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多一點本地消費力

2016/5/11 — 10:18

問題天天都多,政治話題天天都新鮮,近年香港人每天都熱衷消費着不同的政治話題,但同時亦被不同的政治角力消費着自己。「本土」話題的消費力就有了,但本地消費力呢﹖筆者認為這是現時本港需要留意的。

世界各國透過寬鬆貨幣政策等手段提振內需,依靠投資或外需增長的經濟體要轉變為內需消費主導型也見力有不逮。消費力及消費者信心是現今的世界課題,無他,低增長環境下,各家自掃門前雪,近火唯有靠近水救。

過去兩年,市場上的聲音把零售市道轉差都歸咎於旅客人數下跌及消費模式改變,但內地客下跌不會永無止境,而且非內地旅客去年底開始回升,相信來自旅客的消費力會趨穩。然而,反映本地購買力的傢俱及汽車零售,前者價量自去年中持續同步負增長,後者今年首三個月亦轉為負增長。經濟環境轉差時非必需品的添置自然減少,但較為民生的零售亦不見得好,超市零售最新降至零增長,食品零售亦只得較低的3%升幅,可見本地消費力已經響起了警號。

廣告

早前筆者的《住戶入息﹕悄悄來 靜靜去》一文提到,公屋住戶的入息中位數情況較樂觀,首季仍保持 6.3% 增幅,反觀資助房屋及私營住戶的入息增長卻由去年中一直減慢至今,資助房屋住戶入息更最新降至零增長。入息增長多與少對開支固然重要,但影響消費模式的還有物價。

根據每五年進行一次的《住戶開支統計調查》,筆者簡單把各項開支扣除價格變動,從而反映實際在量或質上面的改變。與五年前相比,住戶於飲食方面的消費佔總開支的百分比不見得有明顯變動,從圖可見。不過就發覺五年間外出用膳的開支多了(或食得較好),反之食品(即不包括外出用膳)的開支則少了(或食得較差),這是替代效應。食品在五年間的物價升幅較外出用膳的為高,從表中的實際開支變動可見。飲食作為必需品,外出用膳較便宜,市民自然較少在家煮。

廣告

市民於飲食方面的消費模式除了反映對物價的反應外,亦會因為生活習慣及其他因素而較傾向外出用膳。問題來了,食品及超市零售近見低增長,但食肆收益首季有增長,所以市民只是把消費轉移,本地消費力仍很好,對嗎﹖

不見得。自去年中,食肆收益價值的增長愈來愈小﹔再細心分類觀看,中式餐館食肆收益首季見負增長,不過快餐店則能保持 6.7% 較高的升幅。可見市民較常外出用膳的同時,亦較傾向價格較經濟的快餐店。

非公營房屋住戶入息增長趨向零,兼且加息對他們未供完樓的業主的影響,他們的可支配收入自會減少。經濟環境轉弱,市民消費意欲轉淡,較民生的平價零售亦會因而得益,對零售或食肆來說都是一個調整的時機。既然市場需求傾向較民生的消費模式,市場應該供應一個較民生的消費環境。

香港常被命名為外向型經濟體,現在外向出了問題,反而突顯了本地內需的重要性。筆者希望大家在講「本地」的同時,可以講多一點本地消費力,衷心希望在外向中找回一點內向。

發表意見