐性地教我」。

現在,Gina也是一個「自家製專家」,還能解釋箇中好處:「外面的洗潔精刺激性較高,會令指甲裂開。若自己造番梘,就可知道當中成分,刺激性亦較低」。Gina又說「自己造麵包,可以用有機麵粉,又知道其中成分;有時外面的麵包會發出怪味」。Gina細數阿珊教她的每樣手藝,差不多每說一種,她都會提及家鄉:「回到菲律賓,我都可縫製衣服啊!回家後,還可以造麵包呢!」

 

Gina從雪櫃,取出她自製的乳酪。

Gina從雪櫃,取出她自製的乳酪。

這個椅墊,是阿珊教Gina用舊窗簾布縫製的。

這個椅墊,是阿珊教Gina用舊窗簾布縫製的。

 

生命影響生命

Gina的環保態度,不知不覺感染到身邊的朋友。假日聚會,Gina要朋友把食物「吃光光」,吃不完的,要用盒帶走;買東西,要她們自備購物袋;垃圾,當然要分類回收。朋友初時不慣,還著她「將垃圾丟掉吧,不要帶走啦!」現在卻感激Gina,「膠袋現要收費啊!幸得你早就叫我們自備購物袋買東西,我從你身上學會很多!」

Gina有一位同為家傭的朋友,在珊的鄰居處工作。有天,她的朋友煮好晚飯,僱主卻不回家吃飯,家裡又不可留「隔夜餸」,朋友靈機一觸,就將餸菜送給Gina和阿珊,問他們「我不想浪費食物,你們要嗎?」結果,阿珊一家便「有餸加」。

 

「我們已超越一般僱傭關係啊」

去年底的雨傘運動,香港人以雨傘對抗政權;Gina沒到過金銅旺佔領區,卻知道現場「有很多破爛雨傘」。原來阿珊當時在金鐘佔領區,回收毛巾、衣服和樽裝水等物資,並將大量破爛雨傘的部件帶回家,要Gina放置好,之後會這些物資轉交有需要的團體復修,以免浪費。Gina說這些雨傘都「爛哂」,很難復修。見到阿珊累透,Gina會主動倒杯水給她,讓她休息一下。阿珊形容Gina十分貼心,「我們已超越一般僱傭關係啊」。

Gina上烹飪班學煮各國菜式,也是阿珊付學費。阿珊還會送Gina嬰兒衫、風扇、毛氈等日用品,有全新的,也有二手的,亦是阿珊付郵費,讓Gina將物品寄回家鄉。不介意穿舊衣服嗎?Gina解釋:「二手衫沒問題啊,仍可穿,根本不用再買,在菲律賓很有用!」

 

僱主「大哂」 ?

作為僱主,直接指示工人不就可以嗎?何以要慢慢向她解釋環保道理呢?

「她接受我的一套,我自己很開心,任何人願意跟我的方法,我都開心。」阿珊說,「但不用強逼。」

「沒有溝通,會做得不開心呢!」阿珊視Gina為家庭一份子,認為家傭也有份維繫這個家,溝通是彼此相處的基礎,「社會上有些人覺得僱主『大哂』,僱員要啞忍,這樣不會做得好。我天天都要對著她,為什麼要大家都冷冰冰?我希望多一個屋企人,不然的話,我請一個酒店服務員都可以啦!」

阿珊表示,有人認為「支付了人工,就要用到盡」,將家庭的責任都「外判」給工人。有些朋友的家傭於周日放假,他們會將骯髒碗碟放著,留待工人回家清潔,自己絕不動手洗碗。有一次,阿珊的丈夫邀請朋友來家裡燒烤,丈夫忙著打點、起火,朋友叫他「你叫嗰隻嘢(工人)做咪得!」阿珊指這根本是貶低了工人,僱主與家傭應互相「尊重體諒」才對。阿珊自己也會做家務,不會全都倚賴工人。

 

牛奶盒和膠袋並非垃圾,洗淨後,又可重用。

牛奶盒和膠袋並非垃圾,洗淨後,又可重用。

 

「這一家實在太好了」

幾年前,Gina回菲律賓誕下女兒,之後又回到阿珊家工作。轉眼女兒已3歲了,Gina說有時想回去照顧女兒,「不過這一家實在太好了,我離開不了。有時候我想離開,到最後也沒走。他們對我好好,如果你工作得開心,不知不覺間,時間會走得很快」。「環保生活,我還有很多要學呢。」Gina說。

Gina若要回菲律賓,阿珊表示也會支持,「Gina照顧得我的子女很好」,「她都付出了青春來幫我。我對她說,如果你再來香港工作,就返我家工作吧,我加人工」。

 

 

自己造鹹蛋,也難不到Gina。

自己造鹹蛋,也難不到Gina。

阿珊和Gina造了很多番梘。

阿珊和Gina造了很多番梘。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