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多一事不如留兩卷 ─ 促請當局保留文憑試中文科說話卷聆聽卷

2019/10/17 — 19:21

文憑試試場(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文憑試試場(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敬啟者:

〈多一事不如留兩卷 ─ 註冊社團港語學促請當局保留文憑試中文科說話卷聆聽卷意見書〉

教育局體貼各界愛国愛港力量今年九月忙於批判反對派將政治帶入校園、應接《諮詢文件》不暇,宣布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初步建議公眾諮詢期延至十月十六日以廣納民意,感人至深。盛情難卻,謹此應邀作答,請言一眾智者千慮所未得,以資當局參考,戒慎新政驚擾士民有餘、輔翼教學不足。

廣告

首先,敝會仝人深信專責小組黃麗娟主席以下成員由始至終,均以全港師生福祉為依歸;貴組念茲在茲、《文件》十六處提及「照顧學生多樣性」原則,仝人亦引為天經地義 — 是以香港中學文憑考試中國語文科無論何去何從,非華裔、新移民等少數族群練習粵語會話與聆聽以融入香港社會九成慣用廣州話人口之權利,期期不容削奪。

查香港課程發展議會《中國語文課程補充指引》,粵語為「大多數市民和傳播媒介使用」並「廣泛應用於政治、經濟、教育、傳媒、生活等層面,是香港社會通用的口語」,難怪現職教師如〈四大範疇,缺一不可?〉作者觀察到,即使係新移民或者廣東話發音唔準確嘅學生,亦寧可選擇以廣東話應考;二〇一七/一八學年「以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科」中學多達百分之二十八,同年文憑試中文科卷四「說話能力」普通話考生僅得百分之三。非華裔學童踴躍履行公民義務學好廣東話、做好香港人,則有認可慈善機構香港融樂會評論連篇、意見累牘為證,不在話下。母語為孟加拉語、印地語、印尼語、尼泊爾語、旁遮普語、僧加羅語、泰語、烏爾都語、菲律賓語或普通話莘莘學子,知所嚮慕粵語文化、適應香港社會,可謂深明大義;假如教育局不成人之美、考試及評核局反成人之惡,「照顧學生多樣性」為名,「一棍子打死」說話卷與聆聽卷、一刀切斷各族考生學習粵語主要途徑為實,講一套、做一套,兩面人試問何以服天下?懇請仗義執言,勉為諍友勸阻兩局自絕於廣東話天下,為民請命。

廣告

必欲「檢視現行公開考試評核聆聽和說話能力的作用」,加以「優化」,且聽前線教師如〈聚焦聽講 協助各方學生融入香港;照顧差異 中國語文科考評需改革〉作者一言 — 可以選擇使用普通話應考,雖然兼顧咗部分學生成長背景,但無助佢哋喺中學學習階段學習以粵語同其他香港人、特別係常用粵語嘅市民有效溝通;所以為咗促使非粵語為母語啲學生能夠未來流暢咁使用粵語、準確咁掌握粵語語音及內容,中國語文科「說話能力」口語部分、「聆聽及綜合能力考核」聆聽能力部分,只能夠以粵語為應考語言。

淘汰普通話應考兩卷之選項,不僅有利考評局善用公帑,更有望杜絕〈四大範疇,缺一不可〉文中所載亂象:「師生們也很清楚,以普通話應考是很難高分的,學生爭發言的情況太激烈,不論你說話多有條理,有多少中外論據支持也好,你根本搶不到發言的機會,又談何得分?」普通話應考,可厭如污水;廣東話應考,可愛如嬰兒 — 文憑試中文科要「優化」、要去蕪存菁,抱起嬰兒、傾盡污水,理所當然。

講粵語、聽粵語,學生要學、考試要考,此所謂相輔相成;常情如此、常理如此,毋庸置疑。然則千方百計謀殺卷四卷三啲權變、游說之士,會詭辯文憑試唔考核說話能力、聆聽能力,唔代表考生唔可以自學、唔可以自修……屆時,有勞諸位秉承亞聖遺教,放淫辭、距詖行、息邪說、正人心,採用資深中文科教師如《新高中中文科必讀手冊》、《中文科文憑試活用筆記》、《DSE 中文科 16 課必考文言範文精解》等參考書編者正論,「保留口語考試,係因為就算用母語,呢代學生啲表達能力普遍弱,口語考核涉及『表達』、『溝通』、『發言』,係鍛煉學生說話組織能力同勇氣。坦白講,冇考試,學生連練習動機都會下降」,加以駁斥 — 喝止不知「學習動機」為何物啲輕薄之徒踐踏教育專業指點江山、外行壓倒內行誤人子弟,匹夫有責,何況專責小組。

