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外傭在香港 4】泰傭撐傘運:讓中國「管哂我哋嘅香港」,下一代能有工會嗎?

2015/9/19 — 13:29

阿釘(右)在潑水節中玩得投入。

阿釘(右)在潑水節中玩得投入。

九龍城,有人稱之為「小泰國」,每逢周日便是在港工作泰傭的聚腳地。今年4月,是泰國的新年,泰國人在九龍城辦潑水節。4月中的一個周日,香港亞洲家務工工會聯會、泰國移工工會主席阿釘(Phobsuk Gasing)與其他泰傭,在九龍城的會址,為潑水節忙於準備。

阿釘來港工作約20年,只為養活3名女兒,後來就由普通家傭,當上工會主席,維護泰傭權益,就連去年港人的雨傘運動,她也有參與其中。還有,在泰國人區域聯盟當義工的泰傭Nom,在港工作多年,對香港人的雨傘運動,也有她一套的看法。

阿釘為了養大女兒而來港工作。

阿釘為了養大女兒而來港工作。

廣告

「我要掙錢供女兒讀書」

廣告

91年,阿釘的3名女兒只有2個月至4歲,她便要來港當家傭。兩年後,輾轉去了台灣和回泰國工作,98年重返香港,在屯門丁屋工作,負責照顧公公婆婆。當時,她與僱主飼養的3籠雞同住於天台。天台環境惡劣,還有老鼠死在溝渠中,臭氣昏天,阿釘病倒了,「又痾又嘔」,兩次入院。

但為了女兒,她只好咬緊牙關工作,「3個女兒正讀書,丈夫又已離世,我一個人要掙錢供她們讀書」。

工作兩年後,阿釘回鄉探望女兒,女兒卻不認得母親,表現得「驚驚地、很陌生」。阿釘心傷,卻別無他法,「只能哭吧,但都要繼續回來工作」。

錯過女兒結婚 孫兒出世

2000年,阿釘找到新僱主,一個待她如「自己人」的僱主,因為婆婆帶她「上午飲茶,下午又飲茶」。2005年,她開始在Thai Women Association學英文和電腦,「一定要學多些,才『做得嘢』,做錯的話,老細又會鬧」。過了兩年,她由學生升級至管理人員,當上財政,又做老師教廣東話。

2008年,該會主席邀她一起成立工會,但阿釘連工會也不知道是什麼,但她也著手籌備,終於2009年正式成立「香港亞洲家務工工會聯會」,之後更成為國際家務工聯會亞洲區屬會。

2010年她為第三位僱主工作。最初,她沒有告訴僱主她搞工會,直至她要去烏拉圭開會參選國際家務工聯會亞洲區屬會的執委,要向僱主請假,才一定要開口。

阿釘先試探僱主:「老細,你怎樣看我們家務工呀?你支持還是反對?」僱主說支持,阿釘就壯膽了,「老細你知不知我正在做什麼?」然後順勢拿出文件,解釋她要到烏拉圭開會。本身是牧師的僱主,聽了阿釘解釋後,十分支持她,後來阿釘的姐姐來當替工,阿釘便可請假到烏拉圭開會了。

現時,阿釘是香港亞洲家務工工會聯會和泰國移工工會主席,近5年,阿釘也沒回過泰國,因為每年假期,她都要出國開會。所以,女兒結婚、孫兒出世,阿釘都錯過了。心酸嗎?「有,孫兒長大、出世我也看不到,兩個女兒結婚,我也看不到。姊姊負責幫忙,我出來工作。」阿釘說。

但阿釘無悔:「我看到工會和家務工有人幫手,以及解決困難、爭取權益、爭取家務工加人工,我覺得開心!」

泰國移工工會會址貼著「我要真普選」的標語。

泰國移工工會會址貼著「我要真普選」的標語。

 

雨傘運動 「中國管哂香港 下一代能有工會嗎?」

去年底的雨傘運動,阿釘也有參與。

阿釘是泰國人,香港人爭取真普選,與她何干?「我們在香港成立工會,將來真的給中國『管哂』我們的香港,我想,下一代能有工會嗎?都無啊可能!」阿釘堅定地說。

她平時也會和僱主一起看新聞,討論時事,又會向僱主了解佔領運動的事,問「有何看法呀老細」,還會討論「中國管哂,下一代點算」的問題。為加深對雨傘運動的認識,阿釘有時會到公園與街坊討論。她曾聽過公公婆婆高談闊論反佔領,又大罵佔領人士「阻住啲路」,她會扮作無知,和他們討論,了解不同的聲音。

至於佔領區有什麼最感動她,她說去年9月28日當天,她在電視看到警方施放催淚彈情境,她感到「香港真是齊心,我未入(佔領區)就在想,這次可能贏!」

雨傘運動期間,她每周要到到油麻地處理會務,也會經過旺角佔領區,她會聽聽不同意見。「(若)真是爭取到訴求,我想,在香港,我們日後都可以爭取到工會,以及爭取我們的權益」。她更與學生交流,學生說「你不是香港人也支持我們,很感動」,她回應:「大家幫手,爭取到的話,就可繼續在香港爭取家務工的權益。」