至於談者率好以〈三都賦〉作者左思為例,爭拗口才欠佳「唔代表中文唔好」、堵塞《張釋之馮唐列傳》嗇夫仕途,何昧於左丘失明、無以讀寫,口耳相傳《春秋》、《國語》,《古文觀止》厥有〈鄭伯克段于鄢〉、〈祭公諫征犬戎〉等四十五篇?全賴魯君子左丘明以及淄川田生、濟南伏生、魯申培公、齊轅固生、燕韓太傅、魯高堂生、齊胡毋生、趙董仲舒以上無數祖師將話講清楚、以下無數弟子將話聽清楚,後人受用《周易》、《尚書》、《詩經》、《禮記》、《春秋》,斯有二世、三世、百世、萬世,傳之無窮。由是觀之,說話能力與聆聽能力自古以來,均為中國語文神聖不可分割兩部分;刪減文憑試中文科卷四與卷三,罪在褻瀆中國語文及文化、妨礙本港一代又一代高中生之精神上通於天而下達於地、阻人頂天立地於宇宙間。

「取消聆聽和說話卷」,或曰「是好事」、「請大家勿亂吹雞反對,令業界爭取了很久的簡化考試制度成泡影」;吾黨所聞「業界」聲音,異於是。〈缺一不可〉作者坦言,「若是以普通話教授中文,我則認為說話卷有必要保留」;《文言範文精解》作者,主張刪除卷三但保留卷四;〈照顧差異〉作者,甚至建議聆聽能力部分考核內容只能以粵語單一語言播放,並修改『說話能力』口語溝通部分,只能以粵語單一語言應考。

中文科卷三卷四,有人除之而後快,聲稱「爭取了很久」;惡知前人經之營之,亦非一日之功。〈粵語之卷 何堪再刪〉作者、香港中文大學前講師歐陽偉豪博士,就憶述「廣東話好難得先喺 DSE 考試卷入面出現,獲得到社會各界嘅認同,呢個就係廣東話嘅考試地位同考試價值。我話『難得』,意思係指舊時我嘅年代會考冇,而家 DSE 有,從冇到有呢個過程好艱辛,教育局課程發展處中文組入嚟中大中文系同我哋開過好多次會,先確立到廣東話口試嘅地位」。按香港高級程度會考一九九四年引入卷四「說話能力」,迄今四分一世紀;來年倒行逆施,說話卷一筆勾銷,廢於一旦,何止廿五年之力?卷四卷三,當思來處不易。

請珍惜前人努力。請愛惜後人勞力。二〇一七年八月,時任香港考試及評核局秘書長唐創時明言:「以內地為例,中文科考核只有閱讀理解及寫作,最盡嘅情況會否唔使考聆聽與口試?」任內,特遣考試部彭偉波專員北上省城「广州市第六中学」、深圳「摘星教育」、佛山「顺德一中实验学校」等處招商,面授各校家長與學生來港攻略本地大學要訣;一九年五月,官場中人又謂「目前口試運作需要安排大批人員及錄影系統,於前後近兩星期嘅黃昏作考核,相當耗費人力及時間,做法欠缺成本效益」……可知卷三卷四攜手謝幕,便於文憑試「遍地開花」增設廣州、深圳、佛山、珠海、東莞、中山、江門、惠州、肇慶專場,實為「全国统一考试」與香港中學文憑「互联互通」、莘莘學子被劃入「粤港澳大湾区发展大局」一大步。上述「世紀工程」,勞師動眾、勞民傷財至極;防微杜漸,盡在守護文憑試中文科說話卷、聆聽卷一舉。

語云:「半絲半縷,恒念物力維艱。」物皆然,心為甚。弗恤中文教師心力交瘁、妄議「口試改為校本評核」,百上加斤,忠恕之道何存、同理心安在?子曰:「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文言範文精解》作者憂慮「如果連考評局都搞唔好嘅交畀學校,咁只係增加師生之間矛盾,好虛耗老師啲時間」、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申述「口試操作的程序繁複,又須以錄影作紀錄,對人手和設備的需求很大,若完全交由學校處理,只會再加重師生的負擔」,君子不可不察。

要而言之,敝會建議香港中學文憑考試中國語文科保留卷四「說話能力」及卷三「聆聽及綜合能力考核」聆聽能力部分,以滿足非華裔及新移民學生學習粵語所需、以繼承古人讀寫聽說並重優良傳統、以防範社會寶貴資源糜費於公開考試沒完沒了步向「一国一制」;另建議卷四卷三均限定專用廣東話考核,以幫助母語非廣州話學生融入香港社會、以平息普通話考生發言爭先恐後之怪現狀。

此致
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

港語學仝人鞠躬
(召集人 陳樂行 代行)

二〇一九年十月十六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