不會覺得香港很亂嗎?她表示自己也會去遊行,「夠膽,不會怕」,所以不會離開香港。

阿釘去年也有參與佔領行動。(圖片來源:阿釘)

阿釘去年也有參與佔領行動。(圖片來源:阿釘)

阿釘去年在佔領區拍攝的照片。(圖片來源:阿釘)

阿釘去年在佔領區拍攝的照片。(圖片來源:阿釘)

阿釘(右)亦有參加今年的七一遊行。

阿釘(右)亦有參加今年的七一遊行。

*     *     *

泰傭Nom:其實不很危險 有時要冷靜

「九龍城泰國潑水節」的主辦單位,是泰國人區域聯盟(Thai Regional Alliance in Hong Kong)。泰國人區域聯盟是在2001年成立的泰國人組織,志在聯合在港泰國人,會提供不同課程和活動。泰國人區域聯盟的義工Nom和創辦人兼主席Bungon,分享泰國人眼中的香港。

Nom1999年來港,16年以來,沒有換過僱主,因僱主待她有如家人。「我不懂做一些事,他也會慢慢講,不會粗魯大聲講」,「老闆最重要有良心,錢不是最重要,他對你好,你才會對他好的」。漸漸,她也開始關心香港的事。

去年發生雨傘運動,Nom也在現場。去年9月28日警方施放催淚彈當天,Nom、Bungon與幾位家傭都在金鐘現場。她本只為去看看現場情況,怎料警方施放催淚彈。面對突如其來的催淚彈,Nom與同伴失散了,催淚煙又令她很辛苦,但她處變不驚,一於跟著其他市民走,「不怕啊,別人走我就走啊!」結果,晚上8時許,她成功離開現場。

對於示威者,她有她的看法。「其實不是很危險,有時都要冷靜一下,每個人也要冷靜,好像都不是太大件事,自己嚇自己,那全部人也會走了!那抗議也沒有,都不冷靜!」她又認為不應帶小朋友去示威。

Bungon補充說,家傭比她更了解示威的情況:「她們比我好,因為她們與僱主同住,會聽到僱主的說話,僱主有跟進事件的呢,知道有什麼行動,知道有什麼危險」。

Nom說縱然僱主是支持中央,但也擔心她的安全,主動問她「你有沒有去(佔領)」,Nom說「參加下,去四處看看罷了!」僱主仍會提醒她,「你小心點啊,有時有人打架,你不要去了」。

之後,Nom共到過旺角和金鐘共5次,她見到被截停在路中心的巴士被貼滿了紙,聽到不同人在演說,但她只是到處逛逛,並沒參與佔領。

香港的示威,對Nom而言,只是小兒科。她認為香港學生不夠經驗,「想坐就坐,喜歡自己落去就落去」,像「玩玩吓」。相對於「泰國有炸彈」,Nom說,在香港「黑蚊蚊」示威者也可坐在街上,算是和平,在泰國的話,一定會被人「捉咗去」。「香港沒什麼危險,只是打而已。」Bungon補充。

Nom(左)與Bungon。

Nom(左)與Bungon。

*     *     *

潑水 祈求幸福

泰國移工工會秘書Sophaporn教我浴佛,又為我帶上花帶。她向我解釋潑水的意義,潑水即祈福,祈求幸福,「越濕越好,不潑就不好」。然後阿釘、Sophaporn和我一起來到九龍城內泰傭聚集的公園,與大夥兒一起參加潑水節。她們的廣東話都非常流利,而且十分友善。

子女都長大成人的Thiammuang,在97年來港,她說僱主一家,包括公公、兒子和媳婦都對她很好,不只沒諸多要求,還會常常帶她飲茶,「僱主好,就開心」。

今年52歲的Yowaret,93年來港,兒子已32歲了。她曾為3、4位僱主工作,雖留港多年,但最討厭是飲茶。Yowaret請我吃她即場親自炮製的木瓜沙津,吃第一口,我就忍不住叫道:「很辣呀!」她們看見我辣得眼水直流,立即給我一杯冷凍的可樂解辣,她們說,香港的泰國菜餐廳,為了遷就港人口味,都調低了辣度。我因為她們,才知道木瓜沙津是這麼辣的!

她們將彩粉抹到我的臉上,我隨著她們載歌載舞的在九龍城街道上走,大夥兒互相潑水,歡樂的氣氛滲透整個九龍城。

大夥兒在九龍城潑水節中載歌載舞。

大夥兒在九龍城潑水節中載歌載舞。

潑水代表祈福。

潑水代表祈福。

Yowaret即場炮製木瓜沙律。

Yowaret即場炮製木瓜沙律。

Thiammuang(右)說僱主一家對她很好。

Thiammuang(右)說僱主一家對她很好。

泰傭多在九龍城聚會。

泰傭多在九龍城聚會。

 

文/Yan